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写实雕塑生命的流变 |
《跪著的女人》
《跪著的女人》(毓绣美术馆 提供)
艺@展览

超写实雕塑生命的流变

澳洲艺术家山姆.詹克斯曾从事影视产业美术人员工作,余暇时开展创作事业,他利用电影中发现的材质和技巧,如树脂、矽胶等素材制作超写实雕塑,其个展「流变之身」正在南投毓绣美术馆展出。詹克斯的创作并非重现现实,而是重新诠释现实,他追求的不是完美的呈现,是过程中被忽略的陌生感,这份陌生感却是最能触动观者感知再现的传导媒介。

澳洲艺术家山姆.詹克斯曾从事影视产业美术人员工作,余暇时开展创作事业,他利用电影中发现的材质和技巧,如树脂、矽胶等素材制作超写实雕塑,其个展「流变之身」正在南投毓绣美术馆展出。詹克斯的创作并非重现现实,而是重新诠释现实,他追求的不是完美的呈现,是过程中被忽略的陌生感,这份陌生感却是最能触动观者感知再现的传导媒介。

流变之身:山姆.詹克斯个展

即日起8/26  南投 毓绣美术馆

INFO  049-2572999

在摄像技术发达和普及的现下,超写实艺术、特别是超写实雕塑,之于当代的意义为何?澳洲艺术家山姆.詹克斯(Sam Jinks)的个展「流变之身」,五件缩小版的超写实人体雕塑,从初生、壮年、老年至死亡,回应人从意识进入到身体及至离开,生命所处的流转过程。

透过平凡人物  阐述宗教意涵

「我对于如何透过内在所感的青春犹在,映照生命走到尽头的外在过程感到兴趣,同时借此思考人作为生物的存在,以及在这个世界的位置。」詹克斯现于毓绣美术馆的个展,从《刺青的女人》揭开这段探索意识流转历程的序曲。这位身披白巾,坦露的胸膛有著花样刺青的老太太,双目紧闭、神情肃穆,她有一张平凡的脸庞,犹如邻家老奶奶,却散发出济世修女的气息。詹克斯取样的对象,是住在邻近社区的老太太,历经风霜的一生,照顾许多孩子成长,詹克斯将她身上的刺青转换成具宗教意涵的花卉图样,兼具现实与宗教的神圣性。

透过平凡人物阐述宗教意涵,在《悬吊著的男人》、《静物(坐姿哀怜像)》也能窥见一二。两件作品对应了耶稣十字架殉难的宗教画、及圣母怀抱死去耶稣的《圣殇》,无论观者是否具有信仰背景,都能从作品获得精神上的抚慰,既现世又超然。

山姆.詹克斯一九七三年出生于澳洲的班迪哥,现居墨尔本。十二岁接触雕塑之后,绘画与雕塑成了未曾间断的工作,爱画画的母亲鼓励他从传统开始,因此虽然灵感多来自电影和奇幻艺术,创作也结合传统与当代艺术的特性。

詹克斯曾从事影视产业美术人员工作,余暇时开展创作事业,他利用电影中发现的材质和技巧,如树脂、矽胶等素材制作超写实雕塑,因制作手法细致,倘若不是雕塑比例是真人的三分之一或三分之二,近观肌肤、血管、指甲、头发乃至于毛细孔,都会让人错觉彷如人体雕塑有温度、甚至像是会呼吸。

《刺青的女人》(毓绣美术馆 提供)

超写实雕塑  重新诠释现实

詹克斯认为人体雕塑只是现实的产物、非复制,因此雕塑不只是重现现实,至于放大、缩小端视是否能传达理想状态而定,如《跪著的女人》和《无题(宝宝们)》两件作品均以缩小版表露生命的脆弱。

诚如标题,《跪著的女人》是一名女子呈伏地跪姿,人体线条和肌肤散发出一股宁静感。人体姿态源自詹克斯自家庭院里的蜘蛛,这种蜘蛛在休息时,会以足肢环抱自己,怀孕的母蜘蛛在织好网之后,便以环抱自己的姿势休眠,待产卵之后死去,寿命一年,这一年就像人生命循环的浓缩版。

《无题(宝宝们)》灵感来自他的孩子,詹克斯强调不是要做出可爱形象的婴儿,而是呈现婴儿初来乍到世界时,处在一种过渡的状态,「婴儿是意识向内移动的阶段,我感兴趣的是新生儿有种特殊的疏离感,仿佛尚未完全来到这个世界」,反之,老者则是身体和心智进入向外移动的过渡期,詹克斯试图以超写实捕捉生命的意识流动,面对生命从诞生到逝去的体悟。

人体是西方雕塑史的传统,也是最复杂的课题之一,除了因为对软体组织包覆骨骼结构的人体构成感兴趣,詹克斯也将如何在人体雕塑的传统下创新,视为挑战。制作出高仿真的物件或作品,在当代艺术的范畴并非新奇之事,然而詹克斯的目的并非重现现实,而是重新诠释现实,他追求的不是完美的呈现,是过程中被忽略的陌生感,这份陌生感却是最能触动观者感知再现的媒介。

为呼应詹克斯的人体雕塑,七月七日毓绣美术馆夜间开馆日,邀请台湾舞蹈家叶名桦以三段舞蹈回应「流变之身」的展品。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