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表演者一起呼吸,用镜头捉住最初的感动 两厅院展出刘振祥十年剧照经典 |
PAR表演艺术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与表演者一起呼吸,用镜头捉住最初的感动 两厅院展出刘振祥十年剧照经典

为了让自己保持与观众一样的新鲜感,刘振祥通常婉拒排练参观邀约,坚持要在记者会或演出现场,用初次欣赏的直觉,拍出艺术作品所呈现的强烈印象。「拍摄时间越短,当下的直觉判断反而越强!」他说拍到好画面没有诀窍,重要的是和表演者或舞者「一起呼吸」,用心随著台上的肢体律动及情绪节奏走,自然会知道何时是最有力量的爆发点!

为了让自己保持与观众一样的新鲜感,刘振祥通常婉拒排练参观邀约,坚持要在记者会或演出现场,用初次欣赏的直觉,拍出艺术作品所呈现的强烈印象。「拍摄时间越短,当下的直觉判断反而越强!」他说拍到好画面没有诀窍,重要的是和表演者或舞者「一起呼吸」,用心随著台上的肢体律动及情绪节奏走,自然会知道何时是最有力量的爆发点!

PROGRAM  「神采再现」两厅院自制节目10年回顾剧照展

TIME 9.15〜10.16

PLACE 国家音乐厅文化艺廊

CONTENT 1995~2005年两厅院自制节目剧照200张

PROGRAM  演讲与摄影活动

TIME 10.5

CONTENT 由刘振祥老师带领观众至实验剧场拍摄众艺院彩排,限额30人,需预约报名 INFO 02-33939794、33939798

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暱称他是「吃槟榔的熊猫」,粗犷庞大却从不给人威胁感,透过他的眼与相机,拍出的照片总有股大方的自在,精确捕捉舞台上的瞬间,将最精采化为永恒;资深摄影家张照堂则形容他像「有著八只眼睛的蜘蛛」,静静来去,随时环视四周,丰富多元的拍摄风格运用自如,反映出舞台上的各色风景。

两厅院四处都有他背著相机东奔西跑的身影

循著阶梯步入摄影工作室,刚忙完工作的刘振祥,脸上表情温和腼腆,听到两位亦师亦友的前辈称赞,淡淡笑说自己:「槟榔早就不吃了,拍照则是一辈子的事,再老也要拍!」自一九八七年起为云门拍摄《双人舞》剧照,「刘振祥」这个名字就与表演艺术再也分不开,拍摄的舞台风景涵盖舞蹈、音乐、戏剧;双层挑高的摄影棚内,挂著缤纷华丽的《红楼梦》与古典沉静《汉唐乐府》等照片,幅幅富饶意境丰采各异,全是他凝视焦距按下快门捕捉的绝妙作品!

刘振祥用相机为台湾的表演艺术发展写日记,写下一页页丰富美丽的舞台记录,也与两厅院有著深厚的渊源。翻开《表演艺术》杂志一九九二年创刊号,详细介绍两厅院空间设备的专题配图,作者大名便是「刘振祥」。十年来,他亦为两厅院自制节目拍摄剧照,从一九九六年表演工作坊《情圣正传》到上个月甫演出的《嬉游舞铃》,超过四百幅剧照全部出自他手;舞台大厅、观众席、排练室、音控室、灯光室,甚至是两厅院的屋顶,都有他背著相机东奔西跑的身影。

从自己的思考观点,找出最具代表性的画面

当年就读复兴美工时,刘振祥主修的其实是雕塑,摄影对他来说,只不过是「还算有趣」的共同科目,「代课老师谢春德来了之后,一起跟著上山下海采访外拍,突然对摄影疯狂地感兴趣。」刘振祥回忆道,身为务农子弟的他,为了拥有一台自己的相机,把自己从小到大辛苦存的压岁钱,加上二哥的赞助,「终于凑到一万多块,在十八岁那年买了生平第一台相机。」

退伍后继续跟著谢春德当摄影助理,几次跟拍云门舞集剧照,刘振祥一边在旁忙著换底片,一边观察创作者、演出者与拍摄者的互动,渐渐酝酿发展出自己捕捉表演艺术画面的诀窍及美学思维,「拿照相机的人既要『创作』亦要『落实』,面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新作品,身为第一个拍摄的人,就必须要建立出这只舞给人的代表印象;一定要从自己的思考观点,去找出最具代表性的画面」。

和表演者或舞者「一起呼吸」

为了让自己保持与观众一样的新鲜感,刘振祥通常婉拒排练参观邀约,坚持要在记者会或演出现场,用初次欣赏的直觉,拍出艺术作品所呈现的强烈印象。「拍摄时间越短,当下的直觉判断反而越强!」他说拍到好画面没有诀窍,重要的是和表演者或舞者「一起呼吸」,用心随著台上的肢体律动及情绪节奏走,自然会知道何时是最有力量的爆发点!

角度的变化、空间的布局亦是刘振祥施展摄影魔力的技法之一。他发挥巧思,从舞台边的小蜡烛作为视觉延伸焦点,拍出的无垢舞蹈剧场《花神祭》更具禅意美感;他也爬上实验剧场上方的架灯区,由上往下拍出极富空间感的果陀剧场《动物园的故事》。问到最难拍的照片,刘振祥出人意表地说:「动作变化不大的音乐会最折磨人!」每每总要趁正式演出时,才能在音控室透过双层墨色隔音玻璃,克服色温、光圈等问题,用远镜头拍摄指挥及乐团的一举一动。

剧照展呈现十年创作结晶

本月中旬,两厅院将举办「神采再现」自制节目十年剧照回顾展,一张张精采的照片不仅是两厅院的发展历程,也是刘振祥个人的生命创作结晶。十年拍下来,刘振祥笑说:「变化最大的是简文彬,当年还像高中刚毕业的小毛头,现在可是有型有自信!」老实说,拍摄表演艺术团体的价码,对已是「大师级」且跨足商业摄影的的刘振祥来说,工作报酬根本不成比例,「但我仍会继续拍下去,要撑一个团或完成演出,真的很辛苦,但能带给人心无比的快乐,希望我的照片也可以!」刘振祥依旧腼腆微笑地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