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关上剧场之门 继续生存的大哉问 表演艺术产业,疫情下如何度难关?(下) |
遵循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导原则,两厅院的观众席采取间隔座。
遵循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导原则,两厅院的观众席采取间隔座。(周嘉慧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焦点专题 Focus 疫扰大地,「艺」勇前行

瘟疫关上剧场之门 继续生存的大哉问 表演艺术产业,疫情下如何度难关?(下)

十七年前的SARS,重创过台湾的表演艺术产业,但表演团队挺了过来,而当下正热烧蔓延的武汉肺炎,在时空条件变换之下,为表演艺术带来的是更严峻的寒冬,我们又将如何应对?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现实中,虽有文化部与各场馆的纾困方案与协助,与除了有与其他行业面临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艺术产业更有其本质性的脆弱体质,如何活下来,继续让人们可以享有艺术的动人力量,是所有从业者必须面对与思考的严肃课题。

文字|魏君颖、周嘉慧、刘振祥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十七年前的SARS,重创过台湾的表演艺术产业,但表演团队挺了过来,而当下正热烧蔓延的武汉肺炎,在时空条件变换之下,为表演艺术带来的是更严峻的寒冬,我们又将如何应对?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现实中,虽有文化部与各场馆的纾困方案与协助,与除了有与其他行业面临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艺术产业更有其本质性的脆弱体质,如何活下来,继续让人们可以享有艺术的动人力量,是所有从业者必须面对与思考的严肃课题。

网路直播取代现场  数位之路可行吗?

随著时代技术演进,网路直播演出的替代方案,很快地就被国外演出所采用。如原本就长期经营数位音乐厅的柏林爱乐,和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皆释出免费收看的节目。对民众来说,即使隔离在家,精神还可无限遨游。

在疫情产生的宅经济下,若能在订阅平台上播放,让观众付费收看,既让艺术家的创作心血有了呈现机会,也提供另一种收入来源,看似不失为灾情下可能的替代方案。谢念祖也认为,直播在台湾的状况下很难执行,其一是直播演出需要一个摄影班,器材费用高昂,对观众的收费难以打平支出。其二是若创作的起心动念就不是为了转播,而是在剧场,动机相当不同,萤幕也造成了舞台与观众间的第四面墙。同时,原本不是训练对著镜头说话的剧场演员,不是设计来直播的脚本,临时要更换演出方式,确有困难。况且,若都是看著电视,观众为何不去看韩剧?张宝慧也说,剧场表演在形式上比较缓慢,不像电视电影上比较快速的效果。

李孟融提出网路直播的功能之一,是避免让现在无法进剧场的观众,未来再也不进剧场。同时,也看剧团的对网路媒介的定位是什么?如果演出的目的是推广或扩散,那直播可行,但萤幕取代剧场这件事情不会存在。尽管线上资源在这波疫情中纷纷涌现,也不能忽略观众从「线上」走到「现场」的距离很远。而在数位化的尝试中,表演艺术联盟会采取陪伴策略,整合工具跟平台,相关法令跟问答,法律问题等。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