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幕后群像

开演前一百小时|国家交响乐团舞监高冠勋、李艳玲 藏身乐宴的幕后精灵

NSO舞监李艳玲(左)与高冠勋(右) (郑达敬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林林总总的分内事务,既多且杂简直可用包山包海来形容。NSO的舞监高冠勋与李艳玲如何应对这里里外外、琐碎繁复又可能状况纷陈的工作呢?

与剧场形式的演出不同,大部分的音乐演出,演出装台、拆台得在同一天内完成。对职业乐团而言,团务与演出能顺利运行,除了有赖指挥、演奏家在台上绽放光芒,背后也都有强大的技术团队与行政团队等许多幕前幕后的推手一齐努力,让所有事务得以按部就班完成。在这之中负责执行这些繁琐的任务、协调大家的工作分配、确认各个细节并且须直面团员的灵魂人物,大概非舞监莫属了。

平时包办排练大小事,诸如舞台上「看得到」的舞台配置、乐器编制、特殊乐器租借、拆装台等等,乃至观众「看不到」的排练次数及协演人员的确认、排练时随侍待命、工作人员安排、主持技术协调会议、演出现场的场勘,以及看似简单其实充满学问的演出便当该如何选择,往往都由舞监这些小精灵们一肩扛起,可说是责任重大!

林林总总的分内事务,既多且杂简直可用包山包海来形容。NSO的舞监高冠勋与李艳玲如何应对这里里外外、琐碎繁复又可能状况纷陈的工作呢?

防疫工作一手包  打造最多挡音板

这一年受到疫情影响,台湾在如此的景况下仍能保有现场演出,必备的部署工作自然不可少。高冠勋表示:「现在防疫时期,很多搭台的需求都跟防疫有关,以前不太介意距离的问题,现在只要有合唱团在台上,都有加大舞台的需求。」

除了量体温及消毒等标准配置,舞监更得每日确认团员们的身体状况、督促团员填写防疫声明书、适时放置透明挡音板隔绝各声部间的飞沫,以及更重要的关键:为了让团员彼此或与观众间维持足够的安全距离,每场演出该向观众席扩充多大的延伸舞台区域,都是需要尽早敲定的事情。也因为了拉开乐团与合唱团的安全距离,在原本旧有的挡音板之外,还另外订制压克力板自行加工成堪用的大小,他笑著说道:「我们大概是全台湾挡音板最多的乐团了。」

演出执行有圣经  新曲演出考验应变

NSO有满编的四管编制(注1),在团员调度上相对有比较大的弹性,所以从巴洛克、古典乐派乃至近代的曲目基本上都游刃有余,也因此建置出每首曲目的专属「执行圣经」,每当以后要再搬演相同曲目时,只要将执行圣经从档案库中捞出,就可以知道究竟该有什么样的配置、该安排多少位乐手、需不需要请协演、有没有特殊乐器的需求。

状况比较棘手的是国人作曲家的作品,因为大部分是首演,没有已建置好的执行圣经可参考,拿到乐谱时可能又很逼近演出时间,如果乐曲有著特殊的声响需求,找寻指定的乐器就得花费一番心力,在在考验舞监的应变能力。

演出之外,就靠舞监掌握全局。 (郑达敬 摄)

拉高天线随时警戒  上场时刻最紧张

也因为需会处理各种状况,「观察」就成了舞监相当必备的本事。举凡排练时观察团员有没有个别需求、有没有少搬什么设备等,特别是每场演出的第一次排练,纸上评估的事项要首次实际执行,需要反覆确认的细节便多了起来。当乐手一上场调音,得留意是否少搬了谱架、椅子等工具;排练过程中则随时待命,仔细观察指挥有哪里做了调整,譬如说法国号从左边移到右边,就必须马上记录下来,往后的排练也要一并更动;或是临时有团员要进出,但通常双手都拿著乐器,帮乐手老师开门也是身为舞监的体贴;排练后记下所有演出者调整过的内容,诸如乐器种类繁多的打击乐器,可能一位演奏者就须负责好几样小乐器,演奏者依自己的喜好调整完的排列顺序就需要记录下来,下次一并更新。舞监李艳玲说:「如果排练的位置没有太大的问题,那就会延续使用到演出结束」。

