话题追踪 Follow-ups

幕启云端,朝世界出发! 从马来西亚到台湾的「云剧场」

左起:「云剧场」创办人李浩锋、叶伟良与「云剧场台湾」的吴维纬。 (云剧场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由马来西亚剧场人叶伟良和李浩锋创立的「云剧场」,虽是疫情下剧场求生的产物,但这个从购票到演出的一站式平台系统,也吸引了许多单位加入使用,累积出口碑与声量,也吸引到台湾剧场人吴维纬参与合作,打造出「云剧场台湾」, 7月中的「全球泛华读剧节」在此上线,吸引了大量超乎原本观众群的关注。这样的线上展演「剧场空间」,是透过怎样的机制与设计吸引观者目光?透过这个平台,是否能超越地域、让让更多国际观众看见在地的创作精采?

「因为疫情关系」成为招呼语的这两年,台湾表演艺术因抗疫有成而让实体演出的生命力延续多时,另一方面却也因线上媒介转向的时差课题一度引起热议。虽然线上表演在世纪瘟疫之前已然存在,但仍无法否认病毒让我们更迫切面对网路时代的剧变。伴随著第5届全球泛华青年剧本创作竞赛读剧艺术节的线上演出,「云剧场台湾」顺利开幕并获热烈回响;多达16个国家、2,300位观众报到、1,000多名观众同时上线观赏。对读剧而言,这数据都是超越过往任何实体演出的。原为马来西亚品牌的「云剧场」来到台湾,除了人人口中的「线上演出」,究竟还能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因为疫情」与「非关疫情」的云剧场

「云剧场」(Cloud Theatre)因马来西亚於2020年行动管制令下应运而生,立意无非是为了在剧场封闭期间得以让表演创作持续滚动,剧场人也在颓萎中得以创造收入。联合创办人叶伟良和李浩锋从平台构想到上线不足一个月,推出这个从购票到演出的一站式平台系统。叶伟良将曾公演过的剧作《老鸟》制作成影像版,而李浩锋则专注於后台的技术研发与整合。回想创始初期的手忙脚乱,他们不讳言过去因为安逸於实体剧场的工作模式,转而面对崭新媒介的困惑;但以有限的资源打造出无限的发挥,所幸都是贯彻始终的剧场职人精神。一年多来除了剧团创作,也吸引了国内外艺术节、院校发表、公家机关等各式单位陆续加入使用云剧场的行列,逐渐累积出口碑与声量。

与此同时,台湾这边舞台红幕照常升起,但吴维纬因须跨国教学,早已跟各种线上模式斡旋良久。意识到线上媒介绝非疫情下的替代品,国外早已视之为表演新方法并发展多时。在不停寻求线上展演方法的路上,因缘际会结识云剧场伙伴,一拍即合后开始「搬砖」,从规划架设、界面翻译都亲力亲为,终於促成了「云剧场台湾」的诞生。

「云剧场」中,观众席的表情符号可根据演出需求,设计不同符号,展现该剧特色,图为全球泛华读剧节首奖作品演出时。 (国立中央大学戏剧暨表演研究室 提供)

云端上盖剧场:非物理空间与数据的实质掌握

观众出入自如、边看边吃;即时留言功能也让台上台下都能同时发声、发言、分享与讨论。如此的「多声道」创造了在实体剧场看演出所不可能的体验。后来又添加了剧场空间维度的概念,介面更新后增设虚拟观众席,以强化线上剧场的「现场」感,并置入表情符号的新功能,能够即时拍手鼓掌或是集体发动符号浪潮。许多观众也在观演过程中巧遇位居海内外的旧同学、老朋友,如同剧场前台一般具备交际功能。如此浮动自如的观众群,不也是种当代野台戏吗?如果「空的空间」是剧场,那为什么线上空间就不能是剧场空间?现场演出当然是表演艺术最好的选择,但剧场人有无可能透过线上去创造更多收入、打开表演实验的可能?

