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灵纾困(可能)提案/提案1:就做你最擅长的事吧! 持续练功的努力家们

邓树荣 拿起手机自我对话 探寻「线上」与「现下」

邓树荣对著手机录下自我对话,认为这是一段「温故知新的时光旅程」。 (邓树荣戏剧工作室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这段期间,邓树荣每天练瑜珈和太极,也自己做饭,居家作息规律,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好;他重拾画笔,也阅读。疫情引发的集体恐慌似乎对邓树荣没有太大的影响,反而多了许多属於自己的时间——於是,他拿起手机,录下自我对话,然后上传至工作室的粉丝专页。邓树荣形容这是「温故知新的时光旅程」,思索过去创作,思索线上演出,思索创作之於现下香港的意义……

今年二月,邓树荣人在美国和智利,当时的南美洲都还没有病例传出。邓树荣感叹:「疫情速度这么快是我想像不到的,尽管我们都有SARS的经验,但那时候还不觉得有那么严重。」返港后,剧团停工,若有事处理,也只是线上会议。

练瑜珈和太极 然后自我对话

这段期间,邓树荣每天练瑜珈和太极,也自己做饭,居家作息规律,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好;他重拾画笔,也阅读,读的是约翰.科特(John P. Kotte)谈论领导管理的《急迫感》A Sense of Urgency,疫情引发的集体恐慌似乎对邓树荣没有太大的影响,反而多了许多属於自己的时间——於是,他拿起手机,录下自我对话,然后上传至工作室的粉丝专页:「这个病其实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好像时间一样,每人每日廿四小时,在乎自己怎样过。或许也是老生常谈,过去的事不要想太多,活在当下最重要。但什么叫活在当下?很多时候也听别人说:『你想太多了!』但要想多少才够呢?人好像永远都游走於过去与将来之间,这种游走其实是不是生命活动的必然过程?我不知道,没有答案,但久不久问一下自己一些问题,也是一件好事。在过去十多年,做了多少戏?当初为什么要做?有什么得益?又有什么遗憾?现在回想起来,所有事都好像混在一起……」

邓树荣形容这是「温故知新的时光旅程」。他剖析过去执导《泰特斯》的优劣得失,乃至后来如何发展成《泰特斯2.0》,相当具有戏剧理论价值,而他更希望藉由讨论作品,反应出人究竟该如何困难遭遇。

邓树荣工作室计画将於10月中再演《死人的手机》,该剧反应资讯科技发达,人们对手机过度依赖,对命运却无法掌握的荒谬现实。 (邓树荣戏剧工作室 提供)

《安提戈涅》线上重演 建构现下的香港意义

演出、艺术节取消,戏剧课程改为远距教学,种种冲击使邓树荣不得不面对网路世界。他认为,线上播放是趋势,现在许多剧团也编列相关预算,今后将会改变传统现场表演的制作方法,以及和观众的关系;但相对地,自己的剧团不似「英国国家剧院现场」(NT Live)有那般规模和资源,因此仅考虑将过去的作品部分公开,仍希望自己的作品精神留在现场体现。

虽说如此,五月一日香港西九文化区线上播放邓树荣和北京白光剧社於二○一六年合作的希腊悲剧《安提戈涅》Antigone,当时这个演出便是为了尝试线上播放,故而没有对外售票,也是西九初期最完备的录影制作。《安提戈涅》的演出场地是在天台,背景则是维多利亚港,六位演员清一色女性,自黄昏演到夜晚。邓树荣认为,这个戏於香港的情况而言,有另外一种意义,时至今日,在疫情期间重演,可以给观众有无限的联想空间。

Profile

邓树荣,曾任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院长,被誉为「简约剧场炼金术士」及「香港最具才华的剧场导演之一」。以简约美学著称,独特的「前语言」手法独树一格,可说是香港「形体剧场」第一人。作品多元,如无言剧《打转教室》至今演出超过百场,莎剧《泰特斯》(后变奏2.0版本)《马克白》(后改名《马克白的悲剧》)先后受邀莎士比亚环球剧场演出,亦是该剧院首例粤语莎剧。

slow down, then…

重演《死人的手机》  反思数位剧烈加速度

邓树荣工作室计画将於十月中再演《死人的手机》,该剧反应资讯科技发达,人们对手机过度依赖,对命运却无法掌握的荒谬现实。年底则将举办首届香港国际莎剧节,试著以莎士比亚与世界交流,邓树荣表示,其实剧团时间表得重新编排,毕竟这次的影响都是连锁反应。由於一向在作品中探讨当代社会处境,他还在思考疫情对自己,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待这一切完全结束有所沉淀后,将透过作品抛出更大的省思。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