演出时的状况又跟排练不太相同,乐手一上场时是舞监最紧张的时刻。舞监必须很仔细地观察各个团员有没有异状,像是是否有摆放错的位置或少放的椅子、谱架,尤其前后曲目编制大小不一样时,更需要仔细核对;如果团员少带了配备上台,是否有打手势向舞监求助或是急匆匆往后台移动,也是必须注意到的事情。最常被遗漏的大概就是弱音器(注2),体积不大又不是平时必备品,常常在开始调音才发现留在后台,如果注意到团员忘记携带,这时就要适时阻止调音往下进行,因为「一旦开始调音、指挥一上台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现在防疫期间,因为不得於后台群聚,所以团员会在七点开始陆续上台热手,因为演出前可以自由上下台,也就减少了遗漏配备的事情发生。

混乱中指挥大局  百宝箱不可或缺

除了平时的排练与各种定时或不定时的演出行程,处理过最特殊且紧急的状况是团员需要叫救护车。某次在音乐厅的例行性排练结束,某位团员在观众席漏踩一阶楼梯,明显的外伤与大片出血让现场目睹的大家都有点手足无措。此时的舞监即担任起冷静又理智的要角,关心现场状况、帮忙止血之余,也协调好大家的分工,确认有人叫救护车,并一路护送伤者上救护车,才暂时解除了这棘手的风波。

如同平时排练可能充满危机,出门在外公演更是要预想到各种状况且适时做出应对。舞监的专用工具箱即是为了顺利解决疑难杂症所衍生的产物,里面包罗万象、应有尽有,一般常见的五金工具是基本配备,谱架灯、熨斗、电暖器、乐器需要的备品,如备弦与鼓皮、备用乐谱,都是用来处理演出遇到的状况。举凡电暖器可在天气太冷时替受冻的双手回温、熨斗可以替不平整的演出服救急、备弦则是避免提琴类乐器遇到断弦时没有新的弦可以替换。演出相关工具之外,医护用品也是舞监工具箱里相当重要且不可或缺的一环,感冒药、肠胃药、贴布等,可以紧急处理外伤与缓解身体的不适。工具箱里的物品如此繁复,就是为了预防突发状况发生时,找不到得以解决的工具。

在后台监督一切。 (郑达敬 摄)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沟通无碍工作无碍

对於自己的工作,高冠勋的感想是:「这个工作不只要预想、预防,还要发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李艳玲则有感而发:「舞监的工作就是靠经验值累积起来的,经验的传承非常重要。」舞监的工作囊括了台前台后,总结来说就是「无论如何都得让演出能顺利执行」的角色,在如此高压的环境下,冷静、足够的抗压性与良好的观察力确实是舞监不可或缺的能力。

而两位舞监也特别提到,与团员之间的互动及应对,在防疫期间有明显的提升,可能因为近期很多事情充满了变动性,所以与人的沟通就更加重要。如何把工作办得妥贴又与各方沟通顺畅,算是防疫期间为舞监这角色带来的小小挑战吧。

下次看演出时,除了注意台上光鲜亮丽的演奏家,也可别忘了在后场疲於奔波、努力解决各种难题的舞监,正是确保演出能顺利进行的幕后功臣呢。

注1. 弱音器是用来让降低乐器发出的音量,或是让音色较为柔和的辅助工具,随乐器不同弱音器也有不同的种类、形式。

1. 木管乐器编制的数量,可以用来界定管弦乐团的规模。而四管编制,指的是管乐器的每个声部都配有四名乐手的编制,例如长笛声部配有3位长笛、1位短笛。 

(本文转载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学习打击乐的高冠勋连定音鼓鼓皮更换都一手搞定。 (郑达敬 摄)
舞监的百宝箱。 (郑达敬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