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华格纳神话的梦工厂 |
拜鲁特的另一个歌剧院Markgraefliches Opernhaus,1744至1748建造,设计师是Joseph Saint-Pierre,金碧辉煌的剧院内景令人惊叹。
拜鲁特的另一个歌剧院Markgraefliches Opernhaus,1744至1748建造,设计师是Joseph Saint-Pierre,金碧辉煌的剧院内景令人惊叹。(德国旅游局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指环 飓风 首度袭台! 华格纳传奇

实现华格纳神话的梦工厂

拜鲁特音乐节

拜鲁特节庆剧院与音乐节,是华格纳实现音乐梦想的所在。华格纳过世后,音乐节由其后代接掌,以延续华格纳的精神与作品为宗旨。时至今日,每一年拜鲁特的制作仍然是音乐节的热门话题,主要原因即是音乐节并非一成不变每年重复上演同样的制作,而是让华格纳的歌剧成为激发歌剧相关产业──如导演、舞台设计、服装设计、灯光等等──无边创意的平台,而这正是祖师爷华格纳的理想。

拜鲁特节庆剧院与音乐节,是华格纳实现音乐梦想的所在。华格纳过世后,音乐节由其后代接掌,以延续华格纳的精神与作品为宗旨。时至今日,每一年拜鲁特的制作仍然是音乐节的热门话题,主要原因即是音乐节并非一成不变每年重复上演同样的制作,而是让华格纳的歌剧成为激发歌剧相关产业──如导演、舞台设计、服装设计、灯光等等──无边创意的平台,而这正是祖师爷华格纳的理想。

我正在考虑著齐格飞的音乐,但是我并不打算让眼前这些现有的剧院演出齐格飞,相反的,我有个大胆的计划:就是设计一个剧院、适合的歌者们前来、所有歌剧需要的东西在这里一应俱全,一个能够让我预见成功演出的地方。

——华格纳,1850

华格纳于一八五○写给齐兹(Ernst Benedikt Kietz,1816-1892)的这段话,显示出华格纳对一个理想剧院的想望,每一个作曲家对于实践作品的渴求,古今皆然。华格纳的这个愿望直到一八七四年,终于在巴伐利亚王室的支持下实现了。

华格纳家族一脉相承

拜鲁特位于巴伐利亚的北边,作为音乐节用地的面积为三千三百多平方公尺,由莱比锡宫廷建筑长布吕克瓦德(Otto Brückwald,1841-1917)设计,自一八七二年起进行建筑基地的整理。一八七三年时,已经完成大部分的建设,开始筹划音乐节;一八七五年起则得以进行管弦乐团与歌者的排练。一八七六年三月正式进行开幕的排练,同年八月,这座当年耗资将近四千三百万马克的剧院庄园,以华格纳的《尼贝龙指环》向全世界开启歌剧神话的大门。开幕时的与会贵宾包括了威廉一世──华格纳深知权势与金钱对艺术实践的重要性,拜鲁特节庆剧院的兴建与启用,正是他多年努力建构的成果。

在华格纳过世后,拜鲁特音乐节由华格纳的后代接掌,以延续华格纳的精神与作品为宗旨,成为华格纳歌剧的展演中心。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1914-1924)曾经关闭停止活动,一九二四年才由华格纳的儿子齐格飞重新开幕。齐格飞同时也陆续进行建筑物的整修与扩建,包括为了安置转播与摄影人员、器材的小包厢等等。

节庆剧院于一九三九年第一次遭受暴风雨严重的袭击,舞台上方的屋顶几乎全被摧毁、整个乐池泡在水中,整修的计划与工程却因为紧跟在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而停摆。大战之后,音乐节于一九五一年以亟需整修的剧院,再度开幕,基于经费问题,剧院只能进行一些小地方的紧急修护。

