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路上 相依不相随 廖年赋与廖嘉弘 |
指挥家父子廖年赋(右)与廖嘉弘,发展历程相似,都是从小提琴家转任指挥。
指挥家父子廖年赋(右)与廖嘉弘,发展历程相似,都是从小提琴家转任指挥。(陈建仲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师徒缘.多重奏

音乐路上 相依不相随 廖年赋与廖嘉弘

廖年赋与廖嘉弘,是台湾音乐圈中知名的指挥父子档。廖嘉弘从小由父亲廖年赋启蒙学习小提琴,两人同样从小提琴家开始,后来转换跑道担任指挥,且都成立了自己的乐团,然而两人在事业经营上各有想法。这对父子如同被音乐所包容的两条平行线,相傍相依,静静欣赏彼此的飞扬与丰采。

文字|林芳宜、陈建仲
第167期 / 2006年11月号

廖年赋与廖嘉弘,是台湾音乐圈中知名的指挥父子档。廖嘉弘从小由父亲廖年赋启蒙学习小提琴,两人同样从小提琴家开始,后来转换跑道担任指挥,且都成立了自己的乐团,然而两人在事业经营上各有想法。这对父子如同被音乐所包容的两条平行线,相傍相依,静静欣赏彼此的飞扬与丰采。

《原典阿玛迪斯》—体验莫札特人生三部曲

11/13   7:30pm  台北国家音乐厅

INFO   02-27000635

师徒小档案

廖年赋

▲曾任台湾省交响乐团(现国立台湾交响乐团)演出部主任、釜山市立交响乐团与好莱坞交响乐团客席指挥、联合实验管弦乐团(现国家交响乐团)驻团副团长、国立艺专(现台湾艺术大学)音乐科科主任、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音乐系客座教授暨音乐院管弦乐团指挥。

▲一九六八年筹创财团法人世纪音乐基金会与台北世纪交响乐团,现任该基金会董事长与台北世纪交响乐团音乐总监。

廖嘉弘

▲国立维也纳音乐大学艺术硕士,曾随莫斯科音乐院大师克里莫夫(V. Klimov)深研俄国乐派作品、随父亲廖年赋与国立维也纳音乐大学指挥教授于斯特莱赫(K. Oesterreicher)学习指挥。

▲曾任教于国立维也纳音乐大学,一九九一年代表奥地利于华盛顿、纽约卡内基厅举行「克莱斯勒」音乐会,合作过的乐团有圣地牙哥交响乐团、维也纳独奏家室内乐团、国家交响乐团、国立台湾交响乐团等。

▲二○○○年创立普罗艺术家乐团、二○○四年在成立安徒生爱乐,除指挥乐团以外,并为国立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系与音乐研究所专任教授。

提起廖年赋,音乐界几乎无人不晓。现已年逾七旬的廖老师,为台湾光复之后,本土培育的首批青年音乐家,早在一九五五年即受聘为台湾省交响乐团的第一小提琴。一九六八年创立了「台北世纪交响乐团」,是第一个提供青少年学子乐团合奏教育的乐团,昔日在进出「世纪」练乐团的音乐家种子们,许多已经成为今日台湾音乐界的中流砥柱。而廖家的一对儿女——女儿廖嘉龄与儿子廖嘉弘——自然也是在乐团渡过童年时光。

「泡」在乐团里的童年回忆

走进乐团现址,位居建筑物顶楼以两户住宅打通的空间,一边是宽敞的乐团排练室,而推开练习室对面的门,赫然是一般居家场所。原来自「世纪」创团以来,廖家的生活便与乐团紧紧相系。廖嘉弘回忆小时后有一天放学回到家中,发现「家」不见了!原来为了可以容纳整个乐团坐在一起练习,爸妈把家里的家具都净空,硬是在小客厅里塞进了一个排练室!廖家几经搬迁,从原本的省交宿舍,辗转到了现址,而世纪交响乐团一路如影随形。

廖嘉弘由父亲启蒙学习小提琴,但父亲给学生的时间永远比较多,他与姊姊嘉龄放学后就是「泡」乐团,甚至连选择主修乐器都是以乐团所欠缺的乐器为前提。原来世纪交响乐团里以弦乐居多,为了平衡乐团编制,女儿嘉龄学的是长笛,嘉弘则学法国号与双簧管。后来两人到了维也纳,嘉龄继续主修长笛,现为旅奥长笛家, 嘉弘到了维也纳之后,才发现维也纳双簧管的构造与一般的双簧管不同,索性专注于小提琴。

