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尝试不设限 演奏新锐创造新风景 |
胡琴演奏家王滢絜走上国际,重新去思考二胡的各种可能。
胡琴演奏家王滢絜走上国际,重新去思考二胡的各种可能。(王董硕 摄 王滢絜 提供)
焦点专题(二) Focus 台湾国乐新势力 迈向世界的进行式/演奏篇

多方尝试不设限 演奏新锐创造新风景

台湾多年来培育了丰富的国乐演奏人才,除了成为国内外乐团的生力军,也以个人身分或组成小团体的方式,在国乐的表演形式上开创各种可能:或组合各乐种乐器,或融会爵士、流行、摇滚等风格,或加入现代音乐手法,同时也将国乐乐器带上世界音乐的舞台,他们透过国乐,大胆提出自己的观点,创造丰富缤纷的音乐新风景。

文字|廖诗昀
摄影|王董硕徐钦敏Aura
第303期 / 2018年03月号

台湾多年来培育了丰富的国乐演奏人才,除了成为国内外乐团的生力军,也以个人身分或组成小团体的方式,在国乐的表演形式上开创各种可能:或组合各乐种乐器,或融会爵士、流行、摇滚等风格,或加入现代音乐手法,同时也将国乐乐器带上世界音乐的舞台,他们透过国乐,大胆提出自己的观点,创造丰富缤纷的音乐新风景。

现今台湾的国乐界经过多年培养,在演奏方面孕育了大量优秀人才,除了进入国内乐团,也有许多演奏家受聘于国外,如澳门中乐团、香港中乐团都有台湾国乐演奏家的身影,二○一七年成立的中国苏州民族乐团台湾演奏家更占了三分之一,说明了台湾在国乐演奏人才培育上的成果。然而,除了加入大型乐团,还有许多演奏家们单枪匹马或相互组成各种的小团队,除了纯粹的国乐乐器组合,由于他们多已大量接触各种不同的音乐形式,因此组合也包括了各乐种乐器,风格大量借鉴爵士、流行、摇滚及现代音乐手法,除了开发新风格,也将国乐乐器带向世界音乐的舞台。 不为创新而创新,他们将自身的体验消化转换,透过国乐,表达出自身的观点,也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新的风景。

单枪匹马闯世界  打开无限可能

钟玉凤与连佩如两位台湾演奏家,都以琵琶向世界发声。钟玉凤在台湾接受琵琶演奏专业训练,除了加入「忘乐小集」进行传统展演外,曾与独立音乐创作人林生祥组成了「生祥与瓦窑坑」,参与了流浪之歌音乐节、德国音乐越界计划、鲁多许塔音乐节,也是少数以琵琶演奏家身分接受各种国际世界音乐节演出邀约者。她将琵琶的演奏手法自由运用在不同的音乐类型里与世界各种乐器对话,创造了专属于她向世界叙事的口吻与腔调。「Sweep漩指跨界乐团」以琵琶为主加上电吉他、电贝斯、鼓手,融合传统、世界、当代、视觉、影像、舞蹈等等艺术元素。师承蒲东派大师林石城,连佩如已出版多张琵琶演奏专辑,除了对传统乐曲深刻钻研,更发展「琵琶旅行乐志」计划,前往澳洲、法国与当地音乐家进行交流并录制专辑。

单枪匹马向世界叩问的,还有曾任北市国胡琴首席演奏家的王滢絜。她自幼接受非常严谨的古典音乐教育,学习钢琴、小提琴与理论作曲,八岁时开始学习二胡,是台湾第一位二胡演奏硕士。成为自由演奏家之后,王滢絜到了法国,与更多现代音乐作曲家及演奏家接触。传统演奏上不喜欢的杂音却成了外人耳中优美的音声,让她重新去思考二胡的各种可能。王滢絜的专辑《云树》在去年由法国出版现代音乐的唱片公司「指纹唱片」做了全球发行,为了进行现代音乐的推广,她持续以二胡进行各种演奏与讲座计划。另一位「第一」是现在于布鲁塞尔音乐院研读爵士乐演奏的笙演奏家洪绍桓,他是第一位国乐乐器作为主修进入爵士乐专业科系的音乐家。

「随心所欲乐团」演出时的风格轻松活泼,借由自由即兴让音乐家之间彼此对话。(徐钦敏 摄 随心所欲乐团 提供)

