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解封!? 容「疫」挑战 大未来!/想像交锋

郑卜元 樊宗B 你VR了吗? 迎向未来的身历其境

郑卜元与樊宗B在彼此探问中所寻找的,依然扣紧了关於「听故事」这人类最原始的需要。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肺炎疫情的来袭,一方面让表演艺术活动停摆,一方面也催发了线上表演的发展。台湾的5G时代即将展开,面对新的数位科技,从现场到虚拟的数位世界,剧场可以发挥什么样的创意可能?本刊特邀Funique VR Studio执行长郑卜元与剧场导演樊宗B,一起来分享经验、交流想像,探索未来的剧场,如何让人「身历其境」……

「看VR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这天负责拍摄的摄影师说了这么一句。为了要知道VR「还」可以是什么没想像过的感觉,在访谈前,我们一行人先来到现场,轮流戴上头盔,点选了几支Funique VR Studio参与拍摄的影片。其中有高雄电影节这几年推动的VR电影,如徐汉强《全能元神宫改造王》、萧雅全《那年夏天,我被FIRED 五次》、许智彦《旧家》,也有非叙事性质的360度花朵缩时绽放、人体手术现场。与谈主角之一的剧场导演樊宗B早已迫不及待问起各种VR拍摄与后制的技术细节:是一机还是多机、如何接缝、户外打灯效果……如果此刻现场是个VR场景,应该也会有无数个问号飘浮在空中,具体呈现了VR为当前观影经验带来的无尽好奇,以及与技术并行的各种可能性。

郑卜元 (林韶安 摄)

观众与剧场导演 用VR开启渴望与想像

场景接著跳接到空无一人的戏剧院观众席,空气中的问号依然双向漂浮著。绰号阿卜的Funique VR Studio执行长郑卜元好奇於剧场导演看VR又有什么感觉,两人在摄影镜头下盯著前方巨大的镜框舞台,热络地讨论起:「平常看戏就好像在镜框外面,VR让观众能够置身於场景之中,演员就在你的周围演戏。」「对,因为在故事里面观看,身历其境的感觉更强烈。这时候,如果出现场景切换、主述者观点转换,却会造成出戏。别的叙事媒材是可以用这种手法来帮助了解故事,但在VR观看上,反而带来更强烈的打断,我会马上跳出,意识到我正在观看,而不是故事的一分子。」

如果以上是身为「观众」的樊宗B对VR的看法,身为「剧场导演」的樊宗B(或是作为未来可能的使用者),又是怎么想的呢?「如果是我做的话,其实在刚刚那支影片《旧家》里就已经做出来了。我希望叙事方式也能结合观众的体验,也许是一支关於瘫痪、关於失智的影片,你看到剧中人物对你说话,却不能回话,这就好像观众在VR中的状态,身在故事中又不能主动参与,充满著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著事情发生。」樊宗B更开玩笑地说,看起来拍摄VR像是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挑战,做得好,感受会更深、留得更久,但稍有不慎,则会瞬间出戏。

当导演们对VR提供的视觉与体感经验产生不同想像,渴望透过科技来寻找另一种新的叙事手法,对於曾多次与电影导演合作的阿卜来说,他最大的任务就是要以技术支持实践的可能:「我们也会因应不同需求,客制不同拍法,如有人会想要摆在头上的拍法,或有人想要有第一人称的拍法(像是樊宗B提到的瘫痪状态)。」相较早期业内导演多怀疑VR到底能不能拿来叙事,拍出来的成品也常常不成样,「导演在学习,我们自己也在学习,后来慢慢感受到的建议,是不要运镜太多,回归单纯叙事,一旦我们做的太多,反而会意识到技术存在——这也是我们从技术端一路上来,看到内容端的冲突。」阿卜说。

「那么你自己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故事或是适合搬来VR的体验,像是泡温泉、坐云霄飞车之类的,也想要来试试看拍成VR的东西?」樊宗B好奇地问。阿卜虽说著自己认为VR理论上应该要喜剧片、动作片、恐怖片、剧情片等各种类型都能做才对,这也是Funique VR Studio一直以来的努力方向,但他对「鬼片」倒是特别跃跃欲试:「鬼片有很多可以酝酿的惊喜,虽说在技术上是很大的挑战,360度场景,要怎么安排『鬼』突然出现,不会穿帮,转移观众焦点……但除此之外,光是想像进去鬼屋,你怎么自我建立场景,对我们创作人来说,这已经是很好玩的事情了——不是我给你很多东西,而是你靠自己想像力来建立,我们只要提供一些场景桥段就好。像这样感同身受,再投射到戏剧里面,会是威力最强大的。」(注)

樊宗B (林韶安 摄)

聆听,还是参与? 面对「听故事」的不同诉求

尽管两人背景各异,谈话中倒是不断出现了「观众参与」、「沉浸体验」等关键字。无论是虚拟实境的VR,或是打破第四面墙的剧场,人称、观点、视角、观演关系、观众是谁、如何引导观众行动(引导他看想要他看的地方、引导他做想要他做的事),似乎都是新时代叙事持续摸索尝试的功课。阿卜分享了最近在拍的一部长片,七名演员分散三个平行宇宙,观众就像上帝一样可以选台切换。「沉浸式剧场如果要做成定目剧或长期演出,是成本很高的,改作数位化、VR化,或许也是另一种可能性。」阿卜说。

这对今年才因疫情取消TIFA开幕节目《十二碗菜歌》的樊宗B来说,或许又是另一番感受。若说阿卜提到的VR电影,是要藉简单剧情来引导观众,樊宗B在这出色香味「办桌」剧场中,则试图让观众如宾客般身历其境,有人旁观,有人上桌,透过热腾腾的食物,召唤常民婚丧节日记忆。这也呼应了阿卜提到的,每个人对「听故事」有著不同需求,「有人想要亲自选择,有人只想要坐在那边好好看戏,低互动、高互动,代表的都是不同的市场与客群。」这段话,放在剧场似乎也合用。

VR技术快速发展,尽管前置作业和一般电影相差无几,庞杂的后制工程才是负担所在(「连修图都是双倍工,为了给两只眼睛看」)。然提到VR运用的最大挑战,一方面是观众先入为主的成见,另一方面则是能不能建立真正的工业,并有足够内容支撑。要排队轮流看的VR,自然和诉求群聚的剧场大不相同(撇除那些「限量观众」的例外)。相较之下对VR并不陌生、接受度也高的樊宗B,依然可惜於普及度等问题:「现在好像要看到VR还是很不容易,这一台机器多贵?以后可以在家连线看吗?一定要搭配主机嘛?」阿卜一边解释著已有一体机头盔,一边分享疫情的确加速了相关讨论,但软体、硬体是否能相互支援,让VR真正成为一种消费习惯,这还有许多路要走。

人们究竟为何需要剧场?为何需要VR?无非是为了「身历其境体验另一个异想世界」的渴望。看似来自数位与手工遥远的两端,阿卜与樊宗B在彼此探问中所寻找的,依然扣紧了关於「听故事」这人类最原始的需要。正如阿卜所说,「VR不会想要取代现场,现场也是不可取代的——VR只不过是提供了另一个选择而已。」然而什么是虚拟?什么是现场?科技带来观看经验的改变,为想像力开出另一条蹊径,让众人一起通往未知的前方。

注:阿卜也以导演身分和瀚草影视合作拍摄《红衣小女孩》,描述一对夫妻般入凶宅,一步步走进结界之中。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