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像作品,就在你手中 |
观众在凤甲美术馆观看苏汇宇的作品。
观众在凤甲美术馆观看苏汇宇的作品。(空场艺术聚落 提供 )
艺@展览

录像作品,就在你手中

由空场艺术聚落和凤甲美术馆共同举办的「Video on the Phone」,共邀集十七位艺术家、廿三件录像作品参展,除了在凤甲、空场展出,两者间的北投区八仙里户外空间,观众都可按图索骥,找到散置在现实世界的录像作品。透过录像与现实场域的参照相映,让观众体验不同的虚实感知经验。

文字|吴垠慧
第309期 / 2018年09月号

由空场艺术聚落和凤甲美术馆共同举办的「Video on the Phone」,共邀集十七位艺术家、廿三件录像作品参展,除了在凤甲、空场展出,两者间的北投区八仙里户外空间,观众都可按图索骥,找到散置在现实世界的录像作品。透过录像与现实场域的参照相映,让观众体验不同的虚实感知经验。

Video on the Phone

即日起~9/23  台北 凤甲美术馆至空场之户外空间

INFO  02-28942272(凤甲)、02-28982647(空场)

站在凤甲美术馆入口的柜台前,透过Google Cardboard萤幕观看苏汇宇十八禁作品《羞耻的男性》,虽说置身大庭广众,却因著Google Cardboard像是某种掩护似的遮住双眼处,稍稍减缓观看《羞耻》的扭捏,带著观看小电影的心情看完这件作品。在「Video on the Phone」展览,只要带上自己的手机——不是去抓宝可梦——以及Google Cardboard,就能到户外挖掘藏身在不同地点的录像作品。

由空场艺术聚落和凤甲美术馆共同举办的「Video on the Phone」,共邀集十七位艺术家、廿三件录像作品参展,除了在凤甲、空场展出,两者间的北投区八仙里户外空间,如森永制菓公司、三将军庙、二手家具行、西安桥和璜港溪周边等,观众都可按图索骥,找到散置在现实世界的录像作品。观看方式很简单:手机扫描作品QR Code、连上Youtube,手机放进Google Cardboard后就能观看VR录像,领略沉浸式体验,只不过,得随时留意真实世界的车子、狗以及脚下高低不平的障碍物。

录像作品与展出地点相映成趣

还记得传统手机的年代?其实距今不远,人们用手指在面板上滑动操作手机,是近十年的事情,苹果发表第一代iPhone智慧型手机之后,人们的生活与观看的视点产生巨大的改变,手机不再只是语音通话的媒介,而是影像的载体,与之搭配的AR(扩增实境)、VR(虚拟实境)、MR(混合实境)之精进,让昔日对现实和虚拟世界的认知与定义,今日都得改写。

「Video on the Phone」定点展出的作品当中,只有宁森的《圆》是以VR技术拍摄而成,其余为软体转档的「仿VR」录像旧作,展出地点都是经过悉心安排,让录像内容与现实环境有所连结,如在服饰店展出张徐展的《影像日志:DJ-ZIPPERS》,手绘动画的拉链上上下下发出「伊歪声」;陈万仁空拍的《泳者》对应西安桥下的璜港溪,蔡宗勋的《预售屋》正对空场对面的两幢高楼,情境都令人莞尔。

「Video on the Phone」打破过往录像在白盒子的展示经验,只需网路、手机和Google Cardboard就能把录像带著走,即使离开展览现场,也能从手机的浏览纪录召唤出这些作品,录像自白盒子的框限突围,返回现实的感知空间。

当代人参与影像的程度,不仅是观看的模式改变,甚而从影片的产制过程就已加入,正如空场总监、录像艺术家郭奕臣所指:「摄影镜头从摄取他者转向自己」,这项有趣的变化产生自拍、直播及网红现象,实现半世纪前安迪.沃荷的预言:「在未来,人人都可成名十五分钟」。这次,周书毅的舞蹈、汪正翔的外拍摄影、Candy Bird的行动涂鸦及张艺的作品,皆以网路直播呈现。

影像进入场域的另一种对话

二○○二年,当艺术家洪东禄以繁复的数位工程创造出虚拟人物「小红」,也只能以光栅片或投影方式,让观众「想像」在3D空间的情景,而今,手机与Google Cardboard的结合,就能让身体犹如置身虚拟世界,同时,网路直播平台与社群媒体效应,为自拍开拓出一道影像的缝隙,成为「网红世代」的观景窗,郭奕臣认为,现在不再需要创造「小红」这样的虚拟人物,「这个人物变成网红自己。」

去年,空场在工作室顶楼举办「Video on the Road」户外播映之夜,以最节约成本的方式播放实验电影与录像作品,两天吸引五百多人参与,让影像和真实场域对话,今年再推「Video on the Phone」则让录像直接进入场域,体验不同的虚实感知经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