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幕後團隊的進擊─跨域攻勢大揭密╱幕後團隊的跨域工作法

僻室House Peace:持續實驗是信念,也是創作動力(下)

(吳峽寧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採訪當天,風和日麗,也正好是警戒降級的第一日。抵達時,常與僻室合作的編劇陳弘洋幫我開了門,他正在僻室公寓樓下的客廳看奧運轉播,那裡也同時是成員吳子敬、吳靜依、蔡傳仁與羅宥倫的居所。劇團辦公室在樓上,團員們則在陽台上依著副團長吳峽寧的鏡頭,拍著這期專訪需要的照片。生活與創作在此交集著,僻室據有4、5樓老公寓中的兩層空間,部分團員共同居住在此,非同居者也會於每週一在此聚集,即使沒有特別的排練,也建構著共同的默契。

潛入僻室創作與生活交集的秘密基地

​​01 多重功能空間在辦公室旁,占據了僻室5樓公寓的大半空間,平時可做小型排練、布景製作與攝影棚,靈活因應僻室多樣的創作需求。疫情期間這空間也沒閒著,還成為僻室居民共同的運動健身中心,更體現其「多重功能」。

02 舞台製作所需的工具都在5樓的工作空間區中的布景,有木工設備、彩繪工具櫃等,排練中,要什麼道具布景,毋需等待、完全不假他人之手,團員都可以自己做出來!製作好的道具布景,等到進劇場前再從陽台懸吊下樓,一切都這麽自己來。

03 半數團員具有為劇場設計的背景,僻室創作上喜歡從材質探索著手,藉由認識與感覺媒材,嘗試各種素材合成的可能。他們對劇場視覺美學的發展與堅持,都是於此,一邊發想一邊動手做,共同具體實踐出來。畢竟「不知道的時候,做就對了!」

04 僻室中成員除了創作與設計的身分,每一位都肩負「養活劇團」的責任,或許要協助提案,或許要協助服裝管理。劇團經理蔡傳仁又被大家暱稱為「蔡媽媽」,除了工作上擔任舞台監督,私底下也常照顧團員的起居生活。

(吳峽寧 攝)

05 辦公室角落是劇團經理蔡傳仁的位置,隔著印表機是團長吳子敬的座位,兩人工作與生活都在僻室兩層的公寓裡。而蔡媽媽也會提醒總是無法從工作中停下來的子敬:「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該休息囉!」

06 這裡,是大家的工作空間,也是生活場域。週一是大家固定聚集的時間,即使不住在這裡的團員也會回到眾人一起打造的僻室,有事沒事,一起在這裡建立默契,從生活中尋找靈感,peace在一起——所以,除了茶水間,當然一定要有吸菸區啊!

07 鏡子內外照應著僻室的9位團員,兩名是編導、兩名舞台設計、兩名燈光設計、兩名服裝設計、兩名舞台監督,兩名行政製作,攝影師與表演者也在其中——每個人都具備著多重角色,讓9個人加在一起,完全大於9。僻室,請進。

(吳峽寧 攝)

僻室的3大工作方法學

01 以溝通建立默契

作為9人團隊,「溝通」絕對是工作重點。為了讓作品達到最好,做創作時不應該輕易妥協。過程中一切討論都是對事不對人,並要嘗試以對方的語言去溝通,讓每個的觀點和堅持都能展現——這也是跨域合作的核心。這樣的過程多年來也累積足夠的團隊默契,並能互展所長、互相補足。

02 保持實驗的心態

大家一起玩,才開心!工作的氛圍是重要的,所以共同創作也需有一定的彈性,並讓此迸發趣味。因此在每個創作中,一定會設定好一個實驗點,然後就放手去做!實驗意味著不成功的可能,但一定要去嘗試。因為彼此知道是在嘗試一個新可能,所以失敗也沒有關係!

03 理性看待團隊工作

認清預算與現實。就算創作也要考量成本,有多少錢、做多少事!成團初期大家會相對感性,但長久下來就知道團隊工作是得要理性計算的,沒有那麼浪漫,此外,團隊工作也講求效率,準時排練、簽工作契約等等,也都是建構團隊默契的重點。

(吳峽寧 攝)
(吳峽寧 攝)
(吳峽寧 攝)
(吳峽寧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