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思想不短路

別叫蜘蛛人滾出去,讓他進來一起玩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漫威影業自成一格的拍片文化也有其問題,就是導演無法全權掌控影片風格和劇情導向,多受制於上級機關迪士尼公司和部門總裁費基的想法。導演因意見相左而求去,甚至臨陣被開除的情形時有所聞……這也讓筆者非常好奇首次拍攝超高成本科幻片,大量以綠幕取代她原本所擅長野外實景的趙婷,在導演《永恆族》的過程中是如何調適和因應漫威影業的幕後牽制?

台灣時間3月1日剛公布的本屆金球獎得獎名單裡,有一部風格雋永的獨立電影《游牧人生》(Nomadland)獲得包括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兩項大獎(獲提名四項)。該片以寫實手法敘述傳產蕭條下,一名在美國西部落得以車為家、四處打零工的游牧族的生命旅程。其實該片去年已在各國際影展上獲獎無數,並曾於11月的金馬影展中在台北試映。身兼製片、導演、編劇的靈魂人物趙婷(Chloé Zhao),1982年出生北京,赴英、美受教育,在《游牧人生》之前只拍過兩部以業餘演員為主的小成本藝術片。我第一次聽到這號人物,卻是2019年7月在加州聖地牙哥舉行的年度漫畫大展中,漫威影業總裁凱文.費基(Kevin Feige)上台介紹未來兩年旗下新片及主要演員時,提到其中有一部眾星雲集的太空科幻大片《永恆族》(Eternals),但在安潔莉娜.裘莉等巨星出場前,首先登台的卻是一個還名不見經傳、瘦小素顏的東方女子。我心想,誰啊?導演喔!

萬丈高樓平地起,英雄不怕出身低

當時趙婷還沒有拍完《游牧人生》,先前兩部微成本的小眾電影雖然風評不錯,但她的才華居然已被看似完全不同調的好萊塢娛樂片巨頭相中,並賦予成本高達美金兩億的數位特效片的導演重任!我只能說趙婷肯定有過人的長才,但也不得不佩服漫威影業的大膽和眼光,雖然這一切要等今年11月《永恆族》若能如期上映後才見真章。不同於華納公司的DC超級英雄系列電影常找知名大導來拍片,如《黑暗騎士》三部曲的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2013年起的《超人:鋼鐵英雄》及《正義聯盟》系列影片的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等,漫威影業不知是為了省錢(笑)還是真正眼光獨具?時常挖掘一些原本名氣不大或以拍藝術電影為主的新銳導演,最成功的例子包括近期《美國隊長》及《復仇者聯盟》系列影片的羅素兄弟(Russo Brothers),《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的泰卡.偉迪替(Taika Waititi),和《黑豹》的萊恩.庫格勒(Ryan Coogler)。其中後者是個與趙婷年齡相近的非裔美國青年導演,也是只拍過兩部正式電影和一些短片,就被漫威延攬拍攝後來票房破美金十億、叫好又叫座的《黑豹》。

但漫威影業自成一格的拍片文化也有其問題,就是導演無法全權掌控影片風格和劇情導向,多受制於上級機關迪士尼公司和部門總裁費基的想法。導演因意見相左而求去,甚至臨陣被開除的情形時有所聞,譬如原本《蟻人》的艾德格.萊特(Edgar Wright)和《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的派蒂.珍肯斯(Patty Jenkins),後者離開後轉為華納DC拍攝了《神力女超人》系列電影,反而因此爆紅。這也讓筆者非常好奇首次拍攝超高成本科幻片,大量以綠幕取代她原本所擅長野外實景的趙婷,在導演《永恆族》的過程中是如何調適和因應漫威影業的幕後牽制?至少該片去年已順利完成所有的演員拍攝部分並進入特效後製,尚未聽說有不歡而散的糾紛。

1976年7月Marvel漫畫書The Eternals第一集封面。

藝術和娛樂的扞格與融鑄

新力公司於2002年打響首部《蜘蛛人》的10年前,好萊塢超級製片兼編導詹姆斯.卡麥隆即曾計畫開拍這部電影,親自操刀的劇本都已寫好,還找在《鐵達尼號》合作的當紅小生李奧納多主演!唯因一些版權和商業上的糾結而告吹。但卡麥隆近年卻數度公開否定超級英雄片的趨勢,認為這股潮流應該要盡快落幕。面對類似的輿論批評,編導漫威《星際異攻隊》系列電影和即將上映的DC影片《自殺突擊隊2》的鬼才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數年前即回應,大眾娛樂並不必然流於膚淺和媚俗,別以為高成本的大製作絕不會像藝術或獨立製片那樣熱情投入全副的心力。

在《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裡有一幕汪妲與機器人幻視於倫敦一處臥室的對手戲,畫面直接切入兩人衣著完整地在窗前深情一吻,拍得十分含蓄,讓沒看過原版漫畫的多數觀眾一頭霧水。幻視在片尾遇難前臨去秋波地撂下一句話「真希望我們還在床上!」嗯哼,聽懂了嗎?其實AI能否植入感情的時髦議題,五十年前原版漫威漫畫裡已有所觸及,那時的科技連基本款的機器人都做不出來,但故事作者羅伊.湯馬斯(Roy Thomas)從哲學角度進行探討。作為一個AI機器人,幻視先意識到孤寂,以至於渴望能體驗完整的人性,後來與汪妲相戀、結婚,甚至生出一對變種人雙胞胎,情節跌宕,引人思索。

多年前有一回路過中山北路的光點台北,瞥見牆上有個大字報「蜘蛛人滾回去」,我雖然不知道是怎回事,心想這位作者還蠻幽默,但心情其實可以再放開一點,否則趙婷也不會有這一天吧?

(本文出自OPENTIX 2021年3月「思想不短路」專欄)

https://www.opentix.life/topic/1338798945205530625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