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 体现京剧名伶魏海敏的人生变化

《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彩排。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国家两厅院2021台湾国际艺术节年度大戏《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撮合了魏海敏与新加坡导演王景生合作,这次创作不只回顾魏海敏的人生,更从她身上映照出孕育她成长的台湾这块土地变化。

《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

4/9-10  19:30  4/10-11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4/17  19:30

新竹县政府文化局演艺厅

INFO  02-33939888

 

《魏.来时/魏.来路》魏海敏的舞台故事

4/1-25

新竹县政府文化局美术馆

《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X JHENG JEWELLERY脸谱艺术特展

4/9-11

台北  国家戏剧院大厅

台湾「传奇女伶」魏海敏13岁正式登台,50多年的演出经历累积了许多经典角色,不仅在京剧界成为天后级人物,更因勇於创新与跨界合作,成就无与伦比的地位。国家两厅院2021台湾国际艺术节年度大戏《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撮合了魏海敏与新加坡导演王景生合作,这次创作不只回顾魏海敏的人生,更从她身上映照出孕育她成长的台湾这块土地变化,政治、文化、思潮的波澜壮阔,并邀请两位国家文艺奖得主陈界仁与张照堂一起加入,体现出那个时代背景所孕生的能量。

王景生说:「我始终相信,艺术家的人生是一个镜头,透过这个镜头,我们可以理解他生活的那个时空,看到一种艺术形式、一群人和一个国家的故事;这个镜头也形塑了许多不为人知或是遭人淡忘的不同个体所共同走过的历史。」

魏海敏11岁被送入剧校就读,13岁正式登台,是「海光国剧队」旗下的「小海光剧校」第一期生,嗓音外型俱佳的她,顿时就成为备受期待的京剧新秀。但台湾自80年代开始,社会氛围突转,「西化」蔚为风潮,也迫使魏海敏重新审视自己所学,她除了破旧立新,演出了当代传奇剧场改编莎剧的《欲望城国》里的马克白夫人,以现代剧场形式重新诠释京剧;又在两岸开通后,毅然决然赴北京拜师学艺,以「梅派」的表演精随深入传统技艺,在传统与创新间,魏海敏兼收并蓄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魏海敏是这个艺术形式中的佼佼者,但是她同时也是一个凡人。我们探索她曾经表演过的诸多作品,但她那朴实无华,看似平淡无奇的一生,反而更让我感动。」王景生在《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挑选了魏海敏六个经典角色穿插其中,并让她扮演剧中第七个角色,也就是她自己,娓娓道来她的人生,并以张照堂的照片及张界仁的影片,对照台湾时代的更迭变迁。

王景生补充:「我们工作时第一步就先谈魏海敏扮演过的角色,然后才慢慢地了解她的人生故事,导演就像是第一个观众,我听到魏海敏的故事,这些都是台湾的历史,也许很多都是不知名的平凡人,但魏海敏就像是一个镜头,折射出许多面向,以此理解这块土地、这个社会及这里的历史。」

国家文艺奖得主张照堂,虽然生长在医生世家,但从小叛逆,不顾家里反对,一直走著不同的道路。他从小就喜欢用相机记录身边的人、事、物,长大后因为工作关系,更能看到不同人在身体语言或是脸孔上有更强烈的性格与社会的影响。

张照堂表示:「生命一直在回旋转变,不只二元对立,也可以和谐存在。我拍摄的常民生活,虽然感受生命的困惑悲苦与挫折感,但生活即使如此,镜头下捕捉到努力争取的时刻,是很充实有意义的。」

回想第一次看到张照堂影像的震撼,王景生说:「我曾经在台北市立美术馆看过张老师主要作品回顾展,他的照片记录了台湾本地人的日常生活,令人赞叹,也唤醒了那个已经消失的年代。」而这个部分刚好补足了魏海敏生长年代的另一面,虽然在同一个时空,但魏海敏是进入左营军队的京剧学校,每天所见所闻都是有关京剧或是劳军的一切,但张照堂的镜头下,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风貌;而剧场独有的空间宁静感,以张照堂的影像呈现出生命中暴力、脆弱与生存的三个层面,台湾底层人的生活一览无遗,这样两相并呈的方式,让观众一同遥想当年走过的经历。

影像艺术家陈界仁则为本剧创作了三段共18分钟的影像内容,从国共内战、国军与京剧历史纠葛到魏海敏台前台后的生命经历。陈界仁说:「我们无法再现当年,只能从魏海敏的气味,那种本人有著单纯气质,但却可以化作无数复杂情感的千面形象,重新创造影像,我们希望用一个剧场人的生命史,折射出多面向的异质空间。」

金马奖最佳造型设计、美术设计得主黄文英也担任这一次的服装设计,她说:「我最喜欢的一个点,就是剧中看到魏海敏与她成长的时代做结合,我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对照性。我希望让服装很纯粹,很单纯,很贴近魏海敏老师。而我在单纯中加入细腻的层次,轻盈而有皱褶感。剧中将有代表著过去、现在、未来的三套造型,底纹的印制在袖口与衣服底下,都是从简单中藏著许多细节。」

「魏海敏走入京剧界,是命运的神来一笔,但是她的个人意志与韧性,却让她在这一行出类拔萃,同时追求无止境的艺术成就。正是这种坚持不懈的艺术追求,让她走入现代剧场及这个纪实剧场的类型。魏海敏曾说到她在舞台上的人生比在现实生活更深刻,我当时深受感动,《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的名称也由此而生。」王景生说。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21年3月号「艺号人物」〈新加坡剧场导演王景生 并置传统与当代,看到背后的「人」〉〈《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 穿越自我与时代的时间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