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百态搬上台 戏里戏外状况多 |
《鸭屋》以恶搞喜剧的方式来嘲讽政治人物。
《鸭屋》以恶搞喜剧的方式来嘲讽政治人物。(Tristram Kenton 摄 Jo Allan PR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国会百态搬上台 戏里戏外状况多

英国的上议院与下议院经常冲突连连,高潮迭起,剧作家纷纷把握机会推出以英国国会为主题的戏剧作品。《议会》以一九七○年代的英国为背景,根据「悬峙国会」事件加以改编,呈现出许多源远流长的国会礼俗。《鸭屋》则是用恶搞喜剧的方式,将国会议员浮报费用的丑闻以戏剧手法加以嘲讽。

英国的上议院与下议院经常冲突连连,高潮迭起,剧作家纷纷把握机会推出以英国国会为主题的戏剧作品。《议会》以一九七○年代的英国为背景,根据「悬峙国会」事件加以改编,呈现出许多源远流长的国会礼俗。《鸭屋》则是用恶搞喜剧的方式,将国会议员浮报费用的丑闻以戏剧手法加以嘲讽。

英国的议会制度源远流长,上议院(House of Lords)与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分别由贵族及民众直选的国会议员(Member of Parliament,MP)组成。许多数百年的仪式和传统仍保留至今。一如女王每年都会主持的议会开议典礼,又如下议院执政与反对党议员分坐议事厅两侧,面对面的座椅距离必定是大于两剑相接的长度,以避免一言不合,议员间挥剑相向。激辩、投票、杯葛议事……议会百态,往往才是一个国家档期最久的定目剧。

以戏剧嘲讽国会百态

既然会议种种高潮迭起,剧作家也自然不会放过把政治搬上舞台的好机会。近年来以英国国会为主题的作品包括国家剧院的《议会》This House及《鸭屋》The Duck House。《议会》以一九七○年代的英国为背景,一九七四年,当时的英国政府欲振兴工业,计划的实现却不如预期。社会上弥漫骚动,矿工罢工潮起,经济萎靡,当时首相希思(Edward Richard George 'Ted' Heath)要求女王解散国会,提早进行议员选举,结果组成了没有政党过半的「悬峙国会」(Hung Parliament)。《议会》便根据此一真实事件加以改编,演出国会中的种种冲突与沟通。剧中演出许多源远流长的国会礼俗,例如议会开议前,被选为主席的人选,必须尽其所能逃离主席台,而其他议员得将主席给拖上去。此习俗源于主席必须向君主报告国会意见的体制,若君主听了什么不爱听的,主席得小心要倒大楣了。无怪乎,得靠其他议员威逼善诱,主席才肯执行职务。

议员浮报帐款丑态百出

若《议会》呈现的是无奈的政治现实,现正在西区剧院上演的《鸭屋》则是用恶搞喜剧的方式,来嘲讽政治人物。以○九年的国会议员浮报费用丑闻为主题,从电视脱口秀出身的两位编剧Dan Patterson和Colin Swash以戏剧手法,嘲讽被媒体追查浮报开支的种种议员丑态。在《每日电讯报》的揭露下,千奇百怪的核销品项被摊在阳光下:议员Viggers在自家池塘上装了浮在水面上的鸭屋,要价一千六百多英镑,却记在帐上,要纳税人买单;另外还有议员报帐买了六百英镑的悬吊花盆和植物、或是买了七百三十英镑的电动按摩椅等等,让许多议员颜面尽失。不仅有议员因此辞职或判刑,当时的首相高登.布朗(James Gordon Brown)亦为此公开道歉。

在《鸭屋》剧中,虚构的议员Robert Houston也卷入了这场风暴中,平日习于浮报开支的Houston,面对来调查的人员,努力地想要湮灭证据:把报公帐买来的按摩椅藏起来、十数个悬吊花盆藏进橱柜;至于水上鸭屋只好搬进屋里,伪装成俄籍女佣送的娃娃屋。慌乱之中,却又发现雇用的俄籍女佣其实是非法打工,只得匆匆将她资遣。一时间状况百出,「鸭」飞狗跳,嬉笑恶搞,笑声不断。然而在戏剧之外,制作单位在节目单中也邀文探讨这起国会丑闻的背后意义: 国会议员是否得到与其工作相符的报酬?整体报帐制度是否不合时宜?

《鸭屋》在西区上演两个多月后,二月初媒体披露英国掌管移民事务的部长Harper,最近重新清查他所雇佣人员的工作签证,才发现他雇用多年的清洁员,其实并未具备在英国工作的合法身分。为此,Harper向首相提出说明并辞去相关职务。政治可以如戏,谁知戏也不巧预言成真?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