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再升级,这次要成为艺术品!? |
(王弼正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电玩再升级,这次要成为艺术品!?

「好哲凳」系列讲座:电玩是艺术吗?

这次的好哲凳很特别!讲座于2021年11月19日在两厅院开讲,由两位共同主持电玩podcast《按下任意键》的哲学作家朱家安、身兼插画家与影视编剧的厌世姬,带领与会者分享喜爱的电玩,现场除了学生之外,也有电玩podcaster、爱好者,针对电玩讨论其共同点,再从理解艺术的视角切入,以「电玩是艺术吗?」为题,探讨电玩为什么是、如何是艺术,进一步思考艺术是什么。

这次的好哲凳很特别!讲座于2021年11月19日在两厅院开讲,由两位共同主持电玩podcast《按下任意键》的哲学作家朱家安、身兼插画家与影视编剧的厌世姬,带领与会者分享喜爱的电玩,现场除了学生之外,也有电玩podcaster、爱好者,针对电玩讨论其共同点,再从理解艺术的视角切入,以「电玩是艺术吗?」为题,探讨电玩为什么是、如何是艺术,进一步思考艺术是什么。

电玩玩什么?叙事方式、体感经验与模拟真实

从电脑、游戏机到人手一机的世代,电玩一直是许多人的娱乐首选,从操作、探索、对战、解谜到创造,形式的推陈出新也带来更丰富的游戏经验,朱家安先邀请大家推荐自己喜欢的游戏。厌世姬认为《只狼》是让玩家感受最真实的动作游戏,有别於单纯攻击与防守,鼓励「用刀架刀」对战,若成功达成「完美格档」会触发音效和动画特效,获得高强度的正向回馈。当我们在玩游戏时,肢体动作与虚拟角色有了连结,因此产生沉浸感,不同的主题与希望获得的感受,也有各自适合的表现媒介,有些人喜欢透过文字、图像或影像沉浸到另个「虚拟/真实」世界,而电玩就是其中一种模拟真实、满足感官需求的类型。

另款射击游戏《死亡循环》搭配升级后的PS5推出,摇杆手把的回馈依使用的枪枝有所差异,体感更加真实,游戏设定的背景也使生命机制更合理,主角进到一个24小时为循环的世界,试图打破现有规则,但在还没破解前,每次的死亡都顺理成章地随时间循环重新复活。多数游戏叙事的共同点是玩家需要承担输赢的风险,通常是角色存活或死亡,但每次过关或失败后,到角色再次出现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世界观如何被建立,都没有被交代清楚,《死》的建构就较合理。其他大型的开放世界游戏,如《艾尔登法环》、《2077》也提供完整的叙事架构、代入感,又与真实世界有所距离,这些是它们的共同点。

现场同学也提到《异尘余生》一系列的末日世界游戏,虽然不能直接对应真实发生核战的情况,但游戏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开启我们的想像;《极乐迪斯可》则有「性格」的设计,模拟人物思考方式,提供选择的建议,与《只狼》都是试图模拟某些人类经验。朱家安请大家思考,这些游戏的重要特性,让电玩变得好玩,跟传统定义的艺术品有没有能互相借鉴的成分?电玩是不是艺术?如果是,那艺术性又该如何定义?

讲座的开始,主持人朱家安与讲师厌世姬和大家聊聊喜欢的电玩,邀请大家先回想一下「你为什么会被这个游戏吸引?它带给你什么感觉或乐趣?」(王弼正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电玩为什么/如何是艺术?

「我觉得电玩一定是艺术!」同学分享图画、音乐都是艺术,电玩作为它们的集合体就应该是。也有资深玩家以《见证者》为例,提到电玩会促进思考生活或社会的问题,就像许多人会有一部影响自己生命的电影、小说,玩家先在电玩里体验,进而引发个人改变。不会有人类行为类别产生时就被归纳为艺术,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辩证与验证才有结果,而艺术的定义不断扩大,某些类别被认定为艺术,却很少有成为艺术后被排除的,基于历史进程的乐观思考,朱家安认为电玩迟早会被归类为艺术,但我们仍可去想它能成为艺术的重要原因。

在「『好哲凳』系列讲座:什么是艺术?」中,透过经典画作、网路插画、家具组装说明、当代艺术等作品的比较,与同学们讨论是什么让「它」成为艺术,此场讲座中,与会者则提出「有一定的技术要求」、「能引发情感」、「有故事性」、「多重可诠释性」、「有主题」、「价值与实用程度不成正比」等可能。每位同学也各自写下「艺术的条件」,有人分享「作者意念、时间(作品创作时间、作者养成历程)、诠释空间」,厌世姬也认为作者有意识地透过作品传达意念是首要条件,其次才检视作品是否有美感,倘若美感本身就是目的,那也算是艺术。

也有人认为艺术会产生情感反应、可鉴赏性,只要有人被触动,它就是艺术品。不见得每个人对同一件作品都有感,或是能欣赏同一种媒介的艺术品,现场一位视障朋友也分享自己虽无法欣赏画作,但不会否认它作为艺术的存在。艺术品有本体,不会因个人的无感而失去意义,所以对艺术的认定还可分为主观、客观,而大家列出的艺术条件,也在「绝对」和「相对」之间徘徊。

在思考「电玩算不算艺术?」的之前,主持人朱家安请与会者们先分享对「艺术定义」的想法。(王弼正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所以……电玩是艺术吗?

那么,「加入很多声光效果的『终极俄罗斯方块』是艺术吗?」大家讨论电玩若是艺术,需要具备互动性,会想要钻研、持续了解,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要有作者理念、故事性、创作动机,而故事可以是游戏的叙事,或是创作背后的故事,综合这些条件可以成立;也有人认为游戏的深度不足、制作导向不是创作而是商业考量,所以不是。透过带入案例的讨论,「电玩是艺术吗?」不再那么抽象。

好哲凳讲座的讨论问题总是没有最终解答,但打开了更多思考面向。大家分享关注的电玩作品、列出艺术需具备的条件,有了素材库与判准,开始思考这些电玩是不是艺术品?是的话,有哪些共同特色?在传统定义的艺术类型中是否存在?讨论中,很多与目前认知的艺术有重复,代表电玩若是一种艺术类型,是有历史关联、承袭自传统定义的艺术,例如叙事、美感等。

电玩是艺术吗?如果是的话,那需要持续探索的就是「电玩跟我们目前认定的艺术有哪些部分是承袭?哪些是创新?」带著一系列满满的艺术、哲学笔记,和家里满满的游戏卡带(误),继续思考吧!

「电玩是艺术吗?」的讨论或许没有所谓的正确答案,但也打开了更多哲学和艺术思考的面向。(王弼正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