所谓「线上虚拟」并非什么都是虚的。正因为去物质性,反倒更须仰赖清楚可见的数据、技术支援去确立好每一项具体流程及相关规划事项。吴维玮将云剧场一样比照小、中、大型实体剧场的制作模式,会以观众数配置的概念让剧团了解演出制作的规模,其运作方式才能得到相应调整。以多次数据看来,台马双边节目都显示出两地观众的交错与互通,而他方节目也能「空降」我方落地巡演,在地性与地域性知识才因此得以彰显出来。

新观众、新制作模式、新国际管道

时下那么多线上演出的管道与串流平台,为什么还需要云剧场?三位推手的考量非常清楚:在活动与节目量爆炸的线上时代虽然容易让人数位倦怠,一个集中式的云剧场却能让人快速掌握当季演出资讯。更重要的,就是意图延续实体剧场的核心:「现场」、「共时」、「聚众」的感受性。

观演门槛的降低,也让全球泛华读剧节的许多观众都不是原剧场观众,更多是因关注到平台讨论度而被吸引过来一探究竟,并仍有不少人留守到演后座谈的最后一刻,为的就是聆听并了解戏剧。没有月租费、不谈会员制,本来就是老少咸宜到剧场看戏的消费与体验模式。而观众不会因为看完了线上演出就不去看实体演出,反倒是接收到一次线上观演体验以后,更可能激发出看实体演出的欲望与好奇。

对演出团队而言,实体剧场的场租往往是最大开销;采取线上展演除了免去厚重成本,转而把预算挪移到其他制作面向上,提升作品精致度成为理想之一。或许有人认为表演都被「影视化」,限缩在单一景框内是否略嫌委屈?然而,在正确理解「线上」、「平台」的观念以后,可能未必是形式受限的问题,反倒是媒介开始拓展的旅程了。

云剧场作为线上推广节目到国外的窗口,容易汇总国际节目并开发线上艺术市场。过去总为了出国巡演而疲於奔命,如今却能以低成本让国外观众在弹指之间看见,作品让国际看见的门槛亦随之大幅降低。全球表演的有效串联,就得仰赖集中式的展演平台。云剧场深谙国际视野及接轨策略的重要性,从刚结束的马来西亚最大型艺术盛事2021年槟城「乔治市艺术节」,到9月即将上演的 「2021不贫穷艺术节」都移师云剧场上演,此外更与日本「糸岛国际艺术节」、澳洲「珀斯艺穗节」讲座连线,可见版图只会愈来愈大。如果说云剧场是从亚洲出发,未来也终将成为西方观看亚洲节目的关键管道之一。

观众可透过云剧场台湾右侧的聊天栏位即时提出对演出的想法,或透过观众席下方的表情符号回应,图为全球泛华读剧节贰奖作品演出时。 (国立中央大学戏剧暨表演研究室 提供)

新时代的剧场软革命?

无论受疫情影响深浅,若在受创后痛定思痛,并体认新媒介的时代降临,那这场时代的革命性「剧变」,不仅是剧场媒介转变,亦是剧场空间观念之变。选择线上空间并非是对实体空间的弃守,而是空间观念上的拓展。

如前所述,许多剧团在实体演出制作环节中难以一举完成的理想,从此以后就多了个选项,那就是采取不同媒介将想达致的想像都给付诸实现。或许我们难以改变大环境或官方的权力与资源分配,但藉由民间的跨国结盟与资源整合,反转权力价值并为此展开对话,却不无可能。

潜在新观众、待发新实验、新国际客群、新剧场模式、新资源配置,皆为「剧变」时代下的新出路。在云端开窗,「云剧场」与「云剧场台湾」让所有可能都得以在云层中对流、里外互通。

即时串流Zoom的对谈画面,直播至「云剧场台湾」,观众则透过聊天室的文字讯息进行提问,图为全球泛华读剧节参奖演后座谈时。 (国立中央大学戏剧暨表演研究室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8/09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