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轴之声 永志心中 |
指挥家瓦格
指挥家瓦格(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提供)
音乐

压轴之声 永志心中

评TSO「吉博.瓦格与凡格罗夫」

萧斯塔可维奇在史达林时期被监视与软禁,无法按照自由意志创作,因此在此曲中暗藏DSCH,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创作,由经历过苏联时期的小提琴家娓娓道来,霎时令人陷入悲伤、苦闷的情境。这场音乐会是凡格罗夫在台演出中最精采的一次,然而一首成功的协奏曲演出,不仅要优秀的独奏家,亦要尽全力配合的乐团,指挥也展现深厚的功力,因此这是一场可遇不可求的音乐会。

萧斯塔可维奇在史达林时期被监视与软禁,无法按照自由意志创作,因此在此曲中暗藏DSCH,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创作,由经历过苏联时期的小提琴家娓娓道来,霎时令人陷入悲伤、苦闷的情境。这场音乐会是凡格罗夫在台演出中最精采的一次,然而一首成功的协奏曲演出,不仅要优秀的独奏家,亦要尽全力配合的乐团,指挥也展现深厚的功力,因此这是一场可遇不可求的音乐会。

TSO「吉博.瓦格与凡格罗夫」

12/4  台北 国家音乐厅

二○一八岁末北市交现任首席指挥吉博.瓦格与新任团长何康国站在台北国家音乐厅的舞台上。按照惯例,只要是瓦格担任指挥的音乐会,必先介绍当晚音乐会的曲目与独奏家。然而那一天却由团长先发声感谢瓦格将北市交带上国际舞台,当晚是其任内最后一场演出,现场瞬时响起一阵掌声。

瓦格在二○一三年,北市交陷入低潮、青黄不接时,接下重担,希望尽一己之力让这个具有实力与潜力的台湾乐团,发挥该有的水准。六年来,在其扎实的训练下,北市交的确脱胎换骨,恢复过去的光芒。瓦格也在台湾开创音乐会前介绍当晚演出内容的先例,风趣幽默的风格亦拉近古典音乐与民众的距离,为北市交培养了不少新乐迷。

狂乱心境  以琴音刻进观众心里

在该场音乐会的上半场,邀到天王级的小提琴家凡格罗夫(Maxim Vengerov)与北市交同台,这是在大团压境的下半年,国内乐坛最受人期待的大事。此次是他第一次与台湾乐团合作,相信当晚在场的听众都感受到北市交卯足全力、全神贯注地与凡格罗夫完美的完成萧斯塔可维奇《A小调小提琴协奏曲》。

「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小提琴组」主审凡格罗夫,能登上音乐殿堂最高处与获得「百年难得一见的音乐天才」美名的实力,在当晚的音乐会上完全表露无遗。除演奏技巧令人瞠目结舌,将此曲四个乐章抽象的音符具象化,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例如第二乐章诙谐曲,强烈节奏是作曲家内心澎湃、骚动的情感,作曲家将姓名缩写为DSCH动机(D=Dmitri,Shostakovich,德文应为SCHostakovich,DSCH为德文音名D-降E-C-B)不断地出现在这粗野、狂乱的舞蹈乐章。萧氏曾向好友玛莉亚.萨宾妮娜描述:「我上了论坛,高声地读出愚蠢的、令人羞耻的废话。是的,我羞辱我自己,我大声说出是我自己的意思,我像一个可鄙的不幸者、一个寄生虫、丝弦上被剪下来的娃娃。」凡格罗夫将这种无奈、狂乱的心境,深刻地用琴音一刀刀地刻进观众的心里,乐团的铜管也嘶声力竭地奏出,声部整齐所发挥的强大力量与音乐线条的完美接续,让音乐波浪般地推向第一次高潮,与第三乐章黑暗、恐惧的慢板帕萨柯利亚舞曲形成强烈的对比。

小提琴家凡格罗夫(台北市立交响乐团 提供)

指挥展现功力  乐团回以实力

慢板乐章不停反复出现的三个音动机,宛如半夜突如其来敲门声的恐惧状态,不停地响著,亦是作曲家的心跳。作曲家在史达林时期,被监视与软禁,无法按照自由意志创作,因此在此曲中暗藏DSCH,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创作,由经历过苏联时期的小提琴家娓娓道来,霎时令人陷入悲伤、苦闷的情境。这场音乐会是凡格罗夫在台演出中最精采的一次,然而一首成功的协奏曲演出,不仅要优秀的独奏家,亦要尽全力配合的乐团,指挥也展现深厚的功力,因此这是一场可遇不可求的音乐会。以至于到下半场,在上半场耗尽全力的团员,到穆索斯基《展览会之画》已经无力可施,因此面对表现不佳的铜管,也只是为之一笑,只有萨克斯风深邃悠远的音乐,令人印象深刻。

在这场音乐会的上半场,北市交展现前所未见的实力,是瓦格六年来带给北市交的改变,是功是过,已经在这场美好的音乐会中灰飞烟灭,我们永远只记得这一场令人难忘的精采演出。

 

文字|赖家鑫 乐评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