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特別企畫/再見,巴赫/在世界的座標上重看巴赫/跨文化研究篇

不屬於德意志,巴赫屬於全世界 想像一條音樂與文化的路徑

巴赫將音樂當做對「新教倫理」的一種實踐。圖為巴赫時代所任職的萊比錫聖托馬斯大教堂景觀。 (本刊資料室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巴赫必須被視為一個創造者的角度來加以理解。從社會分工及專業紀律的角度而言,他改寫了「音樂家」這種人物的身分。而從音樂本身,他則創造著另一種更統合並精準的音樂語言,成為連結過去、通向未來的一種橋樑。當有了這樣的定位後,我們才可以理解到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前半,有些音樂史家將巴赫逝後立即被遺忘,而後又再被重新抬起,視為德意志民族主義興起,基於文化需要使然的解釋觀點,實在是一種謬誤。

《PAR表演藝術》 第96期 / 200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96期 / 200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