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黛西.肯特 身骑白马的「骑士夫人」 |
史黛西.肯特的嗓音被媲美为爵士名伶比莉.拉乐黛及艾拉.费兹杰罗。
史黛西.肯特的嗓音被媲美为爵士名伶比莉.拉乐黛及艾拉.费兹杰罗。(国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别企画(二) Feature 两厅院特别企画 Feature of NTCH /夏日疯爵士 越洋专访爵士女伶

史黛西.肯特 身骑白马的「骑士夫人」

今年的爵士盛宴,将由美丽的旅英美裔歌手史黛西.肯特担纲压轴。这位嗓音被媲美为爵士名伶比莉.拉乐黛及艾拉.费兹杰罗的优美女声,这回将带来她的畅销专辑《早安.幸福》中的精采歌曲,以及录制中的新曲。趁此机会,本刊特邀广播主持人沈鸿元越洋专访史黛西,畅谈她将来台演出的内容,与替她写词的知名小说家石黑一雄相识和合作的经过。

今年的爵士盛宴,将由美丽的旅英美裔歌手史黛西.肯特担纲压轴。这位嗓音被媲美为爵士名伶比莉.拉乐黛及艾拉.费兹杰罗的优美女声,这回将带来她的畅销专辑《早安.幸福》中的精采歌曲,以及录制中的新曲。趁此机会,本刊特邀广播主持人沈鸿元越洋专访史黛西,畅谈她将来台演出的内容,与替她写词的知名小说家石黑一雄相识和合作的经过。

两厅院夏日爵士派对—史黛西.肯特演唱会

9/25  19:30  台北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开门见山,这篇文字一刀未剪,将史黛西.肯特(Stacey Kent)的电话访谈纪录用中文呈现。所以就不再多说,总之在这通电话里,她将自己对这次台北演唱会的期待,以及对音乐的热爱,作了非常完整的表达。以下就是全部的Q&A。

Q:喂,麻烦找肯特小姐。

A嗨!丹尼尔,我是史黛西!好高兴能和你再次聊天。我还记得上回我们在国家音乐厅里聊的很开心呢!那天是你的生日,对吧?!

Q:(害羞)想不到妳还记得我呢!真期待再次和妳见面!不过电话费很贵,我们还是赶紧言归正传。先聊聊妳这次来台湾,有什么期待呢?

A我们对于再次来台湾充满期待!因为上回来台湾,绝对是我们所有表演里最难忘的回忆之一。去年我们发行了《早安.幸福》专辑后,巡回了廿七个国家,无数个城市,应该是我演唱生涯里最重要的时刻吧!然后我们接到了中正文化中心的再次邀请,开心极了!台湾就像是天堂,说什么都要来!所以呢,我好希望赶紧飞过去呢!

Q:(想不到妳还挺客套的呢!)(注)是啊!那要不要先透露一下,这次的台湾行,妳准备带给台湾乐迷什么歌曲呢?

A嗯,我想《早安幸福》里的曲子当然少不了,毕竟这是我目前最新的作品。专辑是二年前录的,但过去一年半我们四处巡回这么多地方,这些歌曲随著时间,似乎变得更加深刻。你知道吗?我就像是个妈妈般看著这些歌曲长大。这么说吧,有些歌曲是我老公吉姆(Jim Tomlinson,萨克斯风手)和小说家石黑一雄先生(编按:日裔英国小说家,知名作品有曾拍成电影的《长日将尽》,还有《群山淡景》、《别让我走》等)特别为我量身订做的,我们一起完成这些歌曲,当然有十足的感情。但每当我诠释这些歌曲,每一次的诠释,我仿佛能更深入歌曲的神髓。这些歌曲将是第一次在国家音乐厅里呈现,我会把这些日子以来,歌曲里所有感情的累积,带给全场观众。你知道吗?即使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对每张专辑里的每首歌曲热情依旧,我还是那个热爱歌唱的女孩!对于歌唱,我甚至比过去更有热忱。我对过去一年来的经验有著深刻感触,外加上回的台湾经验如此难忘,…,所以我极度希望能把这份感动和台湾分享!当然不会唱整张专辑,重点是我想传递那份感受。

我们当然也会唱一些新歌!这通电话的当下,我正在录音室里进行新专辑的制作呢!所以这次的演唱会将会是《早安幸福》以及一些新作的混搭……。这么说吧,我现在已经进入「台北演唱会状态」了,呵呵!

Q:喔!所以妳会带来新专辑里的歌曲啰?

