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昆新编《红楼别梦》 翻转视角说宝钗 |
《红楼别梦》中〈别梦〉一场让宝玉(右)出家后回家,和前妻宝钗(左)作了禅味非凡的交流。
《红楼别梦》中〈别梦〉一场让宝玉(右)出家后回家,和前妻宝钗(左)作了禅味非凡的交流。(上海昆剧团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上昆新编《红楼别梦》 翻转视角说宝钗

上海昆剧团于八月初演出新编剧《红楼别梦》,首度在音乐厅演出昆剧,由甫获梅花奖的旦角沈昳丽主演,跳开宝黛之恋,以现代女性观点,续写红楼薛宝钗,以薛嫁入贾府为开端,如何看待自我被安排的命运、如何接纳弃别出离红尘的夫婿……

上海昆剧团于八月初演出新编剧《红楼别梦》,首度在音乐厅演出昆剧,由甫获梅花奖的旦角沈昳丽主演,跳开宝黛之恋,以现代女性观点,续写红楼薛宝钗,以薛嫁入贾府为开端,如何看待自我被安排的命运、如何接纳弃别出离红尘的夫婿……

因为电视悬幻剧《三生三世》热播爆红,接著电影版也闹得哄声不断,除了粉丝效应之外,重点集中在抄袭门,连带扯出宫斗大咖《甄嬛传》的作者也是有案在身。其实上海越剧团曾推出过同名剧作,虽为同名,转化为剧场样态,动刀俐落便可安全过关,又省心又省去非议。天下文抄者众多,关键原作有张力,还是改编后更适合票房呢?模式有许多技法,有的歪批戏说,有的颠覆翻案,有的改写整合,最好入手的是选人物原型,其他的戏节靠自我丰满羽翼,上海昆剧团八月初推出新编《红楼别梦》,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演出,以现代女性观点,续写红楼女子薛宝钗,满台女性场场票房生辉,掌声中曹公笔下的人物形象令人浮想连篇。

孤独与哀伤

宣传上说这是六百年来,昆剧首度在音乐厅演出,从主创人员的阵容(新得梅花奖的女一号沈昳丽)、线装版印制的节目单到叶锦添的服装设计,可说是本年度强打,编剧指出原作中意喻宝钗是「高山隐士,任是无情也动人」,便以此赞誉为发想,探掘隐士的情怀和心境,经典红楼是书迷心尖上的一滴泪,高潮冲突戏多在林妹妹一处,本剧反转视角以薛嫁入贾府为开端,如何看待自我被安排的命运、如何接纳弃别出离红尘的夫婿……戏分五折〈催妆〉、〈破镜〉、〈双祭〉、〈赠别〉、〈别梦〉,环状音乐厅将文武场复古置放台上,明式厅堂雕花木窗,生角未勒头兼作检场,十二青衣女子串接场间戏氛,著水衣执扇的小贴旦,还身兼幕间配唱「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的主旋律。

从全视线多角度的文学展现,微缩拉回到特写又细腻的宝钗心语,宝哥哥还是冥顽不劣,只想和林妹妹成双厮守,宝钗却不同以往了,试图在处世大度和圆融间,释放些人性与个性,她雀跃又娇羞地想像新婚的欢愉,一旦发觉自己是代嫁者,对母亲呛声,敢撕嫁衣,成亲时被识破也反问夫婿,我该承认知道自已是被掉包吗?祭奠闺密好友黛玉,作诗宣泄情绪,写到「一签素,空对秋」,愁思悲戚比以泪还债的林姑娘更催人哀乎,幽幽袅袅的宝钗,是宝钗?非宝钗?想为金玉良缘的预言开脱些宿命感,更添不少无力的孤独。

参禅与和解

原著的发展主线在抄检大观园和宝玉出家后,几乎无冲突可作戏,〈别梦〉一场却让宝玉出家后回家,和前妻作了禅味非凡的交流,场上安排得也颇有迷蒙清意,宝钗一身白净,年年重回残败的大观园,折枝红梅遥寄当年诗社的姐妹们,似乎在梦般空灵的情景里,更有超脱世俗的力道 。

说这是关于和解的故事,我们如何与过往和解?如何与自我和解?如何与命运和解?当宝玉辞亲出家时,说我放不下的只有妳,劝宝钗为自己而活,撼动了晶莹冷香的心,原来知己就在眼前,了悟最大的爱是彼此解脱,亲手替他披上象征意涵的大红斗篷,分手前早就完成了破镜中的和解。

与其说是与前夫的对话,倒不如说当年一曲(寄生草)暗喻两人日后「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情种者只能出家,否则生活的摧折如何能来去无牵挂?寻源问道参话头,白茫大地既是回归她本来面目,也是众生清净本心,心神合一就是与自我的和解了。远较曹公说她纵然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目送出家后的情僧宝玉,重入身后斑驳的荣府,隐士心怀已虚化,何辩是与非。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