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定义的创作者——郭贝尔 |
《史迪夫特的事物》以五架拆解钢琴、机械与水池的组合,「演出」自然,神秘氛围重现人与自然彼此相互观照依存的意义。
《史迪夫特的事物》以五架拆解钢琴、机械与水池的组合,「演出」自然,神秘氛围重现人与自然彼此相互观照依存的意义。(Mario Del Curto 摄 台北艺术节 提供)
焦点专题 Focus 没有风格,自成一格——剧场炼金师郭贝尔/轮廓速写 迷样的空间 缺席的美学

难以定义的创作者——郭贝尔

创作纵横音乐、剧场、视觉艺术领域,角色兼及导演、作曲家、教育者,「难以定义」可说是郭贝尔最鲜明的特色。他可说具备了「文艺复兴人」全才的特质,因自身的能力与多样兴趣,郭贝尔超越了传统艺术框架,扩充了编曲的概念,他演绎乐器和声响的方式,也扩充至剧场空间和光线效果中,并将语言和动态视为材料运用自如。继《白纸黑字》、《史迪夫特的事物》与《进击的狂想》,他的音乐剧场又将造访台湾,让本地观众能再度以五感体验其独特的艺术思维。

创作纵横音乐、剧场、视觉艺术领域,角色兼及导演、作曲家、教育者,「难以定义」可说是郭贝尔最鲜明的特色。他可说具备了「文艺复兴人」全才的特质,因自身的能力与多样兴趣,郭贝尔超越了传统艺术框架,扩充了编曲的概念,他演绎乐器和声响的方式,也扩充至剧场空间和光线效果中,并将语言和动态视为材料运用自如。继《白纸黑字》、《史迪夫特的事物》与《进击的狂想》,他的音乐剧场又将造访台湾,让本地观众能再度以五感体验其独特的艺术思维。

当代欧陆剧场中具开创性的人物、不可不提的现代作曲大师、音乐剧场实践的先驱、视觉艺术家、剧场教育家……以上皆是——海恩纳.郭贝尔 (Heiner Goebbels),但,如何更准确的描述这位艺术家?「难以定义」正是在书写郭贝尔时,最主要的难题,尤其他的音乐剧场作品更是如此难解而迷人。

艺术实践的历程

郭 贝尔在现代音乐界与戏剧界享有四十年的盛名,对于现年六十五岁的他来说,二○一八年是重要的一年,自任教近廿年的德国吉森(Gießen)大学剧场应用科 学研究所退休,也卸任了二○○六年起黑森戏剧学院(Hessischen Theaterakademie)校长一职之后,他获得吉森大学「乔治.毕希纳」资深教授(Georg-Büchner- Seniorprofessur)(注)的殊荣,得以继续开拓艺术实践与科学的研究,自二○一二年获伯明罕城市大学的 荣誉博士、以及世界戏剧最高荣誉——易卜生奖之后,今年又获得了保加利亚国立剧场与电影艺术学院荣誉博士。郭贝尔一直是个活跃的旅行者,不断移动于各国之 间,他热爱分享,与各界艺术家合作,接触各地的学生与民众,充沛的创作能量让他领导风潮。

身为世界顶尖的艺术家,郭贝尔并非难以接近、高不 可攀,相反的,谦和的他时常在作品开演前,于前台亲切的与观众聊天,谈吐幽默慧诘,像是满头白发的顽童般,仍保有赤子之心,对生命充满好奇与热切,他借由 旅行再访已知,探索未知,使得灵感源源不断,敏锐观察各地景观、语言与声响,将外在感知转化为内在风景,巧妙融合显现在他的音乐剧场中。他可说具备了「文 艺复兴人」全才的特质,因自身的能力与多样兴趣,郭贝尔超越了传统艺术框架,扩充了编曲的概念,他演绎乐器和声响的方式,也扩充至剧场空间和光线效果中, 并将语言和动态视为材料运用自如,如同德国剧场学家汉斯-蒂斯.雷曼(Hans-Thies Lehmann)在《后戏剧剧场》中提到「郭贝尔的剧场艺术旨在追寻另一种关于剧场性的梦想」,并且,郭贝尔更启发了许多艺术创作者。

生于前西德,郭贝尔具备社会学与音乐的学习背景,经历德国重大的政治变化,成长在民族自省的氛围中,养成关注人类整体发展的哲学思维,浸淫在当代艺术蓬勃兴起、快速转换的时期(例如一九六○年代的极简主义、偶发艺术、观念艺术等等)之中,自幼即学习与演奏各种乐器如大提琴、吉他、钢琴、萨克斯风等,得以开展他各类型的音乐工作,但郭贝尔自言现在只演奏钢琴,平时闲暇喜爱演奏巴赫的作品,可见巴赫对他的重要性,我们甚至可在于二○一○年来台的装置音乐剧场《史迪夫特的事物》Stifters Dinge中,听见他十四岁时弹奏巴赫乐曲的录音。

郭贝尔的音乐职业生涯始于七○年代,早期为摇滚乐团成员,为剧场、电台剧等媒体设计音乐与制作。他与剧作家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与海纳.穆勒(Heiner Müller)长年合作,启发了他进行个人「声响作品」的剧场实验,一九八七年以穆勒文本为主的音乐剧场导演作品《电梯里的男人》Der Mann im Fahrstuhl演出后,他的剧场导演才华被普遍认定,郭贝尔为剧场导演的身分与作曲家相等,且超越了传统定义的音乐与剧场表现,他的录像装置作品曾在卡塞尔文件展、包浩斯学院与庞毕度中心等地展出 。