A当然!虽然专辑还没有要发行,但它是我现在生活的重心,我当然也想把这份喜悦和大家分享。但话说回来,这次来台只有一场演出,我想我有点像糖果店里的小朋友一样,很难抉择,毕竟有太多太多东西想要和大家分享了。

Q:妳知道吗?我已经等不及看到妳站上舞台了!

A(巧笑倩兮一番…)

Q:说到小说家石黑一雄,他是怎么走入妳和吉姆.汤姆林森的生命里的?是不是顺道也聊聊你们的合作关系呢?

A这些歌曲对我来说太重要了!这些由吉姆谱曲,石黑一雄填词的作品,大概会跟著我一辈子吧!这些歌对我来说为什么这么特别,又这么有力量呢?这样吧,我把时间拉回一点,告诉你一切是如何开始的好了。石黑、吉姆和我,我们是好朋友。大约几年前吧,英国有个叫做「荒岛唱片」(Desert Island Discs)的著名广播节目。每周邀请名人上节目聊他们的生活与工作等等,并且玩一个游戏。游戏内容是「如果你身处荒岛,只能带一本书、七张唱片、…,你会带什么?」这其实很有意思,因为你不仅可以从节目里了解名人们对工作与生活的想法,更能窥探他们的内心世界,像是「他喜欢什么样的音乐?」等等,你了解我的意思吗?

然后,大约是四、五年前吧,石黑一雄上了那个节目。想不到他选了一首我的歌当作「荒岛必备」,我开心极了!我其实一直是他的书迷,但那时还不认识他。后来发现原来他也是我的粉丝,我想说那可以联络一下啰,真多亏了BBC电台!我本来打算写封信给他说:「嘿,我是史黛西肯特。你也许不知道,但我也是你的粉丝唷!」后来发现我们其实住得挺近,碰了几次面,吃了几次午餐,就成了好朋友。

关于我们之间的友谊,为什么他喜欢我的歌?以及为什么我对他的文字有感觉?其实是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有许多类似之处,包括个性,以及对生活的看法等等。有一次一起吃饭时,我突然有个想法:「乾脆一起合作写首歌吧!看看会发生些什么?」那时只是个想法,我也不知道之后会怎么发展。但现在看起来,那可能是我这辈子碰到最棒的事情了!因为石黑和我老公吉姆,他们不仅仅都是杰出的艺术家,更重要的,不论从作为「一个人」、「一个女人」或「一个艺人」等各种角度,他们真正能够了解我,更能从音乐里写出真正的我。也因为如此,我在唱他们为我写的歌时,就仿佛置身于每首歌曲的情境里!

Q:就像是「量身订做」?

A一点没错,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此外,吉姆当然不用说,即使是石黑一雄,对我原来的音乐风格也很熟悉。所以当他们写给我一首新歌时,歌曲调性与其它我所选择的曲目搭配,即使是标准曲,整体感觉仍然完美无缺,一点都不跳Tone。我必须再次强调,我们到现在仍旧一起合作,因为合作愉快!我们仍一起写歌,因为我们拥有完美的默契!你知道吗?我好期待能赶紧和大家分享这份来自音乐的喜悦。

Q:这么说,石黑一雄也替妳的新专辑填写歌词啰?

A喔!我们并不是为了新专辑而合作,是为了我们彼此!就像刚才提到的,我们在一起玩音乐的感觉很好。顺道一提,我现在正在进行录制的新专辑,是一张全法文香颂的作品喔。

Q:法文专辑啊!听来很棒!不过听说妳在这次演唱会后,就准备开始埋首苦读葡萄牙文了,这是否代表妳准备发行一张Bossa Nova的专辑呢?

A喔!并非如此。葡萄牙语系的音乐,还有巴西文化,对我来说十分特别。我的音乐里其实从来不缺乏Bossa Nova相关的曲风。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因为我觉得活到老就要学到老。我老公吉姆也一样,我们都脱离校园生活廿多年了,还是忍不住想回学校多修些什么,我们仍然向往校园生活的惬意!当然啦,未来我可能会用葡萄牙文唱些歌,但这真的不是我原始的目的。

说实话,我真的好喜欢Bossa Nova!因为那音乐不仅充满著美丽旋律,更将生命里每个人都可能面对到的东西,不论是美好的享受或是痛苦的承担,都作了完美的平衡。更重要的,他们一直持续演奏著!所以每当我聆听Bossa Nova,总是感动莫名,总觉得巴西这块土地,是世上仅存的充满音乐与诗意的土地。

Q:哇!好浪漫呀!那妳介意告诉我们一些妳童年时的经历吗?我很好奇,要培养一位像妳这样的歌手,需要什么条件?

