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竹里的「风」声 |
(新竹青年国乐团 提供)
音乐

丝竹里的「风」声

新竹青年国乐团「竹青之声」

2022/8/23  台北 国家音乐厅

这是一场有「风」的展演,从曲目的安排就可「闻风而知」,几乎所有的曲目都与「风」相关,从开场的《风城序曲》,让竹堑的风吹向台北的天空,新竹青年国乐团(以下简称「竹青」) ,在指挥刘江滨带领下,演奏时所流露的意气风发,使这股风呈现多面向的璀璨,于音乐之外镶嵌出各种多元脉络,带有世代传承、文化交流、东西交会的意味,听起来格外饱满、快意、舒畅。

拉近国际化与在地化的距离

刘江滨长年投入国乐的演奏与指挥,深耕新竹、放眼国际,很多中国作曲家的新作,皆在他的指挥下进行台湾首演,也经常委托创作。身为音乐教育者,一手创立「竹青」、与「竹堑国乐节」,不只对新竹地区的国乐贡献卓然有成,也将「竹青」推向国际舞台,「竹堑国乐节」也成为每年华人地区指标性的国乐盛事。

首先,就选曲端看,音乐会的两首委托创作,分别是隋利军《风城序曲》与刘畅《凤求凰》,皆为中国作曲家的作品,成功拉近国际化与在地化的距离,既保有作曲家的个人艺术语汇,也与「风城」的特质一拍即合。这些作品显然是为「竹青」量身订做,而刘江滨深谙如何表现团员的实力,难易适中,音乐的每个部分都能让团员游刃有余地挥洒,因此每首曲子的演奏都有极高完整度,也能引起高度共鸣。

再者,就乐曲本身思考,所谓现代化国乐团,绝非中西元素的直球对决,更不是直接削弱含英咀华的丝竹韵味,以让渡出「他者」的空间。而我们在音乐里所听见的「他者」,就像是源远流长的丝绸之路,东方与西方在其间融会贯通,传统与创新彼此激荡,国乐的写意与西乐的形式交互辉映,进而勾勒出我们对国乐的新思维。

譬如隋利军的《风城序曲》,光就曲名「序曲」,就可看出是以西方的体裁所写成的民族器乐合奏曲,搓揉了中国北方的吹打乐器与西方的创作手法,用有组织的方式营造出浓烈的东北风格,序奏后由胡琴拉奏出绵长的第一主题,之后再将音程逐渐拓宽,织度层层叠加,无疑是西方动机发展,之后笙进场,犹如第二主题,在属调上引领著吹管乐,同时使用切分节奏,增添律动感。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