在二○一二年担任德国重要艺术节——鲁尔艺术节(Ruhrtriennale)艺术总监时,郭贝尔以鲁尔工业区遗迹成为演出的特殊场域,除执导了他近年来的重要作品 John Cage: Europeras 1&2、曾来台演出的《进击的狂想》Harry Partch: Delusion of the Fury及《物质》De Materie等,郭贝尔更集结世界重要艺术家,策划制作了许多前瞻性的剧场作品,例如台湾熟知的剧场大师罗伯.威尔森(Robert Wilson)之独角戏作品《有关「无」的演讲》Lecture on Nothing。而在剧场教育方面,郭贝尔开发了「不教学」(No Education)项目,让儿童与青少年透过艺术欣赏活动自发性的学习,他认为所有人都具备直接的艺术赏析能力,由儿童与青少年评艺术节节目之「儿童评审奖」也是艺术节之中的重要奖项。

概念式作曲与导演方式

郭贝尔认为,在他之前各种形式的音乐已经存在,因此自陈「没有风格」,运用「复音音乐」(polyphony)对位形式的想法,形成他独有的「概念式作曲」与导演方式,采纳文本中的音乐和声音材料,让各样的变奏符合文本中的逻辑,不但对于乐器声响的开发细致入微,在编曲中形成自成一格的结构,又结合视觉艺术的观念,以及透过大量的文本剪裁,得出深刻的哲学思维,以精准执行为基底,借由动作与画面的变化,具象显现氛围的建构解构过程,郭贝尔使用的音乐材料从不只有乐器的传统特质,更将音乐材料的领域从乐器扩张,以致「人」与「生活」皆为材料,来自于共鸣(人工与自然的音响制造方式)与运动之间的调和,形成剧场时间具象的流动,更新听觉与视觉相互错综的观赏经验,在意识中建造一个谜样的空间;剧场表现并非传统戏剧叙事,而是透过各类型艺术在画面、声响与动态上的组合,由文本坚强的支撑,向著观众形成广大的开放诠释空间,这样的理想使他的作品具有如光线在玻璃中折射一般的多调性,可连结文学概念中,俄国批评家巴赫汀(Bakhtin)提出的「众声喧哗」(heteroglossia)多音复义的倾向,以及其与各种社会文化建构往来互动的变化关系,由此看郭贝尔作品内涵,在音乐、文本、演员与物件所建立的符码体系,随著画面转化成更强大、跨时空的文化象征。

郭贝尔可说是具备了「文艺复兴人」全才的特质。(Tas Kyprianou 摄 台北艺术节 提供)

即兴创作的工作方式

身为德国作曲家,郭贝尔却对传统歌剧的表达方式、奇幻题材不感兴趣,他从生活中取材,致力于挖掘音乐中的戏剧能量,喜爱直接与音乐家即兴、共同创作,从音乐家与表演者特质出发,强化并尝试新的表现,与生活随手可得的物件相互配合,在舞台上转变为奇异的声响与动态,崭新的艺术类型使得他的作品难以分类。郭贝尔提及自己进入剧场排练常常都是脑袋一片空白,然而总能在集体创作之中逐步「形成」作品,例如曾在二○○三年来台演出的作品《黑纸白字》Schwarz auf Weiss即是如此,郭贝尔为让音乐家借由朗诵与动作让自己成为乐器,故意设了很多障碍给音乐家,他们无法安坐,必须边演奏边跨越椅子,精准地丢球,更要注意将要崩塌的装置,音乐家与观众在不断变化的舞台中警觉,积极的行动也改变了演奏的声响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黑纸白字》这个作品巡演至今已经廿年了,并没有什么改变,然而类似这样「保鲜」而「历久弥新」的特质,普遍存在于郭贝尔其他作品中,可见不只是郭贝尔过人的意志力,更是德国音乐与剧场界整体的坚持与毅力展现。

缺席的美学

在他的著作《缺席的美学》Aesthetics of Absence中,郭贝尔探讨剧场作品与观众的心理距离,并引用布莱希特的说法,认为「距离的发生」,是为了空出「空间」得以让观众主动填入想像,除了非线性叙事让观众对作品产生距离,开始主动思考之外,他发现当表演者离开时,舞台开始转变自身的意义,他进一步要释放剧场「自身」的生命力,而非只是作为表达现实的媒介,因此「缺席」是为了强调「在场」,让「现场性」在旧有惯例的「缺席」中突显 ,最极致的体现即是 二○一○年来台演出的无人装置音乐剧场《史迪夫特的事物》,以五架拆解钢琴、机械与水池的组合,「演出」自然,神秘氛围重现人与自然彼此相互观照依存的意义,传达出世界是根据我们不能知晓的逻辑所建立的,然而我们必须尊重这逻辑。此作就如郭贝尔他的「作品是与观众共享展演的载体」,透过剧场实体存在的空间,将作品完全交付并成为观众想像,听觉与视觉交错运用,让观众在郭贝尔的音乐剧场中,启动五感「联觉」,共感景观在台上的动态形成,也在心中回荡不已。

或许可说郭贝尔是各类型艺术的「黏著剂」,他激发各艺术元素的更多可能,「释放」更多潜力,进而巧妙地从独立表现中相互配合,在郭贝尔的剧场中,各艺术类型的位阶均等,表演者与物件同样重要,而观众是否在其中获得自由,则是郭贝尔最关心的,至于定义,就也任其随著音符徜徉吧!

注:乔治.毕希纳资深教授职位,为纪念吉森大学历史上最著名的学生乔治.毕希纳,十九世纪初期的作家兼革命家。重要戏剧作品为《丹东之死》Dantons Tod与《沃伊采克》Woyzek,他深入剖析了社会的苦难和不公平,为戏剧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德国最重要的文学奖Georg-Büchner-Preis便是以他命名。

相关网站连结:https://www.uni-giessen.de/ueber-uns/pressestelle/pm/pm28-18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