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机场施工延误 剧场嘲讽回应 |
《罗西尼航空》海报
《罗西尼航空》海报(陈思宏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柏林机场施工延误 剧场嘲讽回应

柏林第一座大型国际机场威利‧布兰特柏林布兰登堡国际机场二○○六年开始施工,原定二○一○年开幕。但因施工延误,延迟至二○一二年开幕。然而就在开幕前夕,柏林市政府发出紧急声明,因消防设施来不及完成,必须再度延迟开幕日期,各界哗然。面对这个依然无解的国际机场笑话,柏林的剧场界开始在舞台上回应,以表演艺术回应荒谬时事。

文字|陈思宏
摄影|陈思宏
第255期 / 2014年03月号

柏林第一座大型国际机场威利‧布兰特柏林布兰登堡国际机场二○○六年开始施工,原定二○一○年开幕。但因施工延误,延迟至二○一二年开幕。然而就在开幕前夕,柏林市政府发出紧急声明,因消防设施来不及完成,必须再度延迟开幕日期,各界哗然。面对这个依然无解的国际机场笑话,柏林的剧场界开始在舞台上回应,以表演艺术回应荒谬时事。

二○○六年,威利.布兰特柏林布兰登堡国际机场(Willy Brandt Flughafen Berlin Brandenburg)开始施工,是柏林第一座大型的国际机场,开幕日期定为二○一○年。因施工延误,机场延迟至二○一二年开幕。然而就在开幕前夕,柏林市政府突然发出紧急声明,因为消防设施根本来不及完成,必须再度延迟开幕日期,各界哗然。这一延,抖出各种令市民傻眼的乌龙施工问题,根本不符合许多台湾广告商爱用的「德式精湛工艺」广告标语,施工问题持续衍生,纳税人的钱不断被丢入这国际机场施工的无底洞。最新的消息是,依然没有确定的开幕日期,这个根本无法启用的柏林国际机场就是个赔钱货,原本的施工预算是廿亿欧元,但现在上看七十亿欧元,而且有可能再追加。

面对这个依然无解的国际机场笑话,柏林的剧场界开始在舞台上回应,以表演艺术回应荒谬时事。

《贝姨》揶揄柏林市长

卡斯多夫(Frank Castorf)在柏林人民剧院(Volksbühne)执导新作《贝姨》La Cousine Bette,在剧中大力嘲讽柏林市长沃夫莱特(Klaus Wowereit),直指市长领导团队无方,让国际机场成为国际笑话。

《贝姨》是法国作家巴尔札克写于一八四六年的知名小说,剧情错综复杂,说尽爱恨情仇与人性色贪。这样的文本交到反骨的卡斯多夫手中,当然不会是正经八百的剧场写实改编,而是成为一出混乱、疯狂、暴力、荒唐的缤纷剧场体验,而且演出时间将近五小时。卡斯多夫在舞台上使用即时录像投影技术,以多媒体的现代舞台语汇,呈现巴尔札克笔下人物的爱恨崩毁、与资本社会里的良善泯灭。

舞台上演员不断说出威利.布兰特(Willy Brandt),但指的不是德国前总理,而是工程延宕的柏林机场。舞台上的台词甚至说柏林市长沃夫莱特被砍头了,引来观众大声叫好,尽显剧场反叛本质。此刻机场的丑闻与十九世纪的巴尔札克穿越时空来对话,织出反应丑恶人性的剧场风景,让台下的柏林观众有强烈共鸣。

《罗西尼航空》以歌剧反映时事

柏林的诺伊肯恩歌剧院(Neuköllner Oper)是柏林第一间把国际机场丑闻搬到舞台上的剧场。希腊导演埃菲克里地斯(Alexandros Efklidis)以罗西尼义大利歌剧《汉斯之旅》Il viaggio a Reims为底本,描述一群贵族因为马车一直没来,被困在驿站。导演把《汉斯之旅》改编现代版《罗西尼航空》Air Rossini,一群现代贵族(阿拉伯酋长、明星、银行家等)被困在迟迟无法开幕的柏林国际机场,等待一直没有来的飞机,权贵人士是否有特权,可以在这出机场闹剧里搭上飞机离开?这出歌剧首演后票房非常成功,柏林观众被剧情逗得很乐,当然,笑声里带有愤怒。

《罗西尼航空》非常现代,调笑戏谑,吵闹不休,批判毫不手软。剧场本来就不是只提供短暂欢乐之地,而是具有高度社会意识的辩证空间。此时正值寒冷冬天,根本没开幕迎接旅客的柏林国际机场却每天必须花大笔钱使用暖气设备,预算不断追加,没人敢拍胸保证开幕日期;同时,柏林的文化经费却被缩减,让许多文化人非常愤怒。一座似乎永远都无法完工的机场,让柏林市长与相关官员灰头土脸。面对这种可笑的现实环境,剧场人必须以表演朝失效的政府机器呛声,让他们看见文化的讽刺力道。

这出机场闹剧,柏林剧场没缺席。

 

相关网址:

柏林人民剧院 www.volksbuehne-berlin.de/

柏林诺伊肯恩歌剧院 www.neukoellneroper.de/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