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加持助声势 资源跨界新契机 韩流明星与韩国音乐剧 |
金俊秀主演的《死亡笔记本》音乐剧海报
金俊秀主演的《死亡笔记本》音乐剧海报(本刊资料室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台湾音乐剧新一章/亚洲观察

星光加持助声势 资源跨界新契机 韩流明星与韩国音乐剧

韩国的音乐剧产业相当蓬勃,除了观众人口众多,更重要的是明星的参与加持与商业资源的不吝投入,甚至连国防部都征召服役中的韩流明星来演出音乐剧,替国家「发声」。对于这种「外来剧种」,除了引进原版演出,购买海外版权然后在地化,或自制原创剧目,都是韩国人驾驭音乐剧的方式,甚至大举投资兴建专门为音乐剧演出的剧场,或结合新科技开发新型态的节目,让这块大饼愈来愈大。

文字|李季纹、本刊资料室
第274期 / 2015年10月号

韩国的音乐剧产业相当蓬勃,除了观众人口众多,更重要的是明星的参与加持与商业资源的不吝投入,甚至连国防部都征召服役中的韩流明星来演出音乐剧,替国家「发声」。对于这种「外来剧种」,除了引进原版演出,购买海外版权然后在地化,或自制原创剧目,都是韩国人驾驭音乐剧的方式,甚至大举投资兴建专门为音乐剧演出的剧场,或结合新科技开发新型态的节目,让这块大饼愈来愈大。

二○一○年八月,韩战六十周年,首尔各处可见纪念的旗帜与看板。时值雨季,一辆辆包车与成群的女性聚集在东国大学入口与南山周围,预备前往国立剧场看音乐剧。韩国国立剧场位于南山山腰,是亚洲第一个国立剧场,其中拥有一千五百个座位的晨曦剧场是韩国具代表性的剧场,许多具分量的演出与典礼都在此举行。八月下旬的档期都被南韩国防部包下来了,演出为了纪念韩战六十周年制作的音乐剧《生命的航海》。

国防部制作音乐剧  吸引海外韩流粉丝

听似离奇,但南韩国防部的确曾有一段时间热中于征召服役中的韩流明星,制作音乐剧、音乐会、广播与电视节目,作为对外宣传的手法,直至演艺兵制度的弊端太多而在二○一三年废除为止。《生命的航海》以中国介入韩战之后的长津湖战役为背景,描述了兴南撤退战役与SS Meredith Victory号帮助一万四千名难民逃往巨济岛的故事。理论上,韩战至今仍是进行中的战争,韩、中、日对于韩战的评价与历史定义,各有其坚持的立场。然而这出由韩流明星朱智勋与李准基主演的音乐剧,吸引了大量来自中国与日本的粉丝专程赴韩,不论政治,只为欧巴应援。国防部也从善如流,海外粉丝均可轻易地透过友善的网页界面订票、到剧场拿票与领取海报,剧院大厅也布置了男明星的人形看板供粉丝拍照,演出进行时,镜框式舞台两侧有即时的英语字幕。也就是说,这出音乐剧的海外粉丝针对性很强,透过韩流明星的号召力,以音乐剧的方式,站在南韩作为韩战「事主」的立场,对外发声。

其后韩战相关题材的音乐剧如池贤宇主演的《承诺》(2013),也是这种「国防部+韩国音乐剧协会+韩流明星」的模式。以任务导向的自制原创音乐剧来说,笔者也觉得作品完成度很高,虽然剧本老梗,但舞台上搭军舰、枪砲场景逼真、音乐与歌曲超级洗脑、舞台调度流畅,必须是建立在深厚的产业基础上。还有让笔者受到冲击的是:韩国竟然有这么多音乐剧演员吗?无论表演、歌唱、舞蹈均在水准之上。也让笔者自此更为关注韩流与韩国音乐剧产业互利双赢的关系。

西方原版输入  白领男女轻松消费享受

若将音乐剧视为代表西方文化的剧种的话,那么对韩国来说,接受、消化并驾驭这个艺术形式,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原版引进剧目来韩演出、将外国剧目本土化、自制原创剧目。韩国CJ集团演出事业部的李性勋代表曾在《南方周末》的访问中表示:「当人均GDP达到一万美金的时候,意味著人们不再满足于普通娱乐,可以开始文化消费。」笔者曾在位于三成洞的Coex Artium观赏标榜英国原版引进的音乐剧《洛基恐怖秀》The Rocky Horror Show于二○一○年首次来韩的演出,虽然在演出时使用英文,但舞台两侧有韩文字幕,演出中出现了一个令观众惊喜的说书人——韩国第一位出柜的同性恋艺人洪锡天,以韩文串场,观众反应颇为热烈。「原版」虽然不知道已经是第几轮的卡司了,但当时在韩国还是颇为受用。

