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与苏格兰国家剧院共制 马克白夫人没发疯? 《马克白后传》借古讽今 |
《马克白后传》借古讽今,精采展现剧作家与导演的文字珠玑与批判力道。
《马克白后传》借古讽今,精采展现剧作家与导演的文字珠玑与批判力道。(高雄市文化局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全球零时差:莎士比亚生日快乐!/演出严选

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与苏格兰国家剧院共制 马克白夫人没发疯? 《马克白后传》借古讽今

以莎剧演出为核心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历任艺术总监的带领下,不止奠定了全球莎剧的权威地位,也戮力于实验和找寻莎剧的当代诠释。与苏格兰国家剧院共制的《马克白后传》,由重量级剧作家大卫.葛雷格执笔,这出改写自悲剧《马克白》的寓言,连结当代观众对于浮动、不确定的国际情势中,人民如何安身的自我诘问。

以莎剧演出为核心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历任艺术总监的带领下,不止奠定了全球莎剧的权威地位,也戮力于实验和找寻莎剧的当代诠释。与苏格兰国家剧院共制的《马克白后传》,由重量级剧作家大卫.葛雷格执笔,这出改写自悲剧《马克白》的寓言,连结当代观众对于浮动、不确定的国际情势中,人民如何安身的自我诘问。

KSAF—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苏格兰国家剧院《马克白后传》

5/9~10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INFO  07- 7436633#1012

这是三个女巫没有预言到的故事后续,也是就算马克白死而复生也料想不到的情势发展。「皇家莎士比亚剧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和「苏格兰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 of Scotland)共同制作的《马克白后传》以一则改写自悲剧《马克白》的寓言,连结当代观众对于浮动、不确定的国际情势中,人民如何安身的自我诘问。

以莎剧演出为核心  奠定权威地位  

驻扎于莎翁出生地史特拉福亚芬河畔(Stratford-upon-Avon)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不仅是目前全世界规模最大、组织最完善的职业剧团,也是当代搬演、研究莎士比亚剧作最透澈的表演团体。一九六○年,年仅廿九岁的彼得.霍尔(Peter Hall)时任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前身「莎士比亚纪念剧院」(Shakespeare Memorial Theatre)的导演,他深感莎剧急需找到「当代风格」及延续其传统,并且有系统地维持导演和表演的统整性,因此,他大力向英国政府争取成立以莎剧演出为核心的专业剧团,于隔年以首任艺术总监之姿掌舵受封皇室头衔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霍尔的披荆斩棘下,半世纪多以来,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经历了崔佛.纳恩(Trevor Nunn)、泰瑞.汉斯(Terry Hands)、亚德力安.诺伯(Adrian Boyd)和麦可.博伊德(Michael Boyd),以及二○一二年甫上任的格雷戈里.道兰(Gregory Doran)等历任艺术总监的带领,让这所有莎剧爱好者醉心的剧团,奠定了从廿世纪中期至今,稳坐全球莎剧权威的地位。

这个拥有七百名员工、每年制作廿出演出的大型剧团,不仅仅只是为莎士比亚打造一个现代的演出制作温床,也戮力于实验和找寻莎剧的当代诠释,将莎剧中「观众的共感」和「时代的对话性」以更符合当下的社会背景和新世纪的观点来呈现,甚或反转、颠复文本内容。剧场大师彼得.布鲁克(Peter Brook)也在担任该团联合导演的期间执导《仲夏夜之梦》、《李尔王》,以及由劳伦斯.奥立佛主演的《泰特斯.安德洛尼可斯》等作品,逐步实践其「空的空间」剧场论述。除了在莎剧的传统和创新上的努力,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也持续发掘、制作英国及世界各地的当代新文本与不同形式的演出类型;许多人甚至不晓得,横扫二○一二年英国奥立佛奖的音乐剧《玛蒂达》其实是由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所制作的;而二○一三年春天,这座莎剧大本营甚至上演了中国名剧《赵氏孤儿》。

反转原剧《马克白》  借古讽今隐寓意

《马克白后传》便是在这条创作路线下与重量级剧作家大卫.葛雷格(David Greig)的合作计划。葛雷格是当代苏格兰最重要的剧作家,他以题材丰富与形式多元见长,并且高度关注政治、社会与全球议题;他可以一手操刀热门娱乐大作《巧克力冒险工厂》音乐剧,另一手创作出以二○一一年震惊全球的挪威屠杀事件为题,尖锐剖析人性矛盾的《事件》The Events。《马克白后传》则是葛雷格的第一部历史剧,以续写莎剧《马克白》为出发点,反转改编马克白夫人其实并未如原剧中发疯死去,而是化名格洛赫(Gruach),重新振作面对英格兰举军入侵苏格兰的事实;同时间,却和英格兰将军西华德发展出一段中年之恋。在国族危机与个人情感之间的纠缠交杂中,葛雷格以大众熟稔的故事背景,重新照见苏格兰与英格兰数百年来错综难解的关系。

然而在《马克白后传》里头,葛雷格不单只是抛出现代苏格兰与英格兰之间的政治情势问题。他藉著剧中十一世纪英格兰假借为苏格兰重建秩序之名,却行国土侵略之实的情节,巧妙但锐利地划出现今更为复杂诡谲的国际局势:自廿一世纪初展开至今,尚未正式落幕的阿富汗战争下的道德矛盾。在这场以英美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中东世界的征战中,英美等地的剧场创作者不乏对其有诸多形式的强力抨击;犹如葛雷格透过《马克白后传》借古讽今的力道,决绝地质问:数百年前曾发生的,现下不会发生吗?苏格兰与英格兰会发生的,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不会发生吗?如同剧中角色如警语般地说著:「你的『和平』,只是将你的『战胜』换句话说罢了。」

这部以历史史实作为素材的现代讽刺剧在二○一○年伦敦首演,以及二○一一年加入了苏格兰国家剧院的共同再制巡回至今,挑嘴又对此题材敏感的各大报剧评皆对《马克白后传》赞誉有加,不只反映了葛雷格的文字珠玑与批判力道,导演洛葛仙妮娜.希尔伯特(Roxana Silbert)也是功不可没。

导演以戏诘问   演员散发高贵情操

这位现任「伯明罕定目剧院」(Birmingham Repertory Theatre)艺术总监的英籍阿根廷裔女导演,在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担任联合导演期间即执导、制作多出英国当代剧作,也致力开发新文本、集体创作及音乐剧等多元剧种,为剧团的创作光谱添色不少。她从女性视角中关注了更多《马克白后传》里马克白夫人的感情挣扎,让个人矛盾与儿女私情在国家和平的难题中更显动人,以及唤起更多观众的共鸣。饰演马克白夫人的知名苏格兰女演员赛奥汉.雷门(Siobhan Redmond)更是整出戏里的灵魂人物,剧评形容她的演出「揪心且散发高贵情操」。

现实中,苏格兰即将面临进行脱离大英国协的独立公投,葛雷格便是剧场圈里率先发声赞成,并且积极参与相关活动的代表人物之一。「剧场和政治是不可分离的」,葛雷格在《马克白后传》中对当代英国社会、全世界——以及这次的台湾观众——所投下的震撼弹并非一个剧作家对于国族与身分认同的难题中,私己的立场或答案,相反地,他持续质问观众,质问自己。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