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文化界多场选举 反映工作者关注唤起业界意识 |
2016香港艺术发展局艺术范畴代表提名推选活动其中四位候选人(左起陈慧、李俊良、陈锦成、周博贤)的传单,他们也成功当选。
2016香港艺术发展局艺术范畴代表提名推选活动其中四位候选人(左起陈慧、李俊良、陈锦成、周博贤)的传单,他们也成功当选。(陈国慧 提供)
香港

去年文化界多场选举 反映工作者关注唤起业界意识

「雨伞革命」的发生,引发香港民众对自身社会与政治现况的关注,也唤醒了大众改变现状的动能,同样的情形也在文化界发生。去年包含立法会「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功能界别选举、艺术发展局艺术范畴代表提名推选及特首选委会选举(文化小组)等选举活动,都可以看到对建制派的挑战,结果各有成败,但唤起业界工作者对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更多关心,亦是为未来铺路。

文字|陈国慧
第289期 / 2017年01月号

「雨伞革命」的发生,引发香港民众对自身社会与政治现况的关注,也唤醒了大众改变现状的动能,同样的情形也在文化界发生。去年包含立法会「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功能界别选举、艺术发展局艺术范畴代表提名推选及特首选委会选举(文化小组)等选举活动,都可以看到对建制派的挑战,结果各有成败,但唤起业界工作者对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更多关心,亦是为未来铺路。

雨伞运动后一年上演的《狮子头上钉Banner》在舞台上写实再现占领场景,开场前邀请观众上台拾起雨伞,让大家从感性角度纾解心里郁结,台上演员的激动情绪,也隐然反映作品是一个疗治的过程,有些事情似乎是难以改变。今年该剧的再演以理性思考切入,对白梳理曾参与运动者的挣扎和焦虑,为现实压力无法延续心志本来人之常情,到最后转变为具体参与社区前线和选举令人感到还有生机,观众下台一人一票投向未来虽然未免刻意,但也是这剧创作团队唤醒莫忘初衷的心思。

 从下而上的民意反映

事实上,虽然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还是言之尚早,小圈子选举制度的问题未解决,高墙仍然破不得,不过是否全无去路也不尽然,因此剧中有此尾声的安排看来也是饶富意义。去年九月的立法会「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功能界别选举,由资深音乐人周博贤挑战多年来稳坐席位的议员马逢国,这界别属「文化」的选民只占部分,其他界别不少是建制票源。而前次选举艺术家周俊辉首次挑战让席位不再「自动当选」,有所选择的形势,让业界思考选举制度的问题和争取「如何成为选民」。

 虽然功能界别选举目前仍然全数是团体票,因此捆绑了选择的意向,在欠缺个人票的情况下,周博贤获八百零九票当然不及以一千三百八十九票连任的马逢国,但较上届的周俊辉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跃进。同时去年不少团体也纷纷启动由会员或是职员先作内部投票的机制,与以往只由董事会或团体负责人「说了算」的做法有不同,从下而上反映业界的看法,即使是微小的动作,也有机会产生民主的蝴蝶效应。

 这效应先体现在去年十一月底的艺术发展局艺术范畴代表提名推选活动上。二○一三年的选举,十个艺术界别竞争激烈,一改以往有些界别「自动当选」的疲态,加上最后主要是属改革派的阵营当选,令人对艺术发展局的新气象有所期待。诚然三年的工作任期不算短,但要改变固有体制也是困难重重,而且才刚适应环境思考策略,已然要面对换人的处境。

 吹皱春水让建制派感受压力

这一届艺术发展局选举的选前声势较上一届失色,宣传的效应也较上一届弱,理论上这一年进行个人选民(重新)登记的门槛较去届低,选情应该更具竞争力,但合资格者登记的意愿如何,或是重新登记的选民是否能透过选举代表办事处获得足够的资讯,也令这次选举波折甚多。此外,电影及媒体艺术、艺术评论、艺术教育及戏曲的候选人成功连任和戏曲范畴自动当选的情况,也让部分选民意兴阑珊,其余六个范畴的候选人也担心投票率低。不过实况是最后投票率较上一届高,而首度挑战音乐范畴前辈级委员、音乐家费明仪的周博贤成功当选,连同击倒上届戏剧委员黄秋生的资深剧场人李俊亮,和在文学范畴的当选的陈慧,加上连任的视艺界陈锦成、舞蹈界梅卓燕和艺术行政钟小梅,这年艺术发展局的选举仍然是业界一场赢得漂亮的仗,也反映个人票选民的影响力。

 至于刚在十二月初进行特首选委会选举(文化小组)则是另一场硬仗。以往这些手握特首选票的选委也是由建制派人士自动当选,今年有由多位业界前线工作者包括周博贤、周俊辉、剧作家庄梅岩等组成「文化同行」十五人连线团队,与建制派由汪明荃、阮兆辉等领军的「文化共融」争选委席位,的确令建制派也感到压力。虽然最后「文化同行」未有一人当选,但上述多个选举的确唤起业界工作者对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更多关心,未尝不是为未来铺路。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