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練物闢

劇本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讓我們從編劇、導演的位置再往前一步,當劇本落實在演員本身時,也需要將劇本記錄在身體的副本裡面,有些人用腦袋背台詞,有些人不習慣台詞用背的,就用動作讓身體來記憶。

一篇文章被寫出來,是為了讓人們讀了之後,能夠在精神或行動上有所不同,那麼電腦程式呢?很多人應該會覺得電腦程式非常困難,看不懂,不過,其實那僅只是因為我們把電腦當成了一種未知的生物,以致害怕自己做了什麼事情,會造成無法挽回的錯誤或傷害。但如果把電腦當成一個外國演員來看待,一支支的電腦程式碼就像是一篇一篇的文章,只是每篇文章使用的語言不盡相同,有些人用像英文一般簡單的程式語言 BASIC,有些人則是用文法比較難的 C++ 或 JAVA。而它們存在的目的,都是為了讓人與物可以溝通,進而執行任務,就像劇本一樣。

劇本,是一個不會出現在演出中,卻極為重要的東西,在排練場或劇場中常會看見演員拿著劇本,或是在大家排練完離開時,地上可能就會出現一兩本不知道誰忘記帶走的劇本。如果劇場空間是一台電腦,那麼螢幕就是舞台,舞台上一堆文字、畫面都是演員,舞台後面就躲著一堆工作人員,而劇本就像這個電腦舞台裡的程式碼,它告訴場上的所有人應該做哪些事,說什麼話。如果劇本就是一支演出程式碼的話,那麼我們看到演出中各個演員所扮演的角色流露出來的情感,也可能是一筆一筆的資料。

嚴格來說,劇本這個物件是一份記錄,就像這篇文章,把人們的思想、畫面、聲音以文字的方式記錄下來,只是劇本的載體隨著時代演進而不同,從紙張到現在的電子檔。以前在排練場,演員是手拿著紙本劇本,現在漸漸會看到他們換成拿著手機或平板。但因為紙本複製較為快速且便宜,而且做筆記的時候可以直接寫上,所以大多數還是會使用紙本這個載體。

劇本的本質是結構,讓一個演出從一開始就知道可以去到什麼地方,就像一個人的基因體,讓他從受精卵開始就知道最後會長成什麼樣子,也像一棟建築的設計圖,地基打得有多深,就可以蓋多高。一切都有終點,也就是死亡,生命因為有了自身的結束,才能為了繁衍而有下一代的誕生,且得以不斷更新內容與形式。劇作家透過田野調查、自身想像或其他方式,將人物、劇情用文字呈現出來,卻不至於無限擴張、發散到變成虛無狀態。

因為劇本最終不會出現在舞台上,所以不同的部門就要用自己的方式把它記下來。於是,整個演出就會像是每一個部門都有一份屬於他們形式的劇本副本,運作的方式或許不同,但都隸屬於同一個單位,並且要達成同一個目標。所以就會有導演本、舞監本等符合劇本內容,卻不同展現形式的記錄,一次次資料記錄的疊加,透過排練的過程,整個劇組一步步讓劇本從2D的文本變成一個3D的演出,就像一個程式需要透過反覆測試和修改,才能夠真正運行。因此,就算其中一個環節出現問題,其他的部門因為都有這個副本,知道目標是什麼,就會馬上遞補,或是悄悄在後台處理。

讓我們從編劇、導演的位置再往前一步,當劇本落實在演員本身時,也需要將劇本記錄在身體的副本裡面,有些人用腦袋背台詞,有些人不習慣台詞用背的,就用動作讓身體來記憶。就好像讓全身細胞都有戲,而這個「全身上下細胞都有戲」的概念也好像生物的基因體,它記錄了個體的完整資訊,卻同時分散存在每一個細胞實體裡。而在每一個極小的個體裡記錄了巨量資訊,正和這幾年流行的區塊鏈、比特幣等新科技一樣,都是去中心化的概念,每個人不再是某個人的附屬品。所以,僅僅只是一個演員能把劇本背起來融進身體,一個苦路(crew)在準確的時間點更換完道具,這期間的運作就已經是最新科技與最高技藝了,因為他們讓劇本不在舞台上的任何一處出現,卻無處不在。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