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大道军火库 大咖艺术家纷来挑战 |
钢琴家葛莉茉与视觉艺术家戈登合作的装置艺术。
钢琴家葛莉茉与视觉艺术家戈登合作的装置艺术。(James Ewing 摄 公园大道军火库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公园大道军火库 大咖艺术家纷来挑战

前身是纽约民兵第七团操练场的「公园大道军火库」,在前任纽约市长彭博的空间活化政策下,以官民合作的方式转化为表演场地,开阔的空间让许多大咖艺术家乐于前来挑战,在此挥洒无限的可能。不过每次展演都得从无到有,也使得制作成本高居不下,也导致票价迳走高贵路线,阻断了纽约普罗大众欣赏的机会。

前身是纽约民兵第七团操练场的「公园大道军火库」,在前任纽约市长彭博的空间活化政策下,以官民合作的方式转化为表演场地,开阔的空间让许多大咖艺术家乐于前来挑战,在此挥洒无限的可能。不过每次展演都得从无到有,也使得制作成本高居不下,也导致票价迳走高贵路线,阻断了纽约普罗大众欣赏的机会。

公园大道军火库(Park Avenue Armory)是纽约近几年来最出风头的表演场地,自从二○○七年启用以来,在此地表演或展览过的知名艺术家已经相当可观,包括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纽约爱乐、模斯.康宁汉舞团、沈伟、罗伯.威尔森、行为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视觉艺术家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声音艺术家Janet Cardiff、柏林爱乐、英国导演肯尼斯.布莱纳(Kenneth Branagh)等。

这个场地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引进这么多的艺坛名星,主因是每年一千万的预算及主要大厅有五万五千平方英呎无梁柱、最高处有八十英呎的空间,对有想像力、企图心,或只是敢痴人说梦的艺术家,这个空间给了他们无限发展的可能。

昔时练兵场  今日展艺场

军火库建于南北战争期间,是纽约民兵第七团的操练场所。第七团可不是普通的杂牌兵,建军时的队长领袖都来自纽约最上流社会,如Astor、Vanderbilts、Roosevelts等世家,他们的驻地自然也是堂皇恢弘的广厦,除了操练场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小房间供其社交之用。

民兵制度在现代尖端科技的战争中派不上用场,军火库也遭荒废,直到前任市长彭博任内,以官民合作的方式开始整修,成立非营利性组织来规划新用途,这是军火库成为表演场地的由来。

由于其与纽约菁英阶级的历史渊源,军火库从一开始就有相当的财力支援;其内部独特的空间,传统性的表演不论就隔间、座位、光线、音响来说都有缺点,因此只能做为特定地点专门设计的表演和展览。

但既然是在纽约,敢来挑战的艺术家还真不少。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里面盖起一栋伊丽莎白时代的剧院,纽约爱乐带进三个乐团演出前卫作曲家史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的Gruppen,视觉艺术家Aaron Young调度十辆摩托车在地板上做画,林肯中心艺术节演出歌剧Die Soldaten时把观众席放在特别铺的轨道上,可以随音乐移动。布莱纳的《马克白》把观众变成古苏格兰的敌对阵营。最新的演出tears become…streams become,获英国Turner奖的艺术家戈登(Douglas Gordon)让大厅地面变成一池浅塘,钢琴家葛莉茉(Hélène Grimaud)宛在水中央表演。

平地起高楼  票价很高贵

往前人未行处行是艺术创作的要件之一,从这个角度看,军火库的确给了艺术家广大的想像空间。但也因每件作品都与前一件作品不同,每次的展演都要从一个空荡荡的大房间开始搭建舞台、座位、灯光等各种基本设施,成本自然可观,与此同时,票价也就不得不相应上涨。《马克白》一张票三百五十元,实际演出只有一小时的tears become卖九十元,十月时柏林爱乐演出的《圣马太受难曲》,甚至连彩排也卖票,还分上下部,各是一百廿元。

敢卖这样高贵的门票,是因军火库身处全世界最昂贵城市的最昂贵区域(曼哈顿上东城),只要能把节目炒热成难得一见的奇观,自然就会有纽约人肯献上大把钞票,而其场地的特殊性,任何一个节目都有无法在他地重现的独特性。

这或许是愿打愿挨的市场供需关系,但问题在军火库并非是自由市场下的产物,其场地是纽约州的,以极低租金租给非营利的主管机构,其间就隐含了不知多少纳税人的钱。高票价阻断了纽约普罗大众欣赏的机会,并不公平。拿另一个也是彭博任内著名的古迹活化的例子相比,由旧铁道改建成的「高线」(High Line)公园,没有入场费,人人可享受,军火库的贵族气就很难说得过去。

军火库的节目规划有点像欧洲的艺术节,其艺术总监普兹(Alex Poots)也来自英国的「曼彻斯特艺术节」。但欧洲有相当比重的政府补助,演出单位可以压低票价,在美国就没有这样的余裕。普兹最近宣布要转战还在筹划中的另一个艺术场所Culture Shed。这个位在新开发的中城最西边的地点设计至今未出炉,但也号称要走整合性艺术路线,不免让人担心,普兹会不会把高知名度高票价的手法搬过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