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号人物 People

德国波鸿交响乐团准音乐总监庄东杰 接掌乐团与音乐厅 自许打造时代之声

德国波鸿交响乐团准音乐总监庄东杰 (庄东杰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自二○一五年拿下马尔科国际指挥大赛首奖后,出身台湾的指挥家庄东杰备受瞩目,也应邀周游列国至各大乐团客座指挥,累积许多的经验与体会。今年六月,他应邀接下德国波鸿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及音乐厅艺术总监,是他指挥生涯的第一个总监职。面对这个未来挑战,一直勇於尝试、不安於「舒适圈」的他,期待能与德国乐团一起深入诠释德国曲目,也将在节目中加入东方元素,期待与波鸿乐团一同创作出属於他与乐团、属於这个时代的独特诠释。

今年六月,台湾青年指挥家庄东杰於德国波鸿市签下其指挥生涯的第一个乐团总监职,也让他成为台湾首位於欧洲出任乐团与音乐厅双总监的指挥!回首他於二○一五年马尔科国际指挥大赛(Malko 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Competition)拔得头筹后,即受到欧洲不少乐团与经纪公司瞩目,邀约不断之际也被多个欧洲乐团列为总监候选人之一,如此的个人魅力,让人不禁好奇,期能一探究竟。

秉持宏观周游列国  挑战不同文化风景   

庄东杰於二○一五年获大赛首奖、而得与北欧诸国廿八个乐团合作之余,也受诸方邀请担任不少重量级乐团(如德国邦贝格交响乐团、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等)的客席指挥。在此过程中,他不仅展现了扎实的音乐素养与优越的沟通协调能力,也从中培养出对世界诸国文明的独到观察。

历经这些洗礼,他特别强调「宏观」的重要性。於各国客席时,他并不雕琢指挥技术的琐碎技巧,而是独具慧眼地观察乐团的独特性。他描述客席经验有如「拜访超过数十种截然不同之文化;等同到许多截然不同的家里去做客。」他说:「此为我人生重要里程碑,藉此可观察各乐团的文化传统与其超过百年之历史,如此待在他们家做客一周,让我好像看见人们家中历代传承,侧观他们在殊异的文明下如何生活。」庄东杰指出,因其文化传统背景不同,各乐团因而衍生的观点、态度、工作方式等,均受其历史背景因素影响甚巨。

他也分享其观察亚洲乐团、北欧乐团、西欧乐团及俄国乐团等四个不同地理文明的乐团特色,庄东杰形容:「亚洲乐团的特色就是漂漂亮亮的,媲美日式庭园般精致,整体感觉就是『美』;北欧乐团以其文化上极简风之故,重点不在於音乐的情感,而较偏向结构的表达,整体表现显得整齐、单一化;西欧乐团如德国则极重感情,他们的演绎都有著浓浓情感;俄国乐团则是节奏感非常强,尤其吸引我的是他们诠释任何作品都有股韵律、芭蕾、跳舞之感,音色中带著伏特加之粗犷,感觉很棒!」

庄东杰并细致描述亚洲乐团中东京爱乐令其惊异之处:「我在团练喊停时,於挥手瞬间,乐团就像音响切掉电源一般倏然而止!如此可怕的纪律,如同精神洁癖,不允许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这种秩序感完全显现於他们的音乐表现上,其弦乐不会有毛边、管乐没有一点不准;彷佛若非如此,他们就像做错事一般,於他们脸上似乎能看到一丝羞愧!」

再举其於俄国马林斯基剧院乐团客席为例,庄东杰说:「俄国人是一很会察言观色的民族,起始也许他们早抓准我是好好先生之性格,往往我於团练甫停将张口讲话之际,团员们就开始聊天,毫无秩序可言,简直像脱缰野马;然而於某次我近乎严厉地指出须修改之处时,他们忽然变得很安静,此时甚至都可以感觉到他们张著无辜大眼睛望著我……」

这几年周游列国客席各乐团演出,庄东杰累积了丰富的各地文化观察。 (Harald Hoffmann 摄 庄东杰 提供)

一期一会诚挚引领  不预设场亲炙初心

「同为人类,演化大不同!」庄东杰饶富兴致地说道:「指挥,不仅是观察者!」在观察出乐团特性后,他即致力於引导乐团跨出其舒适圈:「如何让粗犷的俄国人就范,来演出优雅之线条?如何让日本人於心心念念想要整齐时,做出逾矩的演出呢?」

