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艺文界联手 声援俄国异议导演 |
俄国导演谢列布连尼科夫遭当局调查,欧陆艺文人士群起声援。
俄国导演谢列布连尼科夫遭当局调查,欧陆艺文人士群起声援。(AP 提供)
巴黎

法国艺文界联手 声援俄国异议导演

俄国备受瞩目的剧场导演谢列布连尼科夫,向来强调剧场演出的政治性,从不畏惧社会保守势力,也因此引起东正教教派与普丁政权的强烈不满。谢列布连尼科夫今年五月被指控侵占公家补助款遭到搜查、八月又被以贪污罪名逮捕拘留。其遭遇引发欧陆艺文人士群起声援,九月十日更有五十多位法国艺术家出面向俄国驻法大使馆表达抗议,并严厉批判滥用公权力的专制政权。

by 王世伟、AP | 2017-10-01
第298期 /2017年10月号

俄国备受瞩目的剧场导演谢列布连尼科夫,向来强调剧场演出的政治性,从不畏惧社会保守势力,也因此引起东正教教派与普丁政权的强烈不满。谢列布连尼科夫今年五月被指控侵占公家补助款遭到搜查、八月又被以贪污罪名逮捕拘留。其遭遇引发欧陆艺文人士群起声援,九月十日更有五十多位法国艺术家出面向俄国驻法大使馆表达抗议,并严厉批判滥用公权力的专制政权。

法国2017-18年新一季的表演节目尚未揭幕,一群艺术家就群聚在巴黎人权广场捍卫创作自由。这项活动由夏佑宫国立剧院院长德敻(Didier Deschamps)、亚维侬艺术节总监欧利维耶.毕(Olivier Py)和法国诺曼第国家戏剧中心总监大卫.包贝(David Bobée)共同发起,并在短时间之内召集了五十多位文化界的重要人士与知名艺术家,包括了两位前文化部部长贾克.朗(Jack Lang)与菲里佩提(Aurélie Filippetti)、法兰西剧院行政总监茹甫(Éric Ruf)、新锐导演汤玛.裘利(Thomas Jolly)、歌剧院首席舞者玛丽-安涅丝.洁欧(Marie-Agnès Gillot)及夏绿蒂.兰普琳(Charlotte Rampling)、路易.卡瑞(Louis Garrel)、波达里戴(Denis Podalydès)等当红演员。这场集会的目的是为了声援莫斯科果戈里艺术中心(Gogol Center)总监谢列布连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八月底他因涉嫌盗用公家补助款而遭到俄国检调单位逮捕,在狱中拘留数日后,被判限制居住,直到法院十月再度开庭审判为止。九月十日法国文化界人士连成一气,向俄国驻法大使馆表达抗议,并严厉批判滥用公权力的专制政权。

俄国异议导演遭到当局调查

生于一九六九年的谢列布连尼科夫为俄罗斯最受瞩目的艺术家,从九○年代起他就积极投入剧场创作,二○○○年初,他与年轻的伙伴一起成立「第七工作室」(7th Studio),企图革新俄国传统的表演形式,打造富有实验性的舞台语言。这位新秀导演毫不畏惧社会保守势力,强调剧场演出的政治性,深受年轻观众喜爱。近年来,他逐渐受到俄国剧场专业人士与国际剧坛的重视,不但在莫斯科首屈一指的戏剧学校任教,也受邀至亚维侬艺术节演出。二○一二年,谢氏将莫斯科一间废弃的剧院重新改建为当代艺术中心,并积极推动「平台计划」,邀请来自于全世界、不同领域的创作者一起合作。然而,他的作品一再触碰俄国社会敏感的议题,引起东正教教派与普丁政权的强烈不满。

今年五月,俄国调查局怀疑谢列布连尼科夫私吞「平台计划」赞助款六亿八千万卢比(约莫新台币三亿五千万),而大举搜查他的剧院、工作室与私人住所。七月,他为波修瓦剧院(Bolshoi Theater)导演的芭蕾舞剧《纽瑞耶夫》遭官方批评违反善良风俗,在首演前三天被迫停演(注)。一个月后,俄国官方又展开大规模行动,以贪污罪名逮捕这位文化异议分子。连串政治干预艺术的动作在俄国文化圈引起哗然,令人想起一九三九年梅耶荷德被强押入狱的历史创痛。大部分俄国知识分子都认为普丁仿效史达林政权推动的文化肃清运动,企图在明年总统大选前杀鸡儆猴、制造寒蝉效应。

欧陆艺文人士群起声援

从五月开始,欧洲艺文界就持续关注俄国导演被调查的事件。当普丁访法之际,伊莎贝.雨蓓在莫里哀奖颁奖典礼就曾公开喊话:「普丁先生,请放过他一马,亲自观赏他的作品吧。」在他被捕后,德国导演奥斯特麦耶(Thomas Ostermeier)也串连全球艺文界人士,共同呼吁梅克尔主动与普丁协商,确保创作自由,包括金奖影后凯特.布兰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叶利尼克(Elfriede Jelinek)和当代艺术家苏菲.卡尔(Sophie Calle)都签署了这项联合声明。

尽管俄国官方一再强调此次调查与艺术审查无关,纯粹是内政问题,但国际上一连串声援行动已对普丁政权造成不少压力。在艺文界公开抗议后,法国文化部部长妮森(Françoise Nyssen)近日也趁俄国文化高层造访巴黎之际,亲自向他们反应法国官方对于谢列布连尼科夫的关切。除了捍卫不可侵犯的言论自由之外,她也希望俄国著重文化发展,以彰显自己在国际之间的软性实力。

注:这部作品改编自俄国同志舞蹈家纽瑞耶夫(Rudolf Noureev)的一生,不但描绘他成为俄国芭蕾舞界巨星的过程,也触及他1951年投奔自由和感染爱滋病等敏感议题。俄国文化部部长公开批判这部舞作鼓励同性恋文化,背离了俄国的传统价值。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