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纽约

疫情再起难以复演 表演产业前景茫茫

大都会歌剧院在九月底宣布取消整个二○二○/二一季度的现场演出。 (AP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新冠疫情入秋后再掀第二波流行,原本计画重启的大小剧院音乐厅也只得取消原本计画,再度进入冰封寒冬;就算出现疫苗开发的好消息,也是缓不济急,预计到明年中都不可能让表演场所开门。这可能长达廿个月的表演空窗期,是没有人经历过的,而就算进入后疫情时代,场馆或是团体是不是还能维持过去的运作模式,如果不能,新的模式又是什么?

趋势已经愈来愈明显,新冠疫情给美国表演艺术造成的停摆,至少会持续到明年中的本季度末。自从大都会歌剧院在九月底宣布取消整个二○二○/二一季度的现场演出后,马上就有其他团体跟进,包括整个林肯中心、卡内基音乐厅、布鲁克林音乐学院等龙头,连百老汇都放弃了在明年六月底前复演的可能性,这波取消潮不断扩散,美国大多数城市的表演艺术机构团体,如果之前还没有类似宣布的,现在几乎无一幸免。

史上最长的表演空窗期

从疫情的散布情况来看,这个发展并不意外。即使亚洲和纽西兰澳洲等地,已经慢慢恢复现场表演,但美国自从三月以来,至今还是停摆,这当然是因为川普政府无心且无能,始终没有全国性的政策,各地政府各行其是,所以疫情一直是如野地里的兔子,这里抓了那里又冒出来。不少团体机构原来还期望著明年可以开工,但眼看连一度好转的欧洲,在入秋以后又生第二波,让许多已经重开的剧院又复关闭,美国的同业只好面对现实。毕竟如果连学校都不敢让学生老师回来,谁又敢让一群陌生人挤在空气不断循环的剧场里?

就连最近传出的疫苗开发的好消息,也是缓不济急,因为即使疫苗能在最快的时间上市,到大多数人口都接种而免疫,至少也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对下半季度的表演,已经不可能有所助益。

这可能长达廿个月的表演空窗期,是没有人经历过的,过去的停演,一般有两个原因:劳资纠纷造成劳方罢工或是资方歇业,像是明尼苏达乐团在二○一二年间长达十四个月的停演、百老汇二○○七年持续了十七天的后台人员罢工。另一个原因是表演场地受损或需要整修,二○一七年的哈维飓风,休士顿市区大淹水,歌剧和芭蕾舞团都因为剧院受损而停演一年。纽约自家人更不会忘记,纽约市歌剧团在市剧场整修期停演一年,带来无法弥补的财务损失,以至终於解体。

但这回的停演不但时间跨度长,而且波及全国,各地方各团体除了交换讯息激励士气外,没有人有实际的能力去支援其他人。至於劳资纠纷或场地关闭的解决之道,多少可以预期。但疫情就算结束,也没有人知道是不是能一切复旧。

疫情之后,再也回不去了

后疫情的美国表演艺术,至少要面对两大问题,第一是室内表演何时能重新开始;第二是重开以后,不管是场馆或是团体,是不是能照本宣科维持过去的运作模式,如果不能,新的模式是什么?

疫苗看似近在眼前,但没有人知道免疫的观众,是会像久旱甘霖一样欣喜地重回故地,是会害怕这个健康现象只是海市蜃楼而犹豫不前,还是可能根本已经找到了新的娱乐水源而再也不回来了。除了对密闭空间的恐慌,还加上经济前景的未知数。大批失业人口,至今为止一方面是靠了政府的失业金,一方面是疫情顾虑超过一切,或许还没完全开始想到未来。从明年开始,绝大数人都会过了救济的六个月期限,如果行动管制结束社会渐步入常轨,失业的恐慌马上就会浮上台面,这不止影响观众购票能力、团体募款能力,连艺术家是不是能渡过这段难关重回舞台,都是不可知的。美国上波金融海啸,吹倒了一波管弦乐团,这回的衰退恐怕也会有不支者。

就算有观众,他们要看的是不是一样的表演?像百老汇和大都会歌剧院的观众有不少是观光客,其节目编排多少也顺应他们的口味,如果旅游业不恢复,他们要不要调整节目?大部分机构团体现在是靠裁员减薪过小月,这只是让劳资关系更加恶化,这会不会催生不同的表演艺术职场运作方式?会不会激发要求政府支持艺术的运动?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