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伫遮 ? 门道

欧子凌(Daniel Ostling):翱翔舞台世界的男孩

(蔡诗凡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他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为何此时此刻选择「伫遮」?〈伫遮ê门道〉每期介绍一位剧场幕后移人,从移人们的生活、工作门道,重新审视台湾表演艺术日常――

「你好!」欧子凌(Daniel Ostling)热情的伸出双手,发音干净,听不出才接触中文一年多。他解释起中文名字「子凌」,意思是「凌空翱翔的男孩」,念起来也像他喜欢的香港电影功夫高手。

来台湾之前,他与台湾表演艺术圈唯二的连结是:大学同校博士生的导演郭文泰,再来就是欧子凌出生於高雄的伴侣。在旅行许多城市之后,两人产生来台小住的想法,他在赖声川热心牵线简立人与吕柏伸后,2019年来台开课,成为后续缘分的开展;大师班学生杨舜闳自愿担任助理,教过的学生也成为工作场合里备感亲切的存在。「到了第二年,工作环境里不只有同事,还有许多朋友围绕。」

其实他的家庭与艺术完全勾不上边,主修经济、一心想赚钱的他,因著一门通识天文学,改变人生方向。Henk Hoovre 教授不时抛出在当时非显学的人生问题给学生:「当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你会想著自己有多少钱?还是你做了哪些有意义的事?」欧子凌重新探问自己的心之所向,儿时与父亲共度的电影时光,与令人热血贲张的摇滚乐演唱会,占据心头。他开始补偿般地选修相关课程,一发不可收拾。

在美国、日本、中国都有剧场经验的他,对工作的文化差异适应很快。说起台湾剧场的工作经验,他表示「我真的需要多一点时间!」在美国剧场,一部新作品从进场到首次试演,工作期8天以上是基本,如果将时间压缩,势必得牺牲掉一些细节。「我希望能有更充足的时间,但也理解台湾剧场面临的处境。」日本的剧场同样也是分秒锱铢的工作时程,严谨的日本团队还会配给他全时段跟随的翻译,确保每个环节都能完美沟通。即使日本的时程再压缩,仍比台湾充裕。也因为台湾的剧场经济规模小,待在艺文资源最多的台北,成为必然的选择。

至於两次入围东尼奖,除了荣幸之外,他更在意的是与伙伴共同创作的作品能与人分享,笑说:「我做剧场并没有立志要做百老汇或是得奖,我喜欢比较艺术性……就是会赔钱的那种剧场。」虽然主业是舞台设计,但也曾担任灯光设计、导演、编剧,「我就是喜欢什么都做一些。」他俏皮眨眼。

刚踏入剧场时,为了增加经验值,往往接受人情压力下的薄酬,直到某位朋友改变这个惯例。「没有人会期待律师或医生从业时有折扣或甚至免费,戏剧工作者与艺术家也是一样,这是一门专业,值得合理的对待。」欧子凌强调:「要让年轻艺术家知道这里是可以留下来的地方,剧场才会有未来。」

profile

移人:欧子凌(Daniel Ostling)

职业:舞台设计

简历:前美国西北大学终身职副教授,两度东尼奖舞台布景(及灯光)入围者。为芝加哥Lookingglass 剧团成员。作品类型多元,在多国有制作发表,现居台湾,为国立台湾大学戏剧学系客座副教授。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