庄东杰强调达成标的的第一步就在於「真诚」。他认为乐团对指挥的要求其实不多,首要是指挥须娴熟演出曲目;其次则是能真诚地与团员沟通。庄东杰反对过多的准备,他表示:「过度准备等於间接摧毁现场排练(或演出)的真谛。」如在首次团练前,先搜寻此乐团演出曲目的历史录音、团员特质等等,他认为如此反而容易流於先入为主,指挥难以出自本心地反应,因而破坏了与乐团第一次约会的惊喜。

「团练就像两人约会的对话,」庄东杰说道:「我并非把乐团的演出版本与心中预设的版本比对而进行修正,我希望与乐团协调出我们共同期待的音乐,因此『为什么』就变得非常重要!首先指挥必须在聆听乐团演出后,尝试明了其何以如此演出,修改时也必须充分告知为何要这样演的背后原因,这样的话,最后演出才能够自然而充满激情!因我们正式演出时,需要团员将团练时的各个指示都忘怀,必须呈现free的状态,演出必须发自内心。所以,指挥必须告诉团员『为什么』,他们才能将你讲的东西内化成他自己的!」

实际执行上,庄东杰以其临场灵活变化的应对,展现出其深入细微的观察力与迷人的个人魅力。如与日本乐团练习时,则以日本独特的民族性衍生出睿智的沟通方式,他提到:「当时我与日本人演出柴科夫斯基,我发现必须要给他们多一点画面;通常『画面』无法让团员了解『为什么』,『为什么』是需要理论架构去支撑的,但日本乐团例外,他们很需要画面,所以我得向他们说明柴科夫斯基痛苦的一生、他的同性倾向,乃至他终生背负孤单与不得不伪装性取向;但日本乐团本有的秩序与整齐,难以投射并表现柴科夫斯基那如刀割的感觉与终生随时无法做自己的状态,我甚至得带头疯狂、作出逾矩行为,这样团员们才愿意跨出他们的舒适圈!」

反骨人生勇於挑战  经历选择坚毅承担

回顾庄东杰早前的经历,也是舒适圈外的冒险旅程。自小反骨的他总是挑战权威,并探寻自身生命的各种可能性,其音乐世家的背景与本身优异的天赋本可让他在音乐圈中平顺发展,而他却不乐意如此,十六岁时毅然决然地离开音乐的舒适圈。

他说:「学音乐的人想离开音乐通常是凭空想像,唯有亲自领略离开后的境界,才能体会音乐的致命吸引力;我后来发现,自己的人生如果没有音乐就是黑白的,尤其是演出当下,舞台上那种刺激感对我来说是极大的享受……只有亲自下去走一遭,才能领悟何者为毕生职志!」

多次转换跑道的过程中,庄东杰特别感谢双亲对他的支持。双亲从不逼迫他做任何抉择,非常尊重其意愿。庄东杰强调:「良好的心态来自於尊重与支持的家庭教育,更早让孩子具备选择权,更早养成对人生负责的态度,学会自己承担做决定的后果,就是这些让我更珍惜回到音乐领域。」如今他也亦以同样的理念教导他正读幼稚园的稚子,从吃饭、穿衣等小事,到是否要请假一周与爸爸一同去其他国家演出等,他都给予小孩选择权,让孩子在选择中学会承担。

离开音乐将近十年的青少年时光,庄东杰认为正是这段人生经历使其能够接触到各种不同的人,观察这个世界,攒积与人沟通的技巧与经验。他认为伟大作曲家的想法超越一般正常人,他们所看到的不会是只有音乐,庄东杰主张:「你的人生如果只有音乐的话,你就没有办法正确地诠释音乐!」

关於新旧世代指挥风格的更迭,从上世纪如卡拉扬般的权威领导方式转为今日著重与团员协调沟通的趋势,庄东杰认为这是与时俱进自然演变的大环境趋势;不独於音乐圈,全世界如教育界师生关系、职场上司下属关系等都有此走向;而权威与协调沟通两方式并无优劣之分,目的皆为迈向终极完美音乐之途。他指出此变化过程中或许有位关键人物,一如时尚界之香奈尔引领流行风潮,指挥界的香奈尔可能就是老牌指挥家——阿巴多(Claudio Abbado)。在阿巴多之前的指挥大师们倾向以权威方式领导乐团,而阿巴多则是顺从自己的个性,出於本心地以沟通协调方式带领乐团,进而成功引领了指挥界的趋向。