A我很惊讶你这么问,因为从没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不像多数孩子所拥有的幸福童年。过去有许多事情不堪回首,我们现在聊得这么高兴,就不要提这些扫兴的事了。不过说实话,小时候确实曾经历过许多不愉快的往事。而面对这些问题,我的办法就是用音乐化解这些不愉快。因为对我来说,音乐就像万灵丹!每个人都经历著不一样的人生,拥有不一样的故事。像是有些人在派对时要听最快乐的音乐,有些人则在悲伤时想听更悲伤的音乐。我想,毕竟每个人开始接触音乐,都出自不同的理由吧?

Q:嗯!那我们就不要继续这个话题好了。

A好啊!顺便跟你分享一个好消息吧!我前阵子被皇室册封唷!

Q:什么?!那刚才一切不是太失礼了吗?!下回见面时,我应该怎么称呼妳呢?爵士夫人(The Baroness)?还是什么?

A呵呵!我其实被册封为「骑士」啦!所以下回你可以称我为「骑士夫人」(Madame le Chevalier)。

Q:是的,我尊贵的骑士夫人。那么,就九月廿五日国家音乐厅见啰!Bye!

A到时候见啰,Bye!

就如同几年前的记忆,史黛西.肯特仍旧是那位「甜姐儿」!她对歌唱的热情依旧,对即使是仅见过一次面的我,聊起音乐同样掏心掏肺,毫无保留。和这样心胸开敞的音乐家谈心,就像听她的音乐一样,都是难得的享受。

注:

虽说客套,但连上了史黛西.肯特的英文官网,她的自传上清楚写著:「她巡回过全世界,唱遍各大音乐节,知名音乐厅从台北的国家音乐厅、纽约卡内基音乐厅,到巴黎奥林匹亚剧院…。」这只可能代表二件事:一、国家音乐厅已与卡内基等世界知名音乐厅的地位平起平坐。二、上回的台湾行,真的给她难以抹灭的回忆。对我们来说,不论是哪一点,都足以自豪!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史黛西.肯特与吉姆.汤姆林森  英伦校园中的浪漫情事

文字  沈鸿元

史黛西.肯特的语文能力了得。在美国纽泽西州出生的她,英文自然不是问题,但法文、义大利文,甚至德文的底子都十分扎实!加上正文内提到日本小说家石黑一雄替她填写歌词的经历,就让我在这里和读者分享一些关于她「第一类组」相关的故事,以及她和老公吉姆.汤姆林森之间的八卦。

史黛西.肯特是纽泽西人,所以高中毕业后选择家乡的大学就读相当平常。一开始选她择了家乡的「纽华克学院」(Newark Academy)就读,然后转学到纽约的「莎拉劳伦丝学院」(Sarah Lawrence College),完成了大学学业。不过,之后才是重点!毕业后她搬去英国伦敦,进入了包括出产众多艺文明星(包括电影《魔戒》里从头耍帅到尾的奥兰多.布鲁Orlando Bloom!)的「基德霍尔艺术学院」(Guildhall School of Music and Drama,或译「市政厅艺术学院」)就读。肯特在那儿读了一年书,可重要的是,就在那一年里,她认识了后来牵手一辈子的吉姆.汤姆林森。他俩其实是在牛津大学的校园里相遇的,不过根据电话里的说法,其实是她主动向汤姆林森搭讪的。

两人可说是一见如故。必须强调的是,那时史黛西.肯特也只不过是个来英国留学的年轻美国学生,并非今日的爵士名伶,所以千万别先替汤姆林森安上个「攀龙附凤」的帽子!只是特别的地方在于,当肯特遇上了汤姆林森,体内的音乐虫子也在这时被唤醒。为著正火热的爱情,也为著体内正蠢动的音乐虫,肯特索性多留在学校里一年。这一年时间,两人除了谈恋爱,也在伦敦各地寻找演唱机会,磨练经验。然后总算等到了期待许久的浪头,英国地位崇隆的爵士广播人Humphrey Lyttelton听到了她的声音,于是得到了更多曝光机会。西元一九九七年,肯特的首张专辑Close Your Eyes正式发行。

接下来的事情或许大家就比较有印象了。包括上回来台表演所造成轰动,甚至新专辑《早安幸福》里的〈Ice Hotel〉一曲,获得了西元二○○八年「国际作曲大赛」(International Songwriting Competition)的首奖等等。不过相信对她来说,之前那些回忆,才是真正值得珍藏的!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