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康.come 土法炼钢自造的喜剧教科书 |
《三口组》
《三口组》(林峻永 摄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焦点专题 Focus 说话的艺术 严肃的人也可以搞笑吗?

达康.come 土法炼钢自造的喜剧教科书

「我们私底下都是比较严肃的人。」阿达(本名陈彦达)说,「有时候会担心,如果在路上遇到观众,我表现出来的反应会不会违背他们的期待?」

以喜剧团体组合「达康.come」(以下简称达康)出道至今,拥有30公分身高差的阿达与康康(本名何瑞康)以日式漫才掳获许多观众的心。两人绝佳的默契,使笑点仿佛浑然天成。虽然如此,认识的人都知道,他们俩只要一离开舞台,通常严肃。

「我们私底下都是比较严肃的人。」阿达(本名陈彦达)说,「有时候会担心,如果在路上遇到观众,我表现出来的反应会不会违背他们的期待?」

以喜剧团体组合「达康.come」(以下简称达康)出道至今,拥有30公分身高差的阿达与康康(本名何瑞康)以日式漫才掳获许多观众的心。两人绝佳的默契,使笑点仿佛浑然天成。虽然如此,认识的人都知道,他们俩只要一离开舞台,通常严肃。

「与其说是严肃,不如说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的时刻,能够很自在地当个听众,不会刻意展开话题。」康康说:「当然人对于有趣的东西,都会有一个反射动作,想要抓住、处理它。」阿达顺势接话,表示这种「笑点的丢接球」,对他们来说其实有个明显的开关,下了舞台,自然关闭,平时即便接到笑点,也不至于有明显的回话或者延伸。

说得直白一点,他们在台上的笑料呈现,全是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摸索出来的。两人虽都毕业于北艺大戏剧系,然论及喜剧表演,全是土法炼钢。所有方法皆有迹可循,且逻辑分明,仿佛一章喜剧表演的教科书。

《达康.come活尸末日剧院求生指南》(刘璧慈 摄 达康.come 提供)

若幽默也有DNA,那么古往今来未曾突破

喜剧表演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阿达率先回应:「意图和觉察。」

「首先,你有没有想要让人发笑的意图?第二,你对于他人的反馈是不是足够明白,例如对方为什么会感到有趣、为什么笑或不笑?」阿达相信这样的想法不光是喜剧演员的特色,「一般爱开玩笑的人也会有这样的敏感度,只是从事喜剧创作,更能够清楚地去分析我们讲话的铺陈与节奏。」

同时,在团队中负责主要产出段子的康康也说:「如果有所谓幽默的DNA,那应该没有这种DNA的突破。或者应该这么说,喜剧的材料一直在改变,不过那跟『幽默的进化』无关,笑点再怎么变,大抵不会跳脱人类一些很基本的关怀。差别的只是,不同世代选择要对什么主题笑。」

都说喜剧比悲剧难写,或许原因正在于此。喜剧的觉察之路不只是是寻找「笑点」,还得不断试探观众的接受度。康康进一步举例,观众的「笑点口味有著流行性的变化,这些变化不在于从A变成B,而是某个时期大家视A为主流,某些时候B更受到大家喜爱,但两种元素可能多少同时存在,也都有各自的选择。」这类选择,康康比喻「很像大家在追剧的心情,如果大家都在追某一部,那我也要跟著看,类似这种感觉。」

以台湾而言,康康相信喜剧的走向其实紧紧贴合台湾的时代背景,无论是教育、文化或是资讯的传播和吸收,「这都会影响观众对笑点口味的改变,所以喜剧从业者制作笑料的技法、方式也会改变。」

「幽默」本以为该是很「个人」的一件事,但原来喜剧表演上的「笑果」却有著「集体」的催化力量,由观众与创作者找到笑料的共识,逐步混合,在不同时期形成更有新鲜感的表达形式,这也让喜剧的「现场」魅力更加剧烈。

《好了啦!达康!》第四季第一集(达康.come 提供)

角色关系是段子里的绝佳调味

另一方面,觉察的功课不仅在于观众的反应。长年来,达康亦不断反复研究日式漫才除了「装傻与吐槽」的特色外,还有没有更强烈的元素,能够撑起他们的喜剧力量。

「我后来发现,『角色』很重要。」阿达说,虽然观众在舞台上依然只看得见他们所熟悉的阿达与康康,但若稍微加入一些不同的人设于其中,表演中的关系张力能使演出更加饱满。康康进一步举例说明:「其实现在有很多脱口秀也能看见这件事,一个讽刺性的人设能够让他讲出来的话更有趣,例如让一个老师去讲一些政治不正确的东西,除了幽默之外就多了刺激性。」

外部的觉察已丰富饱满,但内在的思考亦不可少。

若说前述谈的「角色关系、观众对于幽默的接受度」是写段子的主干,那么达康第一时间予人强烈印象的身高差,也是他们笑料中的常见小菜。

「其实我们一直以来都没有特别著墨这个部分。因为很早就认识、玩在一起,也没特别意识到这个。可是两人一起站上台后终究会知道,视觉上观众就很快速去反应这件事,那是一种直觉反应,但不会变成我们的核心。」康康说,阿达附议:「就经营团体形象来说,觉得有个容易让人记忆的东西也蛮好的,所以不会特别在意,身高也是一种段子的材料。」

既然谈到身高,呼应漫才文化中的「吐槽」特质,演员来往之间的对话演出,虽说皆是「效果」,但是否真有不小心感到受伤的时刻呢?康康先开玩笑补刀:「会啊,我都会说不好意思刚刚讲的有那么一点真心,不过你知道那只是表演。」而玩笑结束,他又立即收起戏谑,正经道:「创作追根究柢都是一种『空想』,无论观众接受到的是什么,又或者段子的来源与我们多近,都已经是历经了转化、再转化的过程,跟自身经历或缺陷已经无关了。」

台上开心,台下真心

近年达康各方面的演出增加,两人时有应接不暇之感,新作品诞生的频率变得更密集,阿达也从过去单纯提供意见、表演者的角色,慢慢转为构思段子的创作者之一。两人齐心协力,打破过去习惯的工作模式,工作趣味增加,当然也时常焦虑这样的结果观众是否买单。又,在如此高密度的创作环境,使他们离开舞台以后,更愿享受沉静、不必开口的放松时刻。

康康说:「我们本来就不是那种社交型的人,这几年来,下了舞台后的确会有两三天、甚至是更长的时间,都不太想要密集开口说话的状态。」阿达亦表示:「那种时候对我们来说真的蛮省力的。现在年纪渐长,更觉得过度社交没有必要,平时不会花这么多力气去观察什么好笑什么不。」

访谈末了,阿达悠悠说一句:「不过一直到现在,还是觉得上台是很开心的。」讲这句话时平平淡淡,如波澜未起的湖面。这不是表演,是他的真心。

像是真的有一颗清楚明确的开关,灯亮上台,灯暗平静。演出时,达康的幽默通透如风,依赖紧密的建构背景,扎实前进。表演结束,回归日常。在明暗之间,他们找到了自己的说话节奏。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达康宣传照(达康.come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5/23 ~ 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