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幕後團隊的進擊─跨域攻勢大揭密╱幕後團隊的跨域工作法

叁式:透過跨域協作、共創,加速刺激成長(上)

(Terry Lin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叁式是個奇妙的團隊,很難一時定義他們在做的到底是什麼,就連叁式的官網都以「哎,這是一個難以簡短回答的問題」,來說明他們的服務項目。的確,從金曲獎到劇場表演,從手機app到台灣設計展,叁式的合作案橫跨了表演藝術、科技藝術、娛樂產業、互動科技與設計策展,每個案例都十分亮眼,更曾被稱作「台版teamLab」,這些成果,比起明確的團隊定位,都更能定義叁式是什麼。也因此,叁式究竟是如何跨足這麼多不同的領域,又是如何在10年間成長為如此活躍的團隊,就令人十分好奇。

近年來,表演藝術跨域合作的案例愈來愈豐富、複雜,同時水平協作的工作型態也愈來愈常見,叁式作為一個擅長跨域、協作的團隊,無論是看待不同領域的思維,或是重視團隊內外協作的工作方法,應該都可以提供表演藝術界一些啟發。

以科技為方法,土法煉鋼打造跨域烏托邦

但此刻,讓我們先回到叁式創立的契機:長髮公主。

叁式的總監曾煒傑,從小就是個動畫、遊戲迷,在研究所期間,便考取公費前往美國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就讀,並因緣際會到了動畫工作室參觀:「我印象很深,當時看到長髮公主要從樓梯的把手溜下來,才兩秒的鏡頭,頭髮的動態就需要動畫師製作兩個禮拜以上的時間。」對曾煒傑來說,這樣分工明確、精雕細琢的工作模式,並不是他想要的,他有興趣的,一直是更核心的創作與發想。

他決定回台,與幾位好友如吳思蔚、陳威廷,一起創立了叁式:「其實那時不太知道業界的情況,只是覺得數位科技好像可以在設計、藝術領域發生很多事情,就想說試試看。」他們滿腔熱血地開始土法煉鋼,例如輪流當執行長,試圖實現心中對於平等、無拘無束的烏托邦想像。

然而,缺乏組織經驗、資源人脈與合作默契,讓初期的叁式歷經了各種混亂,不僅內部對許多事情的判斷失準,也找不到對外的清晰定位。當時,叁式其中一個合作對象,是剛創團的安娜琪舞蹈劇場藝術總監謝杰樺,他們合作的第一個作品《第七感官》獲得不錯回響,爾後再度攜手《第七感官2》,卻摔了大大一跤。然而,這一跤卻讓叁式與安娜琪舞蹈劇場,在往後的10年,成了合作無間的共創夥伴。

跨足表演藝術圈,加速健全組織內部系統

謝杰樺回憶當時的叁式,在工作流程上是手忙腳亂的:「他們內部有很多種不同聲音,還沒有整合好。」不過,曾煒傑提及《第七感官2》,卻很坦然:「杰樺可能會覺得很失敗,但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失敗不失敗,那是很珍貴的經驗。叁式是在《第七感官》和《第七感官2》後,才慢慢整理出許多數位科技之於表演藝術的know-how,理解到要做好一件事情,到底應該怎麼組織。」

安娜琪舞蹈劇場一如台灣的表演藝術團隊,製作經費來源需大量依賴政府補助,這讓叁式在《第七感官》時吃足苦頭,尤其是與工時不成比例的費用,以及技術人員需全程跟著巡演的安排,導致公司人力吃緊,嚴重壓縮到其他專案的執行進度。叁式於是開始重視資源與工作時程的調配,在第二個合作作品《Second Body》時,便將製作時程拉長成3年,從技術實驗、內容發展到介面改善,按部就班地逐年推進。於是,科技藝術耗時耗力的創作過程,在叁式開始被有條理地組織,這不僅有利於公司掌握專案進程,創作端也因能先看到技術端的展示,而能刺激出內容上的更多想像。

「《Second Body》時我們慢慢知道怎麼組織,也開始清楚自己的本業是什麼,所以當杰樺在《永恆的直線》想要玩煙,叁式就邀請有相關經驗的藝術家林書瑜加入團隊,負責煙的大小事,叁式再從旁輔助,而不再是跳進去埋頭猛幹,什麼都自己處理。」曾煒傑回憶。

對謝杰樺來說,剛創業的叁式,在技術上就已經「非常非常厲害」,不僅具備優秀的程式能力,同時很清楚運算上的資源消耗,進而能將程式瘦身,優化執行效率。此外,叁式的程式設計師們也「很有想像力」,可以很細緻地建構出整體畫面,以及科技與觀眾互動的反應。叁式讓謝杰樺看到了科技在當代舞蹈創作上的可能性,縱使《第七感官2》的合作過程多有波折,但後續還是能將問題攤開來聊,彼此也做出了相對應的調整。在那之後,叁式與安娜琪,兩隻菜鳥一起飛,彼此刺激、成長為在各自領域都頗具代表性的團隊。

《永恆的直線》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突破分類框架,找到不同的詮釋方法

對曾煒傑來說,從《第七感官》開始,叁式開始摸索創作是什麼,技術又是什麼;他形容,做表演藝術的案子與其他商業案最不同的,便是能在「創作」上激發許多能量:「科技與表演藝術結合時,實驗性是很重要的價值,常要建構一個之前不存在的樣態,如果叁式只是去點綴、做個影像,就沒什麼意思,所以實驗性通常是我們的大重點。透過實驗,我們去理解創作的本質,於是我們就愈來愈懂得怎麼去詮釋、組織這件事情,在後續相關的合作案,也會開始愈來愈有概念跟架構。」

對於概念與技術的掌握,成為叁式的核心能力,對叁式而言,無論是劇場表演、演唱會,或是互動科技展演,雖然每個領域著重的內容不一樣,但彼此之間依然存在互通的原則,只是需要轉換不同的詮釋方法:「擁有核心能力後,只要有跨界合作的思維,與正確的工作模式,就可以往不同象限合作,甚至有機會把演唱會做得更劇場一點,或是把劇場做得更演唱會一點,讓不同領域的語言,可以相互有關係。」曾煒傑認為,跟謝杰樺的合作經驗,也開啟後續一連串的機會,例如品牌體驗、空間敘事、服務設計,「雖然這些領域說故事的方式很不一樣,但組織創作的方法是類似的,問題只是怎麼在另一個情境重新去詮釋。」

經驗多了,視野廣了,就開始知道原來A是這麼一回事、B是這麼一回事,「當我接觸過許多象限,就有能力拉出一個光譜,比較不會被標籤綁架。」曾煒傑解釋,一個模式往往會有其既定的想像和做法,但因為自己對各種事物總是保持好奇心,以及身為總監,他需要鑽研很多東西,久了,就得以在觀念上突破分類的框架,看事情也開始有「清晰感」,更能夠做前期發想與錨定的工作。「我們不會限定自己要做什麼業種,所以我們每個案子都是轉折點,慢慢地,客戶以前是向我們採買形式,現在就會有更多講故事、腳本的需求。」也因此,叁式近年來開始策展、提案,而不再只是以技術服務客戶。

提到叁式現在的自我定位「數位體驗」,曾煒傑的態度保留:「大環境本來就一直變,我覺得我們在定位上還是有點漂移,因為數位本身就是一個與時俱進的議題,不應該是太明確定義的東西。」對他來說,「數位體驗」只是為叁式橫跨多面向的面貌,扣上一個容易理解的大帽子,但重點仍然是「看懂每個象限在乘載什麼」,並能突破表面的分類與定義,去找到適合的詮釋方式。

叁式成員 (Terry Lin 攝)

水平式溝通,靈活機動的共創協作

另外,叁式也以扁平、平等、擅於協作的組織文化見長,於是能以17人的規模,因應各種迥異且規模龐大的合作案。

謝杰樺認為,在跟叁式合作時,不太會看到團隊內部的階級關係,成員彼此都是水平式的溝通,沒有太多傳統公司倫理的包袱。謝杰樺眼中的曾煒傑,是個很會歸納的整理者,也很用心建構適合合作的氛圍,因此,叁式總能在迷霧中整理出一條路,並運用細緻的協作方法,讓團隊既能有一致的大方向,也能彈性、機動地回應各種變化與需求。對此,曾煒傑認為這只是「個性使然」:「我比較自由派,會希望每個人有自己的樣子,剛好現在的環境也支持這樣的事情,就會有比較多成員也是這樣的想法,湊在一起,就會很適合共創協作。」因此,他不認為叁式有特別去「打造平等與自由的工作環境」,因為許多決定對他來說,「很直覺」。

曾經有報導描述(註),「叁式」取名的由來,是因為當時曾煒傑上網亂逛,看到中國古代三大秘術「三式」——太乙、奇門、六壬,網頁說只要會這三式,就可以驚天地泣鬼神。或許叁式的那三式,正是曾煒傑與叁式成員在訪談時,不斷提及的:對事物的好奇心、與彼此的溝通,以及對創作與研發始終如一的投注。

〈去一個瘋狂而美麗的遠方——專訪叁式總監曾煒傑:界線其實並不存在〉,2021, Biosmonthly。

profile

叁式(Ultra Combos),成立於2010年的最後一天,團隊成員來自視覺設計、程式設計、互動科技等領域,共17人。近年代表作品包含2020台灣設計展主場館「城市終端機 The Terminal」、第30屆金曲獎鄧紫棋演出片段「串流 Streaming」等。曾參與安娜琪舞蹈劇場《第七感官》(2011)、《第七感官2》(2012)、《Second Body》(2015)、《永恆的直線》(2019)等作,兩團合作長達10年。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