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卡拉库塔共和国》的身体舞动充满非洲意象。(© doune photo 舞在八月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卡拉库塔共和国》呼喊革命 为「舞在八月」揭幕

今年的柏林「舞在八月」舞蹈节很政治,艺术总监苏提南表示她的策展方向关注舞蹈与当今世界如何对话,刻意邀观众一起在现代舞蹈里辩证政治。开幕大作是布吉纳法索编舞家瑟尔吉.艾梅.库里巴里的《卡拉库塔共和国》,取材奈及利亚音乐传奇费拉.库蒂,充满政治讯息,编舞家以舞蹈对自己的母国呼喊革命,以舞蹈抵抗强权、恐怖主义。

今年的柏林「舞在八月」舞蹈节很政治,艺术总监苏提南表示她的策展方向关注舞蹈与当今世界如何对话,刻意邀观众一起在现代舞蹈里辩证政治。开幕大作是布吉纳法索编舞家瑟尔吉.艾梅.库里巴里的《卡拉库塔共和国》,取材奈及利亚音乐传奇费拉.库蒂,充满政治讯息,编舞家以舞蹈对自己的母国呼喊革命,以舞蹈抵抗强权、恐怖主义。

第廿九届柏林「舞在八月」(Tanz im August)于八月十一日开幕,来自廿一国的廿八出舞蹈制作在柏林演出,是柏林夏季最重要的表演艺术节。芬兰藉艺术节总监维儿维.苏提南(Virve Sutinen)表示,她策展的方向并非著重舞者、舞团名气,她关注舞蹈与当今世界如何对话,她刻意让二○一七的节目单很政治,邀观众一起在现代舞蹈里辩证政治。

最近又开始爆发创作能量的莎夏.瓦兹(Sasha Waltz),在今年「舞在八月」推出新作品《生物》Kreatur,与荷兰服装设计师艾莉丝.范.荷本(Iris van Herpen)充满前卫建筑线条的高级订制服与现代舞蹈结合,视觉效果强烈,编舞家历经沉潜,积极重回现代舞舞台,受到舞评热烈欢迎。

今年的开幕大作是布吉纳法索编舞家瑟尔吉.艾梅.库里巴里(Serge Aimé Coulibaly)的《卡拉库塔共和国》Kalakuta Republic,这出充满政治讯息的舞作非常符合艺术节总监苏提南的政治策展方向,来自非洲的打击乐音在非常政治的柏林演出,非常合拍。

非洲敲打乐传奇

库里巴里原籍布吉纳法索,在母国、比利时两地创作,与亚兰.布拉德勒(Alain Platel)、西迪.拉比(Sidi Larbi Cherkaoui)有密切的合作关系。他的舞蹈创作指向非洲大地,从不避讳政治,全新作品《卡拉库塔共和国》取材奈及利亚音乐传奇费拉.库蒂(Fela Kuti,1938-1997),欧洲各大舞蹈节争相邀请,巡回行程非常密集。

费拉.库蒂是「非洲敲打乐」(Afrobeat)先驱,他在奈及利亚建立了「卡拉库塔共和国」,宣称不受奈及利亚政府控制,是独立的音乐乌托邦。共和国其实就是一栋房子,里面住著库蒂的家人、乐团、仰慕者,有免费的健康诊所、录音室设备,库蒂就在这里录制他的畅销唱片。他的音乐充满政治能量,批评军政府、政治腐败,传唱整个奈及利亚,渗透入其他非洲国家。他信仰一夫多妻,一生迎娶了廿七位女性。奈及利亚军人在一九七八年二月攻入「卡拉库塔共和国」,将费拉.库蒂的母亲扔出窗外,乌托邦被暴力摧毁。

抽象舞蹈传达政治改革意念

费拉.库蒂的音乐对非洲大陆影响深远,库里巴里以抽象的舞蹈语汇、缤纷多彩的舞台,向这位音乐传奇致敬。库里巴里亲自上台,与六位舞者在非洲敲打乐中起舞。《卡拉库塔共和国》的身体舞动充满非洲意象,每位舞者都是黑暗大陆的动物,在乾涸中挣扎起身,在压迫中奋力抵抗,贴地匍匐时,随时准备下一秒的跳跃爆发,肢体能量非常惊人。编舞家刻意在清一色的黑人舞者当中安排了一位白人女舞者,刻意破坏舞台上的单一肤色光谱。整出舞作并非写实叙述费拉.库蒂的生平,而是以他的音乐为创作骨架,重建被强权摧毁的音乐乌托邦,被击倒的,随时酝酿下一波革命。编舞家以舞蹈对自己的母国呼喊革命,以舞蹈抵抗强权、恐怖主义。非洲政治其实离柏林人不远,美国维吉尼亚州爆发极右派游行,高举纳粹旗帜,德国九月将有全国大选,极右派政党积极在全国各地宣扬仇恨。总是有人说「艺术非关政治」,其实凡事皆政治,艺术若不反抗,就等著被强权宰杀。

八月柏林是表演艺术淡季,各大表演场所都要等到九月才展开全新表演季,「舞在八月」因此特别珍贵,让被游客霸占的盛夏柏林保有艺术气味。柏林是政治首都,艺术家不怕与政治对话,艺术才能继续张狂。

专栏广告图片
新古典室内乐团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