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剧场研究与资料中心考察记(三) 冷冷仓库中的温暖守护 探访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剧场研究中心(续) |
一个近百年历史的剧场观众席模型。
一个近百年历史的剧场观众席模型。( 陈国慧 摄)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欧洲剧场研究与资料中心考察记(三) 冷冷仓库中的温暖守护 探访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剧场研究中心(续)

阿姆斯特丹剧场研究中心的藏品于二○一七年初迁入大学特藏仓库内,收纳了超过一万六千幅设计手稿、一万六千本表演艺术书籍、七千五百个录影资料、两万八千个录音资料、十四万张照片、五百个设计模型、四千件戏服和接近一千八百个不同类型的木偶。在这个这个新建成的仓库中,在恒温、防火和抗霉各方面都有要求,让藏品在专业的环境下保存。

by 陈国慧 | 2018-05-01
第305期 /2018年05月号

阿姆斯特丹剧场研究中心的藏品于二○一七年初迁入大学特藏仓库内,收纳了超过一万六千幅设计手稿、一万六千本表演艺术书籍、七千五百个录影资料、两万八千个录音资料、十四万张照片、五百个设计模型、四千件戏服和接近一千八百个不同类型的木偶。在这个这个新建成的仓库中,在恒温、防火和抗霉各方面都有要求,让藏品在专业的环境下保存。

阿姆斯特丹剧场研究中心那座落于市内的办公室并不难找,但要接触其珍贵的馆藏却要前往阿姆斯特丹大学的特藏仓库。我跟著该中心的表演艺术与媒体资料主管Gonneke Janssen提供的路线图,来到大学位于市外的另一个校园内,找了好一阵子也找不到图书馆仓库位置,也几乎是要等有人出现,才有机会问路。最后终于按对了铃,乘电梯前往一处看来是与医护研究所共用的接待处,我以为自己又去错了地方,直至见到该中心的策展人和藏品主管Hans van Keulen。

踏进剧场研究中心的仓库

中心刚于二○一七年初才把藏品全面迁入大学特藏仓库内,现在算是让它们有个安身之所。Keulen说当时的确是用了一番功夫,并给我看当时把展品搬运至仓库、仓库在尚未整修前与其设计图等的照片,这空间目测有如篮球场大小,收纳藏品包括:超过一万六千幅设计手稿、一万六千本表演艺术书籍、七千五百个录影资料、两万八千个录音资料、十四万张照片、五百个设计模型、四千件戏服和接近一千八百个不同类型的木偶,都是和当地戏剧、舞蹈、音乐剧场等有关的私人藏品,至于马戏和和木偶则有部分为非本地剧场的藏品。目前仓库只有工作人员才可以进入,像我这样登门的访客是要职员预先通报,Keulen说一般的研究员和读者,要经过网上预约系统,登记要研究或阅读的资料,再由职员安排送至市内的图书馆阅览室供使用。

因此我好奇使用这些馆藏对物件耗损的情况,Keulen说即使是由大学特藏接收之前,研究员和读者也不能随便从仓库直接接触藏品,有些物件要在工作人员协助下使用;但文件、档案这类有时则也要让读者自行翻阅。我见到有些放在文件盒内的大叠资料,也未必每片纸有记录,Keulen坦言曾有资料被盗走,相当无奈,这还是要靠使用者本身自律。他强调这些档案资料原则上是按该批文件原来的存档脉络去整存,而整存的原貌及方式也是档案的重要资讯,同时也是尊重建档者,因此「重新整理」反非上策。如当天他向我展示的是一位曾是剧团负责人的捐赠者的藏品,包括剧团的往来文件、财务资料等,当中刚好见到一份写于一九六三年讨论资助问题的内部文件,文件前后的往来讯息、与被存在哪个文件夹也是不能忽视的研究资料。

为进一步「被看见」而缔造更多可能性

我也问及这些档案文件资料数码化的情况,Keulen说目前完成数码化的藏品只有戏服、绘画、设计图和部分照片等,藏品数量太多也要有策略地按部就班。如五年前他们就进行了一个「大计划」,把资料库内六千位摄影师的名字逐一溯源整理,成功联络上两千五百位,其中一千两百人进一步与中心签订授权合约,把其作品数码化并供读者线上浏览,如要使用则需要与版权持有者联络。资料的活化固然可以由研究者按照个别需要来做,但如何更主动地提供多元路径,让资料进一步「被看见」而缔造更多可能性,则也是一个「创意策划」的过程。显然,视觉先行是中心为藏品进行数码化过程的策略,图像资料相对容易引起广泛——包括世界各地——读者和研究者的兴趣,容易搜索也增进了外借和使用的机会。以目前中心「小团队」的运作而言,保持「被看见」变得相当重要,所以中心即使目前很少主办展览,也会积极协调外借馆藏,与其他组织合作展示藏品。

前述的文件档案资料大部分收纳在以无酸材质造成、用以专业存档的盒子中;而如海报、绘画等,则加以同样材质造成的纸分隔;同时,这个新建成的仓库及其档案柜,在恒温、防火和抗霉各方面都有要求,让藏品在专业的环境下保存。不过有些设计模型在进馆时的状况并不理想,复修需要进行研究,也要花时间和资源,因此也只能原封不动放著。即使如此,当我见到大批超过六、七十年历史的剧场模型,和Keulen指给我看的一个近百年历史的剧场观众席模型时,还是惊讶不已;他也特别给我展示不少过百年的剧场海报藏品,作品资料固然有研究价值,设计美学的转化也十分有趣。他说有一家在当地专门制作和印刷这些海报的公司,会为其每个设计独立编码,据说「全套」共五千多张,目前中心的馆藏就超过四千。

这幅分成上下两部分的长海报,是馆藏的亮点之一。( 陈国慧 摄)

冷冷空间中的专业保存

当然,Keulen深深明白,要维持这个集研究中心和博物馆角色的地方,资金当然是关键,同时空间也是重要问题,他分享说在美国纽约有个剧院的「藏品」,就只保留有机会重演的制作的相关物件;较全面的整存蓝图,要有政府的视野去支持。当国家文化部在二○一二宣布自翌年开始撤走对该中心的资助时,当地剧场工作者曾以示威表达不满,并在短短数周内收集了一万八千个签名,可惜依然徒劳无功。Janssen在访问中表示地无奈,多少透露著她对中心发展的「悲观」,但我问Keulen是否认为中心现在的状态是比以往差时,他却道出了图画的另外一面:以往处理藏品的规格一定没有现在于大学的系统内好,这对藏品的管理来说是好的发展,而且在图书馆系统内工作的都是整存的专业团队,反而不用多费唇舌就能处理问题,彼此有相同的视野。身为专业的档案管理人员,他倒是认为现在的情况并不「悲观」。

我跟著Keulen游走在一排又一排单一色调、同一大小的档案柜之间,不知是因此仓库的低温让我感到「冷冷的」,或是来自这个空间看来沉重的单调感。相对来说,布拉格的艺术与剧场研究中心不拘一格的空间,加上有部分资料是可以让读者直接使用的书籍和文献,感觉较是「温暖的」;不过后者显然并非合适的存档环境,也较容易耗损。不过Keulen热心的介绍和说明、他对藏品的熟悉与珍爱,和他在打开一个又一个收纳盒时内里藏品所载著的历史的温度、色彩与能动,让我在冷冷的空间内见证到这些物件是如何被暖暖地守护著。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