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O「凡斯卡与西贝流士」 融雪中的盎然生机 具现音符之中 |
芬兰指挥家凡斯卡
芬兰指挥家凡斯卡(Greg Helgeson 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音乐

NSO「凡斯卡与西贝流士」 融雪中的盎然生机 具现音符之中

来自芬兰的指挥大师凡斯卡,也是知名的芬兰作曲家西贝流士作品诠释大家,后者以音乐描绘家国的峻伟风景,前者则以指挥棒让曲中风景立体呈现。凡斯卡这次与NSO合作,除了演出西贝流士的《第五号交响曲》,也将呈现丹麦作曲家卡尔.尼尔森的《太阳神》序曲,北国风情将随音符在台北乐迷面前铺展开来……

文字|吴毓庭、Greg Helgeson
第299期 / 2017年11月号

来自芬兰的指挥大师凡斯卡,也是知名的芬兰作曲家西贝流士作品诠释大家,后者以音乐描绘家国的峻伟风景,前者则以指挥棒让曲中风景立体呈现。凡斯卡这次与NSO合作,除了演出西贝流士的《第五号交响曲》,也将呈现丹麦作曲家卡尔.尼尔森的《太阳神》序曲,北国风情将随音符在台北乐迷面前铺展开来……

NSO名家系列「凡斯卡与西贝流士」

11/25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泪中有最深的喜悦,或许可用来形容西贝流士的作品与芬兰人的性格」当代诠释西贝流士大家,指挥凡斯卡(Osmo Vanska)如此看待自己的文化源流。

在长期覆雪、缺少生机的环境中求生是所有高纬度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但芬兰还因身处瑞典与俄罗斯之间,遭受数百年两强权接连殖民,使其文化发展长期备受压抑,也正因如此,芬兰的体质强韧、性格低调,一如芬兰国树——欧洲白桦,内敛不显地屹立于风雪中,也如凡斯卡所言「喜悦深藏于泪水里」。

以音乐诠释芬兰迷人的地景

透过凡斯卡的观点,我们其实更能理解西贝流士音乐的声响;像是每当低音乐器持续鸣响,延长如冰封世界的荒凉平原,同时又会出现许多细碎的木管动机与定音鼓滚奏,仿佛融雪前后,万物静待动身、世界将翻新为彩色。

凡斯卡自述他在八、九岁时,于家乡Samminki首次听见西贝流士《第五号交响曲》后,大幅拓展了他对音乐的想像。后来当他在廿九岁夺得「贝桑颂青年指挥大赛」首奖,开始其指挥生涯,他专注演奏西贝流士作品——这来自童年的回忆,更让他累积出令人瞩目的成就。

他和首次任职首席指挥的拉赫蒂管弦乐团(Lahti Symphony Orchestra)曾于瑞典唱片厂牌BIS灌录西贝流士交响曲全集;二○○三年受聘为明尼苏达管弦乐团音乐总监后又再度灌录了一次。近年则与伦敦爱乐管弦乐团(LPO)在二○一○与一六皆合作了西贝流士全本交响曲系列。

在这频繁演出西贝流士的历程里,凡斯卡屡被问及一次次重新诠释有何改变,在去年的访谈中他说道:「现在会花更多时间『换气』,基本的概念或许没有变过,但每一个阶段我想像出的颜色都略有不同。」凡斯卡的诠释特别讲究声响的立体感,正如芬兰迷人的自然地景纷呈,本次与国家交响乐团合作《第五号交响曲》,著实令人期待他会如何处理第一乐章繁复的交叠乐句、第二乐章静谧中的生机展现与末乐章十六只天鹅飞越天际之场景。

热中演奏廿世纪后音乐

凡斯卡也相当热中于演奏廿世纪后的音乐,特别是北欧作曲家之作,除西贝流士,还有卡尔.尼尔森(Carl August Nielsen)、卡勒维.阿霍(Kalevi Aho)等。这次将演出的尼尔森《太阳神》序曲,为作曲家于爱琴海旁受日出日落启发之作,乐念描绘了太阳神赫利奥斯(Helios,阿波罗之前的太阳神)驾驶日车来到与离去交替昼夜时序。全曲音响温暖,调性变换频仍,仿若层层色彩彼此渲染,特别能展现指挥的想像力。

此次还邀请到生于台湾、活跃于国际的中提琴家黄心芸,与凡斯卡演出巴尔托克中提琴协奏曲和杨聪贤《悲歌》。前者洋溢东欧音乐之独特重性、节奏多变的特色,特别能突显北欧与东欧乐念一静一动的迥异美感;后者则是作曲家以二二八事件为题材写于一九九五年的作品,由中提琴演绎的受难主角与陈述「2281947」等数字之鼓声共同展开,其间情绪浓烈,令听者几近感同身受,展现出创作者对时代的细腻关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