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应该像一个知识馆,让人在此获得能量 |
大开剧团团长、导演刘仲伦
大开剧团团长、导演刘仲伦
特别企画(二) Feature 两厅院30周年 大剧院时代来临 ! 各家之言 创作、经营者 大开剧团团长、导演刘仲伦

剧院应该像一个知识馆,让人在此获得能量

文字|吴思锋、卢宏文
第289期 / 2017年01月号

表演艺术遇到大剧院时代,首当其冲的是经营团队准备好接团队的招了吗?现当代的表演艺术,界线愈来愈模糊,不仅跨领域,使用各种过往禁忌的材料,如火、水等特效,或是涉及裸露或暴力尺度,或近年常使用的更改观演位置的案例愈来愈多。这意味著空间维运者不仅要做个好的管理单位,还要跟上团队的脚步,一起面对挑战。

大剧院时代,应该可以纳涵和孕育更多剧场人才。台中这几年来因著戏剧专科高中职的设立增班及更多文化展演设施的兴建,所以对於戏剧人才是有需求的。但是台中的大专院校又没有戏剧相关科系。因此人才培训的责任,就会落到地方剧团的身上;也就是自己的人才自己练,也让地方剧团的教育成本相对增加。当台中国家歌剧院设立时,我们是很兴奋的,期待这里是可以练兵带将,与他团切磋琢磨,学习国际天团的所在,同时也是可以广纳原本在外地念书的戏剧专业人才,期待未来可以共同打拚。但是目前这部分仍在建构工程等待中。

在大数据时代下的大剧院时代,是将表演艺术教育的数位平台建立的好时机。除了将国际和国内的表演艺术资料数位化与公开化,同时让地方的戏剧发展史被记录下来。因此剧院内的研究员就像与图书馆或是科博馆、国美馆的研究员一样重要。

不过在表演艺术圈有大剧院,就有小剧场。选择在哪种空间演出不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选择的问题。廿多年前,剧团与团长/创团人是紧紧绑在一起的,但是这十年来的年轻剧场工作者,已经不再像以前死守一个团,为了制作就可以成军,反而更自由,像百变金刚一般,所以他们的发展面多元,能量高,具有突击性和能动性,加上网路世界的活络串联,让他们的作品能见度更高,也新生出一批不同的观众群。

不论是大剧院或小剧场,我觉得剧院与创作者、观众最美好的关系是,这三者彼此都需要对方。观众其实想在剧场里找到生活中的缩影,而且他们渴望打破目前的观演关系。对于创作者来说,要思考的不只是表现自己,还得去找到一个新的语言形式和拥抱观众。剧院不应该只是一个空间,它应该像一个知识馆一样,让人愿意在这里长时间逗留,贯通任督,获得能量。

至于最想给年轻的剧场工作的建议,我觉得阅读跟思考是一辈子的事,尤其是要目标的对话,我的经验是当剧团开始有读书会后,剧团里的成员会开始厘清和认同团队的核心理念,让剧团变成一个真正的团队,真的开始去思考问题,这时候才能有所突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