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颂斯:「这是个会思考的乐团!」 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 与时代同步 |
荷兰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是欧洲最古老的三大管弦乐团之一。
荷兰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是欧洲最古老的三大管弦乐团之一。(牛耳艺术 提供)
音乐

杨颂斯:「这是个会思考的乐团!」 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 与时代同步

欧洲最古老的三大管弦乐团之一的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将在音乐总监杨颂斯率领下,首度造访台湾。这个名团以后期浪漫乐派的经典诠释闻名,同时维持著演奏当代作品的传统,理察.史特劳斯、马勒、德布西与斯特拉温斯基都曾指挥过该团。现任音乐总监杨颂斯更是以拓展当代曲目为近期的工作目标。

欧洲最古老的三大管弦乐团之一的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将在音乐总监杨颂斯率领下,首度造访台湾。这个名团以后期浪漫乐派的经典诠释闻名,同时维持著演奏当代作品的传统,理察.史特劳斯、马勒、德布西与斯特拉温斯基都曾指挥过该团。现任音乐总监杨颂斯更是以拓展当代曲目为近期的工作目标。

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

11/21  8:00pm

11/23  8:00pm

台北国家音乐厅

INFO  02-27180020

「大会堂管弦乐团是个会思考的乐团,他们对于演出曲目有非常宽广的弹性空间,并且能够理解、内化这些音乐,进而奏出高质感的诠释。」指挥家杨颂斯如此形容这个古老的乐团。

成团于一八八八年的荷兰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Koninklijk Cocertgebouworkest in Dutch),是欧洲最古老的三大管弦乐团之一,该团团名「大会堂」取义为荷兰文音乐厅之意,其音乐厅——即乐团所在之地——为建立在阿姆斯特丹沼泽湿地上、以四百根金属管撑起的一万多公吨建筑物。这个拥有可以容纳六百多人舞台的音乐厅,被国际间公认为全球音效最好的音乐厅之一,而管弦乐团团员们则称赞音乐厅本身就是乐团最好的乐器。

孟格贝尔格留下演出当代作品的传统

大会堂管弦乐团首任音乐总监为荷兰籍指挥家克斯(W. Kes),为带领该团自草创时期走向稳健成长之路的开拓者。承袭克斯开放的作风,第二任总监孟格贝尔格(W. Mengelberg)更是该团历史中最重要的基石。从一八九五年到一九四五年,孟格贝尔格的五十年任期在西方乐坛上,只有前圣彼得堡爱乐的穆拉汶斯基(J. Mrawinski)、瑞士诺曼地管弦乐团的安瑟梅特(E. Ansermet)与费城管弦乐团的欧尔曼第(E. Ormandy)等三人足以相抗衡。促使他创下这纪录的是他独到的艺术眼光与能力,身为作曲家马勒的挚友,他在任内,促成许多当代的作曲家指挥大会堂管弦乐团,如理察.史特劳斯、马勒、德布西与斯特拉温斯基等,而巴尔托克、拉赫玛尼诺夫与浦罗柯菲夫都曾经与大会堂管弦乐团演出自己的作品,由大会堂管弦乐团首演的曲子更包括了米尧(D. Milhaud)、亨德密特(P.  Hindemith)等人之作。孟格贝尔格不仅树立大会堂管弦乐团的后期浪漫乐派之经典诠释,更留下了至今不坠的大会堂传统:演出当代作品。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接任孟格贝尔格的是拜伦(E. Van Beinum),他在十四年的任期里的建树,除了为乐团建立丰富的法国音乐曲目以外,就是有系统地展演布鲁克纳的交响曲,让布鲁克纳与马勒并列为大会堂管弦乐团的两大曲目主轴。海汀克(B. Haitink)于一九六三年接任总监一职,除了策划马勒与布鲁克纳作品的解说音乐会之外,也带领大会堂管弦乐团留下不少录音。一九八八年,百岁的大会堂管弦乐团终于出现了有史以来,第一位非荷兰籍的音乐总监——夏利(Riccardo Chailly) ,夏利任内录制了马勒交响曲全集、瓦瑞兹(E. Varese)管弦乐作品等经典录音。

三岁起就观看乐团排练的杨颂斯

现任音乐总监杨颂斯于二○○四年接掌,父亲为指挥家阿尔维德.杨颂斯(Arvid Jansons)。阿尔维德自一九四六年起,担任前圣彼得爱乐(原列宁格勒爱乐)指挥穆拉汶斯基的助理指挥,常携带幼小的杨颂斯前往乐团工作;杨颂斯曾在一次访谈中提到,他自三岁起就几乎没有中断过旁观乐团排练这件日课。与绝大多数音乐家第二代相同,杨颂斯也进入列宁格勒音乐院学习钢琴、小提琴与指挥。一九六九年他前往维也纳国立音乐院,跟随当时的指挥教育家史瓦洛斯基(H. Swarovsky)攻读指挥,并成为卡拉扬在萨尔兹堡的助理指挥,这两位指挥是他除了父亲与穆拉汶斯基之外,在专业养成过程中,极大的指标与楷模。

杨颂斯于一九七三年回到圣彼得堡,接下他父亲当年的棒子,一九七九年起任奥斯陆爱乐管弦乐团总监、一九九七年任匹兹堡交响乐团总监、二○○三年他继马泽尔之后,接掌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二○○四年则接任大会堂管弦乐团总监之职。杨颂斯早年曾戮力于管弦乐作品的录音,但自从一九九六年于排练时心脏病病发之后,工作量大减,几乎只专注于音乐会的演出。二○○六年他于维也纳指挥新年音乐会,并获得今年于坎城举行的世界音乐唱片展(MIDEM)票选之古典音乐类年度最佳音乐家。

将带来马勒、德弗札克、贝多芬,与斯特拉温斯基

杨颂斯曾表示,乐团跟人一样,每个乐团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很难比较这些合作过的乐团,尤其德国或欧洲各大乐团,更是百家齐鸣,各有特色。他所考虑的只是与乐团之间的工作,如当他执掌匹兹堡爱乐时,发现美国的演奏者有著非常高超的演奏技巧,而他的职责便是为这高超的技巧与欧洲的文化之美搭起桥梁,进而让乐团能够内化这些文化菁华。这次领军来台,除了大会堂管弦乐团拿手的马勒以外,杨颂斯也带来了德弗札克、贝多芬,与斯特拉温斯基。他认为艺术家不能与当代脱节,因此扩展当代曲目与歌剧——他最喜爱的演出形式,将是他近年的计划。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