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编舞家联手 《听舞观声》寻找未来 |
《听舞观声》希望透过不同的刺激与探索,在过往的基础上,逐渐走出其他的向度与可能。
《听舞观声》希望透过不同的刺激与探索,在过往的基础上,逐渐走出其他的向度与可能。(光环舞集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光环舞集 从「婴儿油」重新出发

三位编舞家联手 《听舞观声》寻找未来

创办人刘绍炉辞世后,光环舞集并未沈湎于感怀过往,在九月初的《听舞观声》中,邀请了三位客席编舞家——苏文琪、余承婕及Mark van Tongeren编创新作,重新诠释刘绍炉知名的婴儿油之舞,希望透过不同的刺激与探索,在过往的基础上,逐渐走出其他的向度与可能。

创办人刘绍炉辞世后,光环舞集并未沈湎于感怀过往,在九月初的《听舞观声》中,邀请了三位客席编舞家——苏文琪、余承婕及Mark van Tongeren编创新作,重新诠释刘绍炉知名的婴儿油之舞,希望透过不同的刺激与探索,在过往的基础上,逐渐走出其他的向度与可能。

《听舞观声》刘绍炉逝世周年纪念

9/10~12  19:30   9/12~13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10/16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艺厅

INFO  02-28930061

二○一五年,光环舞集告别了卅岁,同时也以新作《听舞观声》,迎接首度没有创办人刘绍炉的舞团生活。光环舞集现任艺术总监杨宛蓉,邀请了三位客座编舞家,包括前光环舞者、现旅居欧洲的新锐编舞家苏文琪,光环客座教师、现任美国UCLA舞蹈系副教授余承婕,以及曾和刘绍炉合作的荷兰泛音演唱家Mark van Tongeren,与光环舞者们共同重新诠释刘绍炉著名的舞蹈之「道」——-婴儿油。

苏文琪、余承婕  让舞者找到自己

从未与其他编舞家合作过的光环舞集,此次便是希望透过不同的刺激与探索,在过往的基础上,逐渐走出其他的向度与可能。因此,「这次不只是创作一个作品,更重要的是光环如何找到继续往前走的动力。」编舞家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而舞者怎么在对刘绍炉的思念与依赖当中,重新寻得独立自处的位置与方式,也是彼此十分在乎的。

对近年来以新媒体创作为主的苏文琪而言,光环的身体训练虽仍具影响,却也已拉出一定的反省距离。她所念兹在兹的问题一直是:「要传承刘绍炉的什么?」又怎么在距离中处理回忆?苏文琪选择让一向习惯群体行动的光环舞者尝试独舞,透过陌生的形式探索:自己是谁、想说什么话,及如何自处于刘绍炉、苏文琪与自我所构成的三角平衡之间。

余承婕则著迷于婴儿油独特的幕后风貌,以影像记录著舞者们准备、练习与善后的点滴,作为演出时的投影录像,并意外发现自己熟稔的八卦掌,与光环舞者「把身体化成油」的借力使力、螺旋劲,有著异曲同工之妙。在不同舞蹈语言的相互映照下,舞者时时寻觅著共通点,也屡屡发现差异性,并在此充满惊喜的过程中,渐渐养成自己的个体性。

Mark van Tongeren以歌共振身体

Mark van Tongeren则是与四位舞者借由仪式性的音乐、客家老山歌、泛唱喉音、风声竹响,及舞蹈和净身的身体行动程式,以寻找身体在婴儿油上的律动,并希望在声音与舞蹈源源不绝的共振当中,深层地触及「动即静」与「觉知」的有机身心状态。

近年来,许多知名舞团的编舞家如碧娜.鲍许、摩斯.康宁汉纷纷辞世,舞团成员除了须消化自身的情感,也往往苦恼著要如何继续走下去。面对精神支柱刘绍炉的逝去,光环舞集却未仅以演出旧作感怀过往,而是携手在刘绍炉所留下的一片油海里,共同面对失去、回忆、熟悉与不安全感的交织,并在彼此信任、相互交付当中,迎向而立之后的未知年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