廖年赋与钢琴家太太陈卢宁女士自年轻时即倾全力支撑乐团,听著儿子娓娓道来儿时回忆,脸上浮现些许歉意,但也很自豪地说:「我的两个小孩都很乖,不太需要大人操心,放在乐团里,也减少他们在外学坏的危险。」并且大力称赞嘉弘到了维也纳之后,琴艺突飞猛进,还能勤俭过日,练就一手好厨艺。身为父亲对儿子的赞许溢于言表。

发展历程虽相似,事业经营不同调

台湾有不少音乐家第二代,第二代们不仅传承了上一代的演奏技术,也自然接收了前人的成果,至少,从小跟著父母亲「进出」音乐界,的确自身的努力较容易被看见。但是这种模式在廖家却不太管用。虽然廖年赋与夫人陈卢宁两人都是知名音乐家,但却不强迫嘉弘继承衣钵,反而因为廖嘉弘幼时即显露美术工艺的天分,而曾经希望他朝美术发展。廖嘉弘于国中时与姊姊相偕赴奥留学,在国立维也纳音乐院攻读小提琴,进而于欧洲发展自己的音乐家事业,出国十九年后再回到台湾时,已经是位成熟的音乐家,父母亲的「庇荫」对于廖嘉弘的艺术养成似乎无用武之地。

廖嘉弘认为,虽然由父亲启蒙学习小提琴,尔后不但以小提琴为主修乐器,也在成为一位小提琴家之后再深研指挥,回到台湾后更走上与父亲一样的路——成立乐团(注1),表面上两人的历程完全一样;实际上,不管是学习、经营音乐家事业、成立与营运乐团等等,廖嘉弘都有自己的想法与做法,父亲也鲜少干涉,他认为父亲真正教给他的东西不在这些表面看得到的地方,而是对学生的爱与态度。在廖嘉弘眼中,廖年赋是个几乎不会在口头上「告诉你该这样不该那样」的父亲与老师,他认为对的事情,一定自己先身体力行。廖嘉弘自一九九五年回到台湾开始任教、也成为一位老师之后,透过父亲的学生们渐渐地理解父亲的温厚与奉献,而这份理解成为廖年赋以一位音乐家、老师与父亲等多重身分,影响廖嘉弘最深的事情。

两条平行线,静静欣赏彼此的丰采

大半生的心力都贡献在台北世纪交响乐团,儿子长大后不但不接手,反而自己成立了另一个乐团,对此廖年赋笑咪咪地表示:「他若要接手台北世纪当然好啊,但是年轻人应该要有自己的理想、走自己的路,所以这样也很好。」实际上,台北世纪交响乐团由基金会(注?)管理,而廖嘉弘身为董事之一,还是得参与团务。廖嘉弘看金牛座的父亲,认为他「不知道什么叫退休」,而慈眉善目、学生们暱称为「老廖老师」的廖年赋,对这位处女座的独子则不管哪一方面都:「太满意了,但就是龟毛!」笑著抱怨廖嘉弘追求完美的「缺点」。

傍晚时分,团员纷纷出现,原来是排练时间到了,也不见老廖老师吃晚餐,马上起身准备练团。廖嘉弘一边目送父亲走出客厅前往排练室,一边阐述普罗艺术家乐团的理想与计划。这对父子如同被音乐所包容的两条平行线,相傍相依,静静欣赏彼此的飞扬与丰采。

1.廖嘉弘于二○○○年成立普罗艺术家乐团,该乐团为台湾第一个结合音乐教育与艺术表演的音乐团体,成员除了国内顶尖的音乐家以外,更包括了优秀的新生代音乐学子,以期延续乐团教育。二○○四年,又增加了「安徒生爱乐」,以培养国内优异音乐儿童及少年音乐人才为主,提供独奏与室内乐的演练机会。这两个乐团自成立以来,均定期推出音乐会,并以新颖的构想与精致的制作著称。

2.财团法人世纪音乐基金会,由廖年赋于一九六八年筹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