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园里的虫文艺术家 |
《虫子书》(内页)。
《虫子书》(内页)。(雄狮星空 提供)
艺@展览

菜园里的虫文艺术家

首次受邀来台举办「虫文展」的朱赢椿,将与虫子的各种邂逅,出版成书、也打造出独门的「虫文艺术」,他自己开田种菜,几年来吸引众多昆虫驻留,牠们在田地里产卵、孵化、成长,完成生命的轮回,偶尔受邀客串当「艺术家」,朱赢椿以「开半亩田,种五年菜,邀百种虫,集千形文,成一本书」说明《虫子书》系列的创作历程。

首次受邀来台举办「虫文展」的朱赢椿,将与虫子的各种邂逅,出版成书、也打造出独门的「虫文艺术」,他自己开田种菜,几年来吸引众多昆虫驻留,牠们在田地里产卵、孵化、成长,完成生命的轮回,偶尔受邀客串当「艺术家」,朱赢椿以「开半亩田,种五年菜,邀百种虫,集千形文,成一本书」说明《虫子书》系列的创作历程。

虫文展——朱赢椿与虫子们的纸上邂逅

即日起~11/4  台北 雄狮星空

INFO  02-25236173

看到菜叶上有虫,有人是尖叫「恶心」、有人会自我安慰「表示本菜无农药可安心食用」,在朱赢椿眼里,这些在菜叶上的虫子却是大自然赐予他的缪斯,他将与虫子的各种邂逅,出版成书、也打造出独门的「虫文艺术」,其中一本《虫子书》于二○一七年获选为「世界最美的书」,并由大英图书馆列为永久典藏书籍。

首次受邀来台举办「虫文展」的朱赢椿,现任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南京师范大学书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出版的书籍有《蚁呓》、《蜗牛慢吞吞》、《虫子旁》和《虫子书》等,其所传达的哲学与设计屡获书籍装帧类大奖,也因无人能解读的「虫文」引发话题。

「虫文展」展场一隅。(雄狮星空 提供)

种菜引虫  一起创作

那么,什么是「虫文」?虫文,可解释成造型宛若虫形的文字,然而,在朱赢椿的「作品」里,「虫文」名符其实地是由昆虫己身「创造」的书风文体。朱赢椿和这些「昆虫艺术家」有几种合作模式:一是朱赢椿收集昆虫在菜叶上的百种咬痕和爬行痕迹,将合适者翻摄成影像图档,并裁取局部画面成作,画面上有恣意流转之线条和古意盎然的设色,颇有山水画之风,这次展出的《茄二十八星瓢虫》、《潜叶蝇》等,前者将星瓢虫啃食的叶面局部放大,只见一节节弯形的咬痕密集地分布在叶脉之间,叶面上还会有露水、霉菌等自然元素的参与,故而形成独一无二的「图画」;《潜叶蝇》的画面则是朱赢椿巧妙运用虫痕,使其产生如水墨画里奇巧山石的趣味。

第二种「合作方式」是朱赢椿只取虫文痕迹的蜿蜒线条,经重新布局,形成一幅幅行草般的虫文书帖,如《蜗牛》、《蜘蛛》等,都自成一格「虫文体」。

第三种则是让昆虫的身体染墨蘸汁,在纸上进行一场即兴的行为演出。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次在台展出数件的「虫画原作」,以及一件长度廿多公尺、无期限创作的长卷,当中便集结了天牛、马蜂、蛞蝓、松毛虫等小昆虫们留下的生命步伐,有拖曳的线条、也有轻撇的点状,不禁令人想像小虫子们行动的轨迹。

《虫子书》便是集上述手法于大成的著作,斑潜蝇、蚯蚓、瓢虫、蜗牛、椿象等是为共同作者,为能营造友善环境,朱赢椿自己开田种菜,几年来吸引众多昆虫驻留,牠们在田地里产卵、孵化、成长,完成生命的轮回,偶尔受邀客串当「艺术家」,当虫子们在纸上「演出」之后,朱赢椿会将牠们的身体清洁乾净,再放回大自然原生地,如此数年累积。对此,朱赢椿以「开半亩田,种五年菜,邀百种虫,集千形文,成一本书」说明《虫子书》系列的创作历程。

《虫子书》(内页)。(雄狮星空 提供)

从小处看到美  启发想像

今日,透过动物创作已非新鲜事,有人直接在动物身体上做文章,动物被当成意念传达的载具,也有「动物艺术家」,如猩猩、大象会执笔作画,常被作为奇闻轶事的新闻流传,与前述状况不同的是,朱赢椿和昆虫的关系起源自小生长在乡间,习于放低观看的视角,现在的创作好似童年看虫经验的延伸,如蛞蝓食用墙上的青苔,留下的痕迹却能被朱赢椿联想成一幅画作或书艺。

至今,「慢活」与观察身边微小事物仍是朱赢椿最大的乐趣,昆虫启发他对未知世界的想像,而那也是自然之神所赋予的真实之美,在此概念下,朱赢椿将自己/创作者退居为观察、搜集与整理者的角色,将大自然于日常形成的美,提炼成具有设计感的视觉图像,并且与外界分享——虽然昆虫的体积样貌不起眼,但朱赢椿认为,在虫文的世界里,人类也不过是个大文盲。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