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尽头(下) |
(魏瑛娟 摄)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艺术家的OFF学

世界的尽头(下)

关于这座岛屿,我的好奇心尚未满足,它比我的想像更具有丰富的意象,也比我的了解更加玄秘复杂。并没有真正的答案,对于谜样的过去和扑朔的未来,像一则隐喻中的隐喻,幽微处闪烁著熠熠的光。

关于这座岛屿,我的好奇心尚未满足,它比我的想像更具有丰富的意象,也比我的了解更加玄秘复杂。并没有真正的答案,对于谜样的过去和扑朔的未来,像一则隐喻中的隐喻,幽微处闪烁著熠熠的光。

J1-01

朋友们窸窸窣窣地准备著相机、脚架、快门线。天未亮,我们就摸黑赶到海边,希冀能拍到日出的壮丽景象。我将脸半埋在围巾里,鼻尖还是被清晨冷冽的空气冻底冰凉。相较于朋友的专业摄影设备,我的傻瓜小相机完全无济于事。我双手瑟缩在口袋里,抬头看著眼前的巨大石像陷入恍惚。旷野里一片黯黑,我嗅闻到草叶的湿润清香。我努力在黑暗中辨识眼前的石像面貌,握著相机的手心温热沁汗。我不断贴近石像,几乎整个人倚倒在他身上。远处流云奔走,我听见巨大的心跳撞击声。我调了闪光灯,按下快门。闪现的光影中,我瞥见石像,微微轻颤。

 J1-02

我站在操场矮堤外看著他们打球,远处小小平房应该就是学校教室吧!书上说岛上住民只剩一千余人,多倚赖观光收入营生。我正迟疑著要不要翻过土堤加入他们,他们就呼朋引伴朝我奔来了。我手上的相机让他们兴奋不已,他们不断地对著镜头变换手势和鬼脸。玻里尼西亚族裔的眉骨轮廓和我沿途所见的印加小孩相貌又不相同,个性也开朗活泼许多。我把拍下的影像播放给他们看,他们大笑不已相互嘲弄了起来。一个小孩模仿我拍照的样子,众人更加乐不可支,忘形地竖起中指回敬。

 J1-03

这是悬崖的顶端。我看著海面上的Motu Mui礁岛,揣想已佚失的鸟人(Tangata Manu)竞赛仪式。每年春天,神鸟Manutara(海鸥)在礁岛产下第一枚卵,据说这卵有著神奇的力量,造物神Make Make((神的名字,好可爱啊)指定为牲品。各部族的首领们派出最骁勇的青年,由此出发,沿著崖璧而下,泅泳至对面的礁岛,第一个取得鸟蛋的勇士将为其首领赢得鸟人的封号和神圣的崇敬。除了岩石上年代久远的鸟人浮雕外,这半鸟半人图腾有如一则自由的寓言图像,出现在机场、饭店、餐厅或贩卖给游客的纪念品上。有人类学家分析,天空里的飞鸟是飞翔欲望的投射,鸟人崇拜意味著岛民对海洋束缚的挣脱想望。

 J1-04

我在岛上随意游走,不断变换路径。经过了聚落、平原、渔港、悬崖、荒败的墓地,最后停在这个禁止前行的路标前。其实,我已经迷路一整天了,但又任性地不肯拿出地图辨视我所在的位置。背包上的指北针早坏了多时,连手表上的时分针我都开始怀疑其准确。我站在禁止通行的路标前四处张望,应该是岛上三座火山之一,火山口的湖泊长满了碧绿的芦苇丛,与我在玻利维亚的的喀喀湖所见的景观极类似。这些被称做Totora的植物,经常被植物学家当作复活节岛与南美大陆生态、文化相承的依据。一直以为可以持续地游荡下去,总有路通往某个地方,世界将不断变换新的面向……。原来,我真的走到了,世界的尽头。看著箭头上的鸟人图像,我从未如此殷切渴望拥有一双可以,飞翔的翅膀。

 J1-05

关于这座岛屿,我的好奇心尚未满足,它比我的想像更具有丰富的意象,也比我的了解更加玄秘复杂。并没有真正的答案,对于谜样的过去和扑朔的未来,像一则隐喻中的隐喻,幽微处闪烁著熠熠的光。离去前,寄了明信片回台北给自己。只引用了朋友的话:旅行创造隐喻;没有隐喻,梦想无以为继。(等了半年,没收到寄给自己的明信片……像写了丢掷到大海的瓶中信,浮沉茫然) 

作者按:去复活节岛旅行并不困难,只是长程飞行让人疲惫错乱。由台北出发,不含转机等机约四十个小时。相关旅游资讯可参考:智利商务办事处http://prochile-taipei.myweb.hinet.net/、智利观光局http://www.sernatur.cl/(西文)、Visit Chile http://www.turismochile.com/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