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谁来给予意义? |
(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你的人生,谁来给予意义?

「好哲凳」系列讲座:鲁蛇的人生有意义吗?

2021年末,回望过去一年发生的各式的喜怒哀乐,这些事件将会在生命历程里留下什么印记?对人类史会造成什么样的意义?是否有意无意间种下了某些因,又或在此收获了某些成果?两厅院「好哲凳」系列讲座在年终时刻,以「鲁蛇的人生有意义吗?」为题,带领厅院青一起激荡与讨论人生的意义与前行的方向。

2021年末,回望过去一年发生的各式的喜怒哀乐,这些事件将会在生命历程里留下什么印记?对人类史会造成什么样的意义?是否有意无意间种下了某些因,又或在此收获了某些成果?两厅院「好哲凳」系列讲座在年终时刻,以「鲁蛇的人生有意义吗?」为题,带领厅院青一起激荡与讨论人生的意义与前行的方向。

什么样的人生才有意义?不符合社会期待的人生,也有意义吗?「好哲凳」讲座主持人朱家安以亲和力十足的标题,带领听众们一起进入哲学里关于生命存在意义的大哉问。本次讲座邀请同为哲学系出身、现任台湾彩虹公民行动协会秘书长蔡雅婷担任共同讲者。蔡雅婷自嘲,虽身为亚洲最大同志游行主办单位秘书长,却也是协会里唯一的工作人员,而在此前,她从未有任职3年以上的正职经验,「没有人会想跟我交换履历的,讲这个主题我有自信。」她幽默表示。

讲师蔡雅婷,现任台湾彩虹公民行动协会秘书长,自嘲自己「很有自信讲这个主题」。(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何为生命的「意义」与「目的」?

朱家安首先以几种哲学里对于生命意义的讨论开场,像是制造目的明确清楚的麦克笔或是日用品,是否能与人生类比?宗教定义里的生命样貌,能否为人生目的作为解套?华人传统里「养儿防老」或用来延续家族血脉、承载家业重担而诞生的孩子,他们的生命意义是由谁来决定?朱家安也引用韩国恐怖网路漫画家吴城垈作品《奇奇怪怪》里的故事:如果今天人类是某种外星生物在地球上储备的粮食,我们可以接受这样的生命意义吗?蔡雅婷也进一步提问,若是婴幼儿时期即早逝的生命,也有人生意义吗?历史上重要的关键人物家里默默无闻一辈子的长辈,会因为无意间生养出足以改变人类史的生命,而拥有了生而在世的意义吗?

讲座分为「意义」与「目的」两部分进行讨论与分享,首先邀请听众依照各自立场,选择「人生一定有意义」、「成功的人生才有意义」、「人生意义自己认为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以及「人生一定没有意义」4组,并就其支持观点相互切磋论证。有趣的是,当天参与者没有人选择「人生无意义」此一立场,因此讨论就前3种观点进行。

认为「人生一定有意义」的组别,论点分作4项:人生有意义但尚未发现、意义未必在己身,而是需要从他人身上显现、集合众人微小力量,得以推动宇宙发展,以及人生在世即能造成因果,久远以后,意义在时空的演进下才得以浮现。此组举蟑螂与杀虫剂的关系为例,短期看来,蟑螂因为杀虫剂而大量死亡,但能够抵御的品种却会因此存活,让蟑螂物种得以延续到下一个新的世纪。眼下的意义或许很难具体,但长远观之,任何的动静都会在历史上造成波澜。

支持「成功的人生才有意义」的人们认为,人类为群体动物,处于社会结构下受惠于他人良多,因此需要以符合社会需求的方式回馈,才有实质效益,而若一旦获得俗世皆认同的「成功」,也得以享受在此结构下以金钱或权力支撑的特有待遇,看见他人无法想像的风景。回应其他组质疑逝世后才成名的名人,是否生命就不算有意义?该组认为,若是梵谷活在今日社会,他们可能会劝其改行做外送员,因为梵谷终其一生并未实质享受到身为成功人士带来的好处,充其量只是对后世带来可观的影响力,但并未对他的人生带来「意义」。

针对较多人支持的「人生意义自己认为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讨论意见分歧,有些人认为只要在临终前一刻,觉得有意义即可,在人生中踌躇反复生命意义的有无都没关系;也有论点支持只要是自己满意的人生,就算是有意义的人生;亦有觉得需要先定义「意义」产生的对象,究竟是要面对整个社会群体,或是自我向内探求即可?

讲座分为「意义」与「目的」两部分进行讨论与分享,首先邀请听众依照各自立场进行分组,并就其支持观点相互切磋论证。(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人生定锚,找到前行的动力

正如两位主讲人再三提及,哲学并不能提供标准答案,但透过逻辑思辨的训练,能协助建立属于个人的世界观,带来对事物基础思考方向。讨论收束来到今生的目标与未来定锚。蔡雅婷以「有╱无目标」以及「有╱无自信达成」,组合成4种不同类型的现状评估,让参与者再次分组讨论。

有目标且有自信的参与者们,认为订定目标时务求明确且务实,执行过程里也无需过度执著,放松享受预期外的路径与收获,不需因没办法完全达成目标而感到懊恼;有目标但没自信的组别则是因想投身的产业在实力之外尚需运气,或是要达成目标前需要对个人坚持有所退让,因而感到退却。

相较于有目标的人群,自认「没目标」但有自信的参与者,部分觉得人生选择太多,因而无从抉择,或是认为尚未有足够时间探索心之所向;也有认为现实收入层面没办法将理想生活设为目标,因此感到迷惘。而「没目标没自信」的人们,则是抱持随缘态度,人生有大方向,但没有明确的目标与规划,且战且走,佛系人生。

作为结语,蔡雅婷分享自己以异性恋身分从事同志运动的各色经验,她认为如果只有短期目标,那么只要稍有偏离的事件产生,信心会较容易动摇。她的伴侣曾提供建议,如果能先行擘划出一个理想的世界蓝图,那么每一步向前迈进的步伐,都将会有意义。她自己有一个理想世界的样貌,里面每一个生命都得以被友善对待、自在生活。但这样的目标终其一生都确定无法完成「所以我有了一个明确定锚的方向,那我就有动力前进、我做的事情就是有意义的。」她也鼓励参与者们能借由各种与身边人的讨论与大胆尝试,持续探索,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意义。

(本文转载自国家两厅院官网)

蔡雅婷以「有╱无目标」以及「有╱无自信达成」,组合成4种不同类型的现状评估,让参与者再次分组讨论。(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