结合爵士与流行  国乐器演奏多元曲风

除了洪绍桓,在台湾其实也还有许多爵士乐与国乐合作的例子。「丝竹空爵士乐团」由爵士钢琴家彭郁雯创立于二○○五年,与一般爵士乐团不同在于其以笛子黄治平及柳阮陈崇青担任主要旋律乐器,并由戏曲专科学校出身的音乐家吴政君担任打击与二胡。大量国内外的邀演及稳定的创作,使得他们成为华人乐坛一个重要的代表团体。国乐爵士让熟悉国乐的人得到一个欣赏爵士乐的切入点,也让熟悉爵士的人发现国乐音色的美。「午后之树」爵士重奏原为口琴、木吉他及大提琴的组合,二○○九年加入了二胡,为其带来了重要的亮点。除了将国乐乐器结合在爵士乐队中,多数的团队其实是把「爵士」作为演奏风格的一种选择。二○○八年成立的「唯异新民乐」,团长梁启慧从国乐科毕业后,赴美研读电影原创配乐。结合国乐与作曲专长,唯异新民乐以竹笛、琵琶、古筝、二胡,加上键盘、贝斯、吉他与爵士鼓,融合摇滚、爵士与电影配乐,改编成新的国乐曲风作品。

与「唯异」一样以传统或民族器乐结合了贝斯、爵士鼓与吉他,是当代世界音乐中常见的组合。「随心所欲乐团」由团长二胡叶维仁与琵琶梁家宁发起,钢琴徐玮廷、打击陈胤錞也都是国乐专业毕业。如同团名「随心所欲」,他们不愿受到古典与流行、传统与现代的界线,只想随著心中的情绪感受,自由地选择诉说的方式。已经出了两张专辑的他们,除了改编流行歌、老歌与国乐经典曲目外,也自己创作了多首乐曲,演出主题通常为台湾的故事、音声、食物与风景,演出时的风格轻松活泼,借由自由即兴让音乐家之间彼此对话,兼具通俗与精致品味。「留声姬」由竹笛蔡佩芸、琵琶林思廷、二胡曾婉嘉共同组成,创作上将国乐加上西方流行音乐元素:摇滚、爵士、蓝调、R&B、Funky、电子、Disco等。其团员因长期浸淫各类风格音乐演出,使得他们运用起这些非国乐元素也能自然流畅,为不同领域观众开启一个接触国乐的契机。

「A Root同根生」以乐音诉说对宜兰的归属感。(Aura 摄 A Root同根生 提供)

自由创作无需定义  世界音乐生力军

「A Root同根生」由一群宜兰音乐人——笙杨智博、柳阮林琬婷、世界打击乐陈淯歆、贝斯郑皓与泰雅族裔键盘手林乔组成。《同根生Rooty Mental》专辑出版于二○一七年,使用中西民族乐器、电子、环境声景,将传统文化、音乐素材、在地故事及当代的宜兰文学结合在音乐中。「地景成诗,音景成乐」他们以乐音诉说对宜兰的归属感,也建构出脱俗出众的音乐新景。与「A Root同根生」一样难以定义的,还有由钢琴、笙、古筝与萨克斯风组成的「卡到音即兴乐团」,吉他与人声、打击、琵琶、大提琴、胡琴与键盘组成的「静谧时光」,结合人声、舞蹈、击乐、胡琴与阮的「声动乐团」,以唢呐琵琶为主加入阮、小提琴、大提琴的「天乐雅集」等,带著不同乐种的乐器,或透过前卫声响实验,或采用传统、西方古典、爵士、流行的语法,各自开展出难以定义的音乐风格。

在众多组合中,「三个人」乐团是极少数单以国乐乐器组成的团体。乐团由古筝郭岷勤、阮潘宜彤以及笛箫任重组成。这个三人国乐组合,主要使用了传统音乐、台湾民谣作为素材,三位团员皆担起作曲之责,手法上对风格毫不设限,自然地依据本身对传统及各类音乐的爱好与浸淫,带入不同的音乐色彩。良好的技术与默契加上轻快的风格,反映出音乐家们看待生活与世界的态度,将艺术的美感以雅俗共赏的方式分享给听众。除了团员创作,「三个人」也和不同的音乐家合作及委托创作,致力开创更多的可能性。除了乐团同名专辑《三个人》,团长郭岷勤也有自己的全创作专辑《自然》,以使用七声古筝及大量低限音乐手法为其特色。「三个人」因艺术行政黄子玲及赖建甫参与乐团的发展与规划,因此在演出场次、作品数量都有稳定的产出,对于他们未来的发展潜力也有很好的帮助。

这些音乐家,藉著传统音乐的素养、扎实的演奏技术及开放的思考,选择了各自的叙事方式,呈现众多难以归类的表演风格。这些音乐,让我们不禁重新反思自己对国乐的想像。谈起「国乐」昔日或只想起婚丧喜庆庙会里的喧腾、音乐厅里磅礡的大合奏或是典雅的丝竹乐,但随著生活环境的改变,接触了不同源头丰富多元的文化与艺术,让「国乐」有了许多新内容。我们可以分类、探讨、比较这些国乐如何「跨界」或是包括什么样的理论,然艺术本是音乐家们对生活、对世界的观察与表述,与其急于分类,不如放开心胸,如此不论是传统的韵味或前卫的趣味都将各自有其发展空间。我们非常幸运,拥有一群很棒的国乐演奏家,且停下种种烦扰,乘著他们的羽翼体验各种面貌的「国乐」吧!

 


文字|廖诗昀 音乐工作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