激发歌剧相关产业无边创意的平台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音乐节首先由华格纳的孙子,沃夫冈与威兰(Wolfgang & Wieland Wagner)掌理,威兰于一九六六年过世之后,则由沃夫冈一人统理至今。沃夫冈在艺术修为上虽然远不及他的兄长威兰,却承继了爷爷理夏德.华格纳的社交天份,他提出经营拜鲁特的四大重点:修护、翻新、延续与体制改善,也的确力行实践。如一九七六年策画的「指环百年纪」,他邀集的法国前卫导演薛侯(Patrice Chéreau )与同样集作曲家、指挥家于一身的当代音乐大师布列兹(Pierre Boulez)之组合,成功地吸引了世人的眼光。时至今日,每一年拜鲁特的制作仍然是音乐节的热门话题,主要原因即是音乐节并非一成不变每年重复上演同样的制作,而是让华格纳的歌剧成为激发歌剧相关产业──如导演、舞台设计、服装设计、灯光等等──无边创意的平台。音乐界时时听闻对某个拜鲁特制作的抨击,但却也深知,这样的产业效应,正是祖师爷华格纳的理想。

人们面对百来岁的拜鲁特音乐节,无可避免地也开始讨论所谓理念传承、营运成长、转型需求等等的问题,尤其音乐节让拜鲁特这个地方成为观光胜地,是否需乾脆将音乐节包装为观光产业也曾是沸腾一时的话题。面对外界对音乐节的关注与建议,华格纳的后代们更关心这个庞大的文化遗产是否能够持续为华格纳家族所掌管?

暗潮汹涌的掌门人之争

今年已经八十七岁高龄的沃夫冈,去年获得十字勋章,仍稳坐音乐节总监之位的他,却已经面对暗潮汹涌的继位角力多年了。他曾公开提出一个问题:什么是合乎音乐节的掌门人?具备艺术行政能力、但可能让音乐节沦为赚钱机构、让拜鲁特成为顺便观赏歌剧的观光景点的经理人?还是谨守艺术工坊、但可能与世界脱节、承担营运不佳之窘境的家族成员?沃夫冈的答案其实不言自明,他这些年来处心积虑防堵姪女妮可(Nike Wagner,威兰之女)继承总监,甚至他的亲生女儿艾娃(Eva Wagner-Pasquier)与外甥威兰.拉佛伦兹(Wieland Lafferentz)曾联手争取,也被他反驳。他理想中的继位者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古德伦(Gudrun Mack)与他们共同的女儿卡塔莉纳(Katharina)。家族成员的争权夺势曾一度白热化,成为音乐界的热闹戏码之一,华格纳的血统果然后继有人、源远流长。

拜鲁特节庆剧院依旧持续制作华格纳的神话,去年新增电路装备,以因应各种灯光的需求与负荷,今年则舞台机房全面更新。正如伟大的戏剧女高音娃奈(Astrid Varnay)早在一九五○年代说过的:「钱可以从别处赚取,这里可是来工作的。」对于歌剧工业下的艺术家们,持续让神话与梦想发光发亮,比什么都重要。

拜鲁特音乐节历任总监

制表 林芳宜

姓名

担任年代

说明

理夏德.华格纳(Richard Wagner)

1876-1882

创始者,首演《尼贝龙指环》、《帕西法尔》

柯西玛(Cosima)

1886-1906

华格纳最后一任妻子,于音乐节中首演《崔斯坦与伊索德》、《纽伦堡名歌手》、《唐怀瑟》、《漂泊的荷兰人》、《罗恩格林》等,制作新版《尼贝龙指环》

齐格飞(Siegfried)

1908-1930

华格纳与柯西玛之子,新制作《纽伦堡名歌手》、《唐怀瑟》、《漂泊的荷兰人》、《崔斯坦与伊索德》。改编《帕西法尔》第二幕。

威妮佛蕾(Winifred)

1931-1944

齐格飞之妻,因与希特勒亲近,为家族更添亲纳粹之色彩。

威兰与沃夫冈(Wieland & Wolfgang)

1951-1966

齐格飞与威妮佛蕾之子

沃夫冈

1966至今

与第一任妻子艾伦(Ellen Drexel)所生之女儿艾娃(Eva Wagner-Pasquier)为剧场经理人、第二任妻子古德伦原为节庆音乐节之媒体召集人、与沃夫冈所生之女卡塔琳娜毕业于柏林自由大学,现为剧场导演,此三人均有可能继任沃夫冈成为下任总监。

 

文字|林芳宜 奥地利维也纳国立音乐暨表演艺术大学硕士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