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是不是查理? 柏林德意志剧场呼喊自由 |
柏林德意志剧院举办活动,挂上「我是查理」布条,邀请大家一起进剧场支持言论自由。
柏林德意志剧院举办活动,挂上「我是查理」布条,邀请大家一起进剧场支持言论自由。(陈思宏 摄)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剧场是不是查理? 柏林德意志剧场呼喊自由

法国的《查理周刊》恐怖攻击血案,引发新闻、艺术工作者群起捍卫言论、创作自由,向来以激进讽刺著称的德国剧场人当然不会置身事外,尤其○六年也曾遭受回教激进分子威胁的柏林德意志歌剧院,这次特别在剧场举办声援《查理周刊》活动。但在血腥威胁阴影之下,剧场真能自由吗?

文字|陈思宏
摄影|陈思宏
第266期 / 2015年02月号

法国的《查理周刊》恐怖攻击血案,引发新闻、艺术工作者群起捍卫言论、创作自由,向来以激进讽刺著称的德国剧场人当然不会置身事外,尤其○六年也曾遭受回教激进分子威胁的柏林德意志歌剧院,这次特别在剧场举办声援《查理周刊》活动。但在血腥威胁阴影之下,剧场真能自由吗?

巴黎发生《查理周刊》血案,震惊全世界。新闻工作者被血腥屠杀,掀起言论尺度、宗教信仰、恐怖攻击的论战,百万人们上街高喊「我是查理」,捍卫言论自由。不同意者则直指欧洲霸权长期排除伊斯兰,直指《查理周刊》挑起种族对立,辩证枪声延续到生活场域。德国媒体完全支持《查理周刊》,惨案隔天纷纷刊登查理讽刺漫画,表态支持。一月十一日凌晨,转载讽刺漫画的《汉堡早报》Hamburger Morgenpost遭到纵火。

剧场呢?德国剧场以激进讽刺著称,艺术创作需要绝对的自由,剧场人没有恐惧,才能创作针贬世界的作品。面对血案,各大剧场都立即反应,纷纷在社群网站上贴出「我是查理」的图样,表达支持言论自由。柏林德意志剧场(Deutsches Theater Berlin)则直接在剧场大门挂上黑底白字布条“JE SUIS CHARLIE”,在一月十二日于剧场举办声援《查理周刊》活动。

其实,柏林剧场,曾经面临严重的恐怖攻击威胁。

《依多美尼欧》事件

二○○六年,柏林德意志歌剧院(Deutsche Oper Berlin)对外正式宣布,取消莫札特《依多美尼欧》Idomeneo的演出,引爆舆论。这出莫札特的义大利歌剧,由汉斯.诺伊恩费尔斯(Hans Neuenfels)执导。诺伊恩费尔斯的作品一向激进,他的《依多美尼欧》非常反宗教,透过莫札特的作品,呈现一个过度依赖宗教、迷信与暴力主导一切的社会。剧中一场关键的戏,舞台上出现希腊神话海神、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先知的头像,导演以各大宗教的头像,表达作品的反宗教力场。

因为这场戏展示了先知的头像,柏林德意志歌剧院收到了激进分子的具体威胁,扬言如果歌剧院继续演出,就会付出血腥代价。当时的歌剧院艺术总监克尔丝特.哈尔姆斯(Kirsten Harms)决定,马上停止《依多美尼欧》的演出计划,以免有任何无辜的伤亡。此举引来德国政界、剧场界的极大批评,舆论指出,艺术作品应该享有绝对的言论自由与创作空间,若是受到激进组织的箝制,剧场批判的力道等于受到审查,这绝对不是剧场人该向恐怖威胁低头的时刻。

但一场歌剧院演出,观众上千,幕前幕后人员众多,要是攻击成真,歌剧院将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当年的欧洲处在复杂的宗教事件当中,伦敦、马德里发生恐怖攻击,丹麦刊出伊斯兰嘲讽漫画,不安蔓延,艺术总监的决定,其实可以理解。只是,舆论的力道不亚于恐怖威胁,歌剧院在创作自由与尊重伊斯兰的界线当中,终究找不到任何谢幕的适当姿态。

剧场是不是查理?

《查理周刊》对法国造成极大的撞击,柏林剧场人都想起了○六年的《依多美尼欧》事件。如果当年这出反宗教的《依多美尼欧》执意登台续演,有没有可能血溅歌剧院,提早发生查理事件?○六年到此刻,不安不仅没有散去,枪声大响,人命逝去,艺术创作的界线是否会因此窄化?

柏林德意志剧院在门口挂上「我是查理」的布条,大开剧场大门,不收任何门票,邀请各界在一月十二日这晚走进剧场,与剧团一起捍卫言论自由。德国当代剧场激进放肆,戳刺社会痛处从不留情,因此更需要宽广的创作自由空间,德意志剧院表达支持《查理周刊》的立场,不因枪杆低头。

只是,柏林伊斯兰人口众多,创作者在艺术自由与尊重他者界线当中,如何继续?德国当代剧场从不讨好,尖锐反骨,剧场里常会上演叫嚣的对峙场面。但若是有极端分子举枪威胁,这对峙就不可能只是单纯理性的讨论。剧场人们说自己都是查理,那这些呼喊自由的查理们,有勇气去踩红线吗?

红线还在,剧场查理们,脚悬在半空中,踩下或抽回或悬荡,这决定,无比艰难。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