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接案摄影师看剧场影像是如何被建构?! |
「艺术扩散计划」(2017)
「艺术扩散计划」(2017)(汪正翔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30th Anniversary 影像的力量

一位接案摄影师看剧场影像是如何被建构?!

文字|汪正翔
摄影|汪正翔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我其实不是专门拍表演艺术的摄影师,但每一次拍摄我都觉得很有趣,我发现剧场影像跟接案摄影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表演的高潮跟照片的高潮是分开的

首先是表演艺术的人感觉都很豁达。常常听他们在表演开始前开玩笑,我都有一种他们看破世事的感觉。当然这很可能只是我表面的观察,说不定他们有什么心酸我不知道。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表演艺术的工作者习惯在拮据的情况之下生存,与人合作。相较之下,摄影还是一个单打独斗的行业。我们也会跟人合作,譬如妆发、设计。但是我总觉得真正跟摄影师对话的,就是那个小小的monitor,我们就是一直看著它,反反复复地输入指定,然后等待照片回馈,然后再调整指令。说到底,摄影终究只是透过一个观景窗,然后从单一视角,看到独属于那个拍摄者的视野。这整个过程几乎像是一种神秘的仪式,不待外人的干预或第二个观点。

第二,我发现表演的高潮跟照片的高潮是分开的。其实每次接表演摄影的工作,我都在偷偷比较不同表演画面的设计。最基本的当然是灯光、道具与舞台,有些设计好的表演拍摄根本就不需要费心,每个画面拍起来都很好看。有的时候我会观察表演者的动线,在平面摄影当中,主要是指画面当中人物的分配。我发现有些成熟的表演,他们会很自然地让人在画面当中有一个恰当的分布。但是有时候表演的高潮其实跟视觉的高潮是不一致的。譬如有时候戏剧很平淡,但是画面很生动。有时候则是反过来。

在拍摄结束之后,我的照片会给表演的团体使用在脸书或是宣传海报上。这时候我会开始观察他们挑选照片的美学,其实跟摄影师的想法并不完全一致。一开始我会拍摄一些具有形式感的画面,所以画面会比较远,结构感会比较强烈。但是后来我慢慢发现,表演团体希望镜头能够更近一点,人物的动作与表情要更有张力。有时候,这种张力不仅仅是视觉上大的动作,而是一种表演之中「有戏」的感觉。我觉得这跟摄影师所谓的「瞬间」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有戏」是一种持续的状态,也就是在这个画面之外仿佛让人觉得整个事件会继续发生。但是我们谈的「决定性瞬间」是一种比较凝固的感觉,那个画面仿佛暗示:在现实之后,还有一个抽象的世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