Anneliese Brost Musikforum Ruhr音乐厅外观与内景,这里就是庄东杰未来挥洒的舞台。 (庄东杰 提供)

放眼寰宇深耕德奥  承先启后新意无尽

庄东杰以其卓越观察力、沟通力与个人魅力赢得诸多乐团与经纪公司青睐,於诸多邀约中,最终选择了波鸿交响乐团,其因有二:一为乐团团员皆相当优质,并配置了一座音响效果极佳的专属新音乐厅;二为「乐团总监与音乐厅总监」的双总监职位经历也深深吸引他。

庄东杰指出,乐团成长的最大关键就是拥有专属音乐厅,团练时搭配固定音乐厅的音响效果,将提供指挥听觉上的恒定对照组,专属团练环境可提供不断的对比与反覆实验,此不只有益於指挥个人的听觉训练,对乐团而言,更是能够大为跃进的原因。

於音乐厅总监的曲目安排上,庄东杰希望为习惯慢活的波鸿市乐迷,提供一套结合传统德国与东方元素的跨界曲目,他表示:「我是亚洲人,本身就是东方元素,我也计画邀请亚洲团体与乐团跨界合作,如作曲家、独奏家、合唱团、舞蹈团等亚洲各类音乐团体,展开文化对话,相信波鸿市民对於新任亚洲总监、新的东方元素必然有很好的期待与接受度。」

而在明年下半年乐团曲目的部分,庄东杰毫不犹豫地挑战以布拉姆斯与马勒等传统德国曲目,启动亚洲指挥家於德国的首发乐季。他表示,相较於乐团的百年历史,五到十年的总监任期仅是乐团的过客;如何回顾以尊重乐团历史,前瞻以计画乐团未来,能让日后的总监得以接续发扬,都是其斟酌曲目安排的考量。而他对德国曲目的憧憬也是原因。庄东杰说:「与德国乐团一起深入诠释德国曲目一直是我的梦想。布拉姆斯扎实的德国人个性,时而非常非常温暖,时而向内省思,时而带有深度的哲学性而不善与人沟通,於其音乐中处处可见,此也是我所认识的德国人特性。」

相较於过往德奥乐团演奏德国曲目的经典录音,庄东杰坚信自己与波鸿乐团将能自然地激发出与其他德国乐团相异的诠释风格,他说:「我十六岁以前都生活在亚洲,看待事情的观点自然与其他德国总监相异,而波鸿走到二○二一这时节,我期待与波鸿一同创作出我们独特之诠释……德奥经典如卡拉扬的诠释,属於其时代之诠释;到了我这年代也需要这年代指挥的诠释,若因此却步,我就是没有尽到责任,也没有尽力将此重要文化遗产延续下去,既已接受任命,我当然有此一脉相承的责任。」

庄东杰还提出另一对於乐团总监一职的自我期许,他说:「有种浪漫的说法:『每座音乐厅的每个角落、每张椅子、每片墙壁、每块砖瓦都留有驻团交响乐团的音色,反之,乐团巡回演出时也亦携带著音乐厅的灵魂、气味而行。』」新厅搭配传世的乐团,庄东杰期许能在这个具优良传统的新家中开创无尽新意,也让人期待台湾新锐指挥家深耕波鸿交响乐团,引领其迈向国际、酝酿出本世纪之德奥魂!

人物小档案

  • 基隆子弟,出身音乐世家,自小於台湾接受科班音乐教育。
  • 16岁断然离开音乐领域,赴海外求学转攻数学、统计学等科目。
  • 回归音乐后主修指挥,前后获得第16届「马尔科国际指挥大赛」(Malko 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Competition,2015)冠军、第7届「萧提国际指挥大赛」(Sir Georg Solti International Conductors Competition,2015)亚军、第4届「马勒交响乐指挥大赛」(Gustav Mahler Conducting Competition,2013)银奖等。
  • 2021/2022乐季将接任德国波鸿交响乐团(Bochumer Symphoniker)音乐总监及Anneliese Brost Musikforum Ruhr音乐厅艺术总监。
庄东杰(左)在波鸿市长(中)与文化局长(右)见证下,签约接下波鸿交响乐团总监一职。 (庄东杰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2期 / 2020年0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