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摩尔古薪舞集《Varhung~心事谁人知》 放松说出口 沉醉中保持清醒内在 |
《Varhung~心事谁人知》让舞者的心事从掩藏到诉说,舞作也从紧绷转向放松。
《Varhung~心事谁人知》让舞者的心事从掩藏到诉说,舞作也从紧绷转向放松。(黄煚哲 摄 蒂摩尔古薪舞集 提供)
舞蹈

蒂摩尔古薪舞集《Varhung~心事谁人知》 放松说出口 沉醉中保持清醒内在

蒂摩尔古薪舞集的新作《Varhung~心事谁人知》脱胎于编舞家巴鲁.玛迪霖二○一六年的卅分钟短篇同名舞作,前作为女性发声,本作则拓展了关怀对象,在部落生活中扮演要角的植物月桃,也成了舞作发展的动作元素。习于压抑的屏东排湾族舞者藉著唱歌小酌难得放松,但沉醉之中,仍须清醒感受;对巴鲁来说,沉醉中保持清醒的内在,是本作最艰难也最迷人之处。

文字|张慧慧、黄煚哲
第299期 / 2017年11月号

蒂摩尔古薪舞集的新作《Varhung~心事谁人知》脱胎于编舞家巴鲁.玛迪霖二○一六年的卅分钟短篇同名舞作,前作为女性发声,本作则拓展了关怀对象,在部落生活中扮演要角的植物月桃,也成了舞作发展的动作元素。习于压抑的屏东排湾族舞者藉著唱歌小酌难得放松,但沉醉之中,仍须清醒感受;对巴鲁来说,沉醉中保持清醒的内在,是本作最艰难也最迷人之处。

蒂摩尔古薪舞集《Varhung~心事谁人知》

11/3~4  19:30   11/5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11/17~18  19:30   11/19  14:30

屏东艺术馆

INFO  08-7994849

蒂摩尔古薪舞集团长路之.玛迪霖(Ljuzem Madiljin)指著《Varhung~心事谁人知》的宣传小卡上团队亲手车上的红线,「心事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刺在心上,有点痛的。」

本作脱胎于编舞家巴鲁.玛迪霖(Baru Madiljin)在二○一六年的卅分钟短篇同名舞作,前作为女性发声,本作仅留下一些动作元素,拓展了关怀对象,巴鲁说:「早期部落的阿姨叔叔们外出工作,接触不同的文化,他们的甘苦谁会了解?从他们身上,我回望自己,Varhung在排湾族语汇中是『心』,也是内在情感的交流,我觉得很可以代表生在台湾土地上的我们。」

「编舞时,我把自己投射为听者与说者,我不断问:Anemaq?Makudja?」Anemaq是排湾族语中的「什么」,Makudja是「怎么了」,巴鲁用这两个词汇贯穿全舞,探问四位舞者,爱情的苦闷、生活的难处。巴鲁说,一位总是倾听别人心事却无人可倾诉的男舞者,仿佛也在这作品得到了宣泄。

舞动之中  有摘剥月桃的手

除了蒂摩尔古薪舞集已融入创作DNA的排湾族四步舞,「月桃」是本作的另一项重要的肢体发展关键。月桃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分布于亚热带低海拔山区,在台湾非常普遍,叶鞘晒乾后可编成各种日常用品,充斥在部落从生到死的许多重要时刻。对巴鲁来说,唾手可得的月桃寄寓著族人们的情感,他因此带著舞者们到屏东山上采摘月桃,「过程中,采摘、晒乾、一层一层剥的细微动作,都成为本作的动作元素。」

自二○○六年创团以来,玛迪霖姐弟坚持著原乡排湾族文化萃取与转化,除了自我的学习外,分享也是创作中重要的一环。演出前,将放映卅分钟的记录片,片中记录了采摘月桃的过程,期能透过部落生活中小小的刺点,让观者进入排湾族的文化。

沉醉之中  依然清醒感受

心事的掩藏到诉说,舞者们唱著林班歌、部落流行金曲,舞作的质地也从紧绷转向放松。但巴鲁坦承,放松得来不易。屏东地磨儿部落排湾族性格内敛压抑,加以职业舞者对于「跳舞」的自觉,「我们容易太拘谨、太刻意,一直排不出那个段落,某天下午我们不排练,去部落的卡拉OK,喝酒,要舞者们感受沉浸在自己世界,但又要不断地提醒他们要清醒地感受……」

对巴鲁来说,沉醉中保持清醒的内在,是本作最艰难也最迷人之处,「看起来像醉了,但其实是在非常理性的状态。要hold住那个放,很像我们的部落。」他说那些在宴会微醺中自在跳著四步舞唱歌的族人们「像跳醉拳,很美」,酒精成为拘谨日常的破口,使人诚实,因此在演出前,舞团也将准备从山上带来的小米酒,邀请观众入场前小酌。路之说:「让大家用诚实的心看这支舞,现场也有舞者在台上剥月桃,就像一层一层被剥开的心。」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