让笔者觉得有趣的是,这个剧场位于Coex Mall的地铁出口,与周边的酒店、餐厅、水族馆、百货公司、宴会厅、展览厅、City Airport、地铁、巴士转运站形成了超级商圈,在Coex Artium看戏的概念,其实类似在信义区新光三越的「爆米花轻松剧场」看戏一样。但Coex Artium不是临时搭建因陋就简的剧场,而是正规的音乐剧剧场。来看戏的人并非文青或学生,而是打扮入时的年轻白领,在下班后选择音乐剧作为情侣约会活动。场内亦贩卖热狗、饮料、冰淇淋,观众可以坐在舒适的座位上享用。那种时髦、洋派、享乐的氛围,当真就是来做文化「消费」的。现在这个剧场由制造韩流偶像的SM公司营运,此为后话了。

国外剧码本土化  韩流明星施展舞台魅力

本土化的外国剧目在韩国很受欢迎,除了大家所熟悉的百老汇著名剧目如《妈妈咪呀》,韩国还有另一条路线,就是与Vereinigte Bühnen Wien公司固定的合作关系。《莫札特》、《伊丽莎白》、《皇太子鲁道夫》等都是近年引进奥地利剧目本土化的成功范例。笔者注意到这些剧目,大多与日本宝冢或东宝的演出节目重叠。这可能与VBW积极推广剧目到亚洲有关,而韩国与日本的音乐剧产业家底也有相似之处,多是由大财团把持投资营运,才得以负担资金门槛较高的音乐剧,购买版权后,再进行全盘的本土化。

在购得版权后,韩国在演出与设计上有很大的自主性。比如《伊丽莎白》在维也纳的舞台设计与服装还是使用老旧的版本,但在韩国已重新做了设计,更具现代感、更符合都会观众的品味。后来甚至连维也纳也采用韩国的谢幕方式了。而推广这些韩国人不太熟悉的剧目,顶级K-Pop歌手金俊秀的加入是重要的关键。与SM公司解约纠纷而无法上歌唱节目的金俊秀转向音乐剧发展,竟使他成为仅次于曹承佑的音乐剧明星,经过《莫札特》、《伊丽莎白》的历练后获得行业的认可,夺得韩国音乐剧大奖最佳男主角奖。有他演出的音乐剧往往在首轮演出时票房就百分之百卖出,大约演到卅五场时可以回本,这唯有顶级明星可以做得到。像东方神起瑜卤允浩、SS501金圭钟演出的音乐剧《宫》,SJ圭贤、2PM峻秀、2AM昶旻的《三剑客》,少女时代徐贤的《乱世佳人》亦吸引不少外国粉丝。眼见偶像在音乐剧发展的吸金能力,SM公司也首次跨足制作音乐剧Singing in the Rain,由SJ圭贤、少女时代Sunny、EXO伯贤演出。

自制年产上百部  建设专用剧场蔚然成风

韩国应该也是最爱自制音乐剧的国家,现在每年大约有一百多部的产出。第一个韩国自制音乐剧是《明成皇后》,跟中国一样,从民族题材入手摸索。但韩国人很快就领悟到音乐剧若局限于民族题材,对大众市场不利。除了引进外来剧目、开发新题材外,也大举投资兴建专门为音乐剧演出的剧场。比如位于瑞草洞的首尔艺术殿堂,不求「一厅多功能」,歌剧厅与音乐剧厅就是两个不同的场地,并搭配不同的硬体条件。另外,除了高资本的大型制作外,也发展出在两百至三百人的剧场内演出的音乐剧,比如已演出破千场的《花郎》,还有只限女性观众入场的Mr. Show,小场地与近距离接触反而是这类演出的卖点。

SM公司在接手Coex Artium之后,进行了一种新型态音乐剧的尝试,也就是使用全息照相科技制作的Hologram Musical。由旗下偶像们担纲的School of Oz就是今年在Coex Artium售票演出的第一个节目。这种新型态的节目究竟是音乐剧还一种「奇观」仍有待讨论,但已为业界投下了震撼弹。韩流明星或许不是每个人都有成为音乐剧演员的实力,但透过跨界资源的整合,应该只会把饼做大,为市场带来新的刺激。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