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小生的无限可能 |
《断袖》美化了同性恋情的诸多障碍及历史观点,让双小生在舞台上的「谈情说爱」可以比较不去考量现实层面的问题。
《断袖》美化了同性恋情的诸多障碍及历史观点,让双小生在舞台上的「谈情说爱」可以比较不去考量现实层面的问题。(一心戏剧团 提供)
新锐艺评 Review

双小生的无限可能

《断袖》美化了同性恋情的诸多障碍及历史观点,让双小生在舞台上的「谈情说爱」可以比较不去考量现实层面的问题,舞台剧的叙事手法,使整部戏自然流畅,一气呵成。

文字|王妍方
第249期 / 2013年09月号

《断袖》美化了同性恋情的诸多障碍及历史观点,让双小生在舞台上的「谈情说爱」可以比较不去考量现实层面的问题,舞台剧的叙事手法,使整部戏自然流畅,一气呵成。

一心歌仔戏《断袖》

6/30  台北市社教馆城市舞台

双小生是一心戏剧团近年来的特色,而如何为两位小生量身订造适合的剧本,就成了编剧的命定考题。双小生的设定中,普遍常见的,不外乎是兄弟、对手、父子等……这回《断袖》则选择了一个甚少有人会去挑战的题材——恋人。

长久以来,同性恋情在戏曲圈中一直是种隐而未现的公开秘密,自《夜奔》、《百年戏楼》、多少都带到了同性恋情的部分,而直到《断袖》的展演,才开始正式以同性恋情为演出主轴,实属难得。

剧情铺陈流畅  稍见不足之处

《断袖》的主轴把焦点放在汉哀帝与董贤的同性恋情上,从两人在凤凰山相遇,汉哀帝刘欣误认乔扮凤凰女神的董贤为女子,因而一见倾心,之后两人在皇宫中相逢,刘欣对董贤深埋已久的情执终于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却因后宫斗争而牺牲两人爱情的故事。

整体而论,《断袖》剧情流畅,上半场著重舖陈,但旁枝略杂。其一是太后要求尚未登基为帝的太子刘欣迎娶傅家女为太子妃,似是为了营造刘欣于大权不在握的无力与受创感,却导致上半场有些冗长,令人偶有不耐的状况;再者,剧中塑造四位大臣角色,四人偶或代表哀帝心声,偶或代表流言蜚语,虽有助于带动氛围与争取转场时间,但于上半场最后一幕营造哀帝为私人欲望,忘却良心决定与董贤发生关系时,四位大臣代表哀帝发出内心的天人交战,却少了哀帝的个人独白,仅针对欲望及良心的挣扎进行重点描叙,是较为可惜之处。

下半场引叙哀帝与董贤之间所引发的恋情效应,在后宫争宠、流言四起中,汉哀帝仍是无限宠爱著董贤一人,导致傅皇后对董贤是恨之不已,加上董贤之妹受宠封为昭仪之尊,地位虽在傅皇后之下,但感胁感却是与日俱增。所以联合朝臣王天霸设计,企图谋杀董贤,最后哀帝病死,董贤被迫自尽,两人黄泉路上执断袖相会,断袖之情也画下了句点。

在哀帝与董贤两人闹意气之间,各自与荻无疆、师丹的对谈,运用了交错对话的手法,带出四人心中既明且暗的感情取向,但师丹的感情定位并不明显,似乎仅是为了配合荻无疆而成立之四角对话,实为勉强。

当哀帝公开在朝臣及匈奴大使面前公开自己的恋爱性向时,令人钦佩的是他的大无畏勇气(当然历史上并非如此),以及荻无疆了解自己对董贤的情感,却硬生生地用一句「我是你的荻大哥」压抑自己情感,转换为亲情一折,都令人足以回味再三。

挑战同性恋情  落入生旦恋情模式

无法否认的是,《断袖》美化了同性恋情的诸多障碍及历史观点,让双小生在舞台上的「谈情说爱」可以比较不去考量现实层面的问题,舞台剧的叙事手法,使整部戏自然流畅,一气呵成。

但过度美化同性恋情,跳脱史实评论的主观论点。编剧模糊焦距,虽生断袖之情,却未深入探讨断袖之意,消除了同性恋情中隐晦不见光的元素,以类似罗曼史小说的甜美糖衣来包裹整个故事的外表(如刘欣追求董贤的积极,何尝不是一种为爱向前冲的浪漫?),让观众跟著剧中人物悲喜同感,抓住在场众人的眼光,却也落入了一般生旦的恋情发展模式,并未另辟新径,实为可惜。

「爱本自然,无关雌雄」是《断袖》主要想阐扬的理念,这部戏歌颂了同性恋情的无瑕与纯粹,也让观众看到双小生在角色定位上,演出的无限可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