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性的聆听 温故创新 |
EIC音乐总监平彻尔。
EIC音乐总监平彻尔。(Franck Ferville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EIC「向布列兹致敬」音乐会

透视性的聆听 温故创新

由现代音乐大师布列兹所创立的乐团EIC(Ensemble Intercontemporain),是大师探索与诠释新音乐的重要团队,于二○一五年在新点子乐展留下观众赞叹的掌声之后将再度访台,这次将带来廿世纪的大师之作与近期的新音乐创作,以「透视性观点」呈现演出,向甫于今年一月辞世的大师布列兹致敬。

由现代音乐大师布列兹所创立的乐团EIC(Ensemble Intercontemporain),是大师探索与诠释新音乐的重要团队,于二○一五年在新点子乐展留下观众赞叹的掌声之后将再度访台,这次将带来廿世纪的大师之作与近期的新音乐创作,以「透视性观点」呈现演出,向甫于今年一月辞世的大师布列兹致敬。

EIC巴黎爱乐厅天团「向布列兹致敬」

10/21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许多人对「新音乐」保持著距离,有著刻板的印象:不能唤起沉溺与感伤的,非我族类。不可否认的,廿世纪初以来的各种打破调性音乐传统的创作,是一种不断将音乐建构理性化的过程,而这一理性化背后的动力,其实是一股对音乐自由的重新追寻,而要在这种理性的自由中重新奏出音乐性的美感,实不容易。

布列兹(Pierre Boulez)深谙演奏新音乐所面临的挑战,故在法国政府支持下于一九七六年创办了EIC,并亲手挑选和培训乐手。多年下来,在布列兹作为当代作曲家先锋与巨擘的视野与丰富的指挥经验灌溉下,EIC在精神的境界、认知的深度与技巧的精准方面,都俨然成为当今演奏与诠释新音乐的经典与权威。

不断演奏廿世纪大师之作

二○一三年起接任EIC音乐总监的平彻尔(Matthias Pintscher)不仅熟悉EIC的传统,也深知其特色与优势,他说:「作为一位指挥家和作曲家,吸引我的是一个从十五人到卅人的室内乐团,既可轻易发出管弦乐团的声响,又有室内乐的复杂性。」这样的编制加上精湛的技术,EIC可掌握任何最新的音乐和挑战,而平彻尔的期许是:「我们肯定要不断演奏廿世纪的大师之作,由此创造出一种透视性观点,以帮助了解过去时代的特有作品及那些让我们会看见未来的作品。」

EIC此回访台带来的透视性观点,可从几首乐曲中看出。荀贝格的第一号 《室内交响曲》Kammersymphonie Nr. 1 E-Dur op. 9,完成于一九○六年,是作曲家后浪漫风格的晚期作品,其从自由调性通往自由无调性的过渡性语法,开启了未来新音乐的大门。李给替(György Ligeti)的《给十三个乐器的室内协奏曲》Kammerkonzert für 13 Instrumentalisten中,各种细碎音型密织出来的声音流束,在乐器与乐器群的竞奏与交叠中,流散又汇集成一道道声响的光谱,在作品诞生的一九六九至七○年间,呈现了一种超脱于战后序列主义的崭新声响作曲手法。布列兹一九八五年的《缅怀》Mémoriale是为纪念共事于IRCAM却早逝的长笛手Lawrence Beauregard所作,在室内乐声响伴奏下,长笛演奏著多变的、两到三小节的音型,形成一串声响的马赛克效果;特别的是,长笛在这首曲子里游走在中低音域的幽暗声响中探索各种技巧的可能性,前卫的技巧不再排斥散发深浓的情感,是一种对新音乐的斗士最真挚又不失理性的怀念与致敬。

持续探索的新音乐精神

除了以廿世纪大师之作点出透视的轨迹外,EIC还要呈现环绕这个轨迹的其他光芒与未来的展望,包括唐纳多尼(Franco Donatoni)的《主题》Tema、曼托凡尼(Bruno Mantovani)的《停滞之舞》Les Danses interrompues、台湾作曲家谢宗仁的《枫之絮语木管五重奏》,还有指挥平彻尔的钢琴曲《光的漩转织体》Whirling tissue of light。透过这样的组合,EIC透露了一个讯息:新音乐的精神与文化不是仅仅回顾大师,而是要在大师开辟出的道路上继续探索。

布列兹在留下了无数对新音乐的贡献后,于二○一六年一月与世长辞。向布列兹致敬最好的方式,就是莫忘他的理想与实践,而这些我们都可以在EIC的音乐会中,再度心领神会!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