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华富美 歌剧开创另类演出形式 |
纽约近年来有许多小型歌剧团在非传统的地方表演,LoftOpera就是其中之一。
纽约近年来有许多小型歌剧团在非传统的地方表演,LoftOpera就是其中之一。(演出主办单位 提供)
纽约

未必华富美 歌剧开创另类演出形式

歌剧演出总是让人想到堂皇的剧院、衣香鬓影的盛装观众,但现今的歌剧演出已经有了不一样的发展。在纽约,就有几个歌剧团走出剧院,挑选另类空间进行表演;而在洛杉矶,更有团体搬出限地制作,让观众在城市行走中聆赏歌剧。不同于大都会的实验演出,中型城市则采取集中举办的形式,以短期的歌剧节集中宣传,吸引观众目光。

歌剧演出总是让人想到堂皇的剧院、衣香鬓影的盛装观众,但现今的歌剧演出已经有了不一样的发展。在纽约,就有几个歌剧团走出剧院,挑选另类空间进行表演;而在洛杉矶,更有团体搬出限地制作,让观众在城市行走中聆赏歌剧。不同于大都会的实验演出,中型城市则采取集中举办的形式,以短期的歌剧节集中宣传,吸引观众目光。

歌剧是西方传统表演艺术中最昂贵的一种,堂皇的剧院、盛大的场面、豪华的布景、盛装的观众,都让歌剧演出所费不赀。然而这些过去让人向往的理由,现在却引来菁英小众之讥,甚至让人畏之却步,所以廿一世纪歌剧演出纷纷走向在另类场地、非传统形式的路线。

大都会中的另类歌剧演出

纽约有个叫做On Site Opera的团体,专门去找一些现成的房子,让整个表演围绕著房子的规格打转,他们去年在上东城一所豪华的私人宅邸里演出《塞尔维亚的理发师》,不但形式不寻常,因为观众从院子跟著演员转到房子里,歌剧本身也是很少见,因为这不是罗西尼的版本,而是Giovanni Paisiello的版本,一七八二年首演,是至今仍留传的以伯马榭(Beaumarchais)三部曲写成的歌剧里,最早的一个。

另一个歌剧团LoftOpera则是擅长营造出party的气氛,他们都是在布鲁克林区的一些商业空间里演出,演的戏码虽然都是常青的戏,像是《托斯卡》、《马克白》等,但他们准许观众一边看戏一边喝啤酒,中场休息放的音乐是热门音乐,把看歌剧当成是一个娱乐,所以吸引了一批年轻的观众。

还有一个叫Hearbeat Opera今年稍早在曼哈顿中城间教堂的地下室,演出董尼才悌(Gaetano Donizetti)的《新娘露琪亚》Lucia di Lammermoor,但是音乐大幅缩减成九十分钟,乐队只有五人,仅用钢琴、大提琴、竖笛、吉他和打击乐器来表现。

而在洛杉矶则有一个The Industry,就走得更极端。这个团体标榜创造「音乐、歌剧、视觉和融入的体验」,制作的都是全新、而且只能在特定场地欣赏的歌剧。他们首先在二○一三年以《看不见的城市》Invisible Cities打出名号,演出地点是在中央火车站里,观众在车站里走来走去,戴著耳机聆听由无线传来的音乐,身边则可能突然跳出舞者或演员,表演一段,而这些都是混在川流的人潮里。

去年他们推出一个更具野心的《搭便车》Hopscotch制作,观众分坐在廿四辆加长礼车里,车上有乐和歌者表演,每到一个目的地下车,看另一段表演,再搭下一辆车继续这个行动歌剧。这个制作共动用六组作曲作词搭档,一百廿十个音乐家和舞者,以及不知多少时间的策划才完成。

中型城市以歌剧节整合行销

纽约和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可以容许小型实验性的歌剧表演,是因为当地还有正规的歌剧院,让观众可以看到传统的歌剧演出。但是其他中型的城市就没这么幸运,它们也面临观众流失的问题,但没有足够的音乐家和观众来做替代的表演,只能在现有的基础上改变,其中一个方法,是取消或缩减传统的歌剧季,把过去分散在一年中不同时间的制作,集中在短时间内变成歌剧节,包括费城、德拉瓦州(Delaware)和加拿大的温哥华,都采行这个方式。

歌剧节的优点是集中行销宣传乃至制作的费用,不用再分散在一整年里,每次演出都是单打独斗。密集的宣传,可以在当地造成话题,甚至吸引外地的观众,如同欧洲很多音乐节一样。而要吸引外地观众,就得要排出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演出,这通常表示新创作,这对作曲家来说,也有好处。如果这个模式成功,未来美国歌剧的面貌,可能会有所不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