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告別2020的幾種方式/我的告別方案

劇場╱電影演員莫子儀 我的演化就是因為拒絕進化

莫子儀 (David Chen 陳建維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喘不過氣的年末,提醒著自己要珍惜一切,也希望自己不要輕易妥協;適者生存的僥倖也許只是殘忍無情的暴烈,滅絕的道路或許只是無謂的浪漫,也有可能是黑暗中的一抹微光。

對許多人來說,今年是十分極端的一年,不論在工作或生活上,上下半年的荒蕪不安與急促忙亂形成強烈的對比。但這麼感受著的當下,也或許是在台灣才能擁有的奢侈的焦躁。

十月底演出莎妹的《物種大樂團》,我們在戲裡討論演化。「進化」與「演化」是不同的兩個詞;對我來說,我的演化就是因為拒絕進化。

進化是升級嗎?對什麼來說相對的升級?速度嗎?訊息量?運算能力?破壞力?消耗的資源?還是能掌控其他人的權力?

拒絕進化的我,演化成了現在的樣子。

明年我還會存在著嗎?

地球是圓的,那什麼方向才是前進呢?是離開地球表面嗎?

地球本身的前進是什麼呢?如果地球也能進化,會不會不適合人類生存的火星,才是地球更好的樣子呢。

我們的歡樂是嘲笑嗎?滿足是因為有了更多嗎?平靜只是因為無害嗎?幸福是什麼呢?

我們因共生與彼此的選擇而演化;所以所謂的明天,是不是退兩步而行,退化一點,會是為他者保有希望的演化。

在喘不過氣的年末,提醒著自己要珍惜一切,也希望自己不要輕易妥協;適者生存的僥倖也許只是殘忍無情的暴烈,滅絕的道路或許只是無謂的浪漫,也有可能是黑暗